明末工程师_第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到买得到!范家庄一修好水泥就开卖!我们东家一定会把货备足的,现在大家回去排队!领好水泥开始干活了!”
  听到这句保证,欢喜的泥瓦匠们才放下心来,回到领水泥的队伍里。
  ……
  十月十五号,选锋团第一营第三连第一排的华彰拿到月钱了。
  月钱三两,李家足额发放,没有一丁点克扣拖欠。这天修完城墙吃完晚饭,第一营的营长李兴在营房外面摆起两盏油灯摆了个桌子,一个一个地给第一营的士兵们发钱。
  李兴虽然年轻,但他是百户大人的亲弟弟,说话做事挺有章法。这些天李兴和士兵们一起在城墙上填土夯土,挥汗干活,营里的家丁没一个敢轻视他。
  华彰的月钱,是亲手从营长李兴手上领到的。赤足的银子,在油灯灯光照shè下闪闪发亮。华彰拿着银子放在手上来回搓弄,说不出的开心。
  “多谢营长!”
  李兴看了一眼华彰,淡淡说道:“谢我做什么?要谢就谢我大哥!都是他的钱!”
  华彰赶紧改口说道:“是,多谢百户大人!”
  华彰拿到钱紧紧揣在怀里,往自家的土屋走去。
  华彰十九岁了,他爹每天唉声叹气地就是发愁家里没钱给华彰娶媳fù。现在华彰一个月就能拿到三两银子,他爹的愁结要解开了——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存上二十两银子做彩礼,找个媒婆说个媳fù了!
  这得了月钱,华彰赶紧回家和他爹报告。华家的两间土屋子里,他爹听到消息高兴坏了,以前老咳嗽的毛病似乎一下子都好了。他和华彰说了一刻钟的话,没有咳嗽一下。
  华彰和他爹说了一阵,高兴地把银子藏在箱子里,准备回营房。他刚出门,就看到隔壁的沈嫂。
  那沈嫂拿眼睛从上到下打量了华彰一通,这才说道:“华彰!你长壮了!”
  华彰老实答道:“这个月在大人的家丁营里吃得好,又每天干活,是长壮了一些!”
  听到这话,沈嫂前突着脑袋眯着眼睛盯着华彰,神秘兮兮地说道:“华彰你别骗我!我听说你们发月钱了!”
  华彰是个直xìng子,开心地答道:“我骗你做什么沈嫂,我们是发月钱了。发了三两赤足银子,没有一钱的克扣!”
  沈嫂听到华彰的话,沉默了半响。半天才十分嫉妒地说道:“华彰,你命真好啊,知道去应募家丁队!我家儿子就傻呼呼的,看到应募告示也不去应募,说是骗人的,结果如今只能在庄兵队里喝稀粥!你看,现在真的发银子了!”
  听到沈嫂的话,华彰摸了摸脑袋说:“我是听蒋充说好,才去应募的。”
  沈嫂啐道:“什么蒋充,别提那衰人,那是你命好!华彰,你如今是有钱了啊!你想娶媳fù不?”
  华彰看了看沈嫂,大声说道:“想啊,怎么不想,沈嫂你有门路啊?”
  沈嫂神秘兮兮地笑了笑,说道:“我消息灵通,这十里八乡的姑娘我哪个不认识。你想成亲,我给你介绍个!”
  华彰发愁娶不到媳fù已经愁了一年多了,听到这话喜出望外,连忙答应道:“好啊,沈嫂你给我介绍个好的,我到时候拿银子谢谢你!”
  沈嫂捂着嘴巴笑了笑,说道:“你喜欢怎样的姑娘?”
  华彰想了想,摸了摸脑袋说道:“喜欢大的!”
  沈嫂愣了愣,问道:“什么大的,屁股大还是胸脯大,华彰你说清楚!”
  华彰这才坚决地说道:“胸脯大!”
  沈嫂点头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要胸脯大的,这几天我就给你张罗,倒时候给你相个胸脯大的姑娘!”
  华彰笑道:“那就全赖沈嫂了!”
  “记得你说的银子!”
  沈嫂啐了一句,不再言语,扭着屁股走了。


第0065章 第一批步qiāng
  华彰别了沈嫂,觉得自己成亲的事情有眉目了,喜上眉梢,暗道这跟上了管队大人就是不一样,一下子就有媒婆来帮自己张罗了,说不得过几个月自己就抱上媳fù了。他咧着嘴往营房走,走到一半碰到了在庄里闲逛的蒋充。
  “蒋充!蒋充!”华彰跑到蒋充跟前,大声说道:“我跟你说个大好事!”
  蒋充叼着一根野草在那里闲逛,一回头看是华彰,随口问道:“有什么大好事?”
  “有媒婆来给我介绍亲事了!”华彰兴高采烈地笑着,说道:“我爹都愁了两年了,但以前穷,理都没人搭理我。现在管队大人一发月钱,就有媒婆给我张罗了。”
  蒋充把野草一吐,啐道:“三两的月钱,当然有贪钱的媒婆盯上你!”
  华彰摸了摸脑袋说道:“什么叫贪钱的媒婆,那可是帮我介绍媳fù啊,蒋充你不想赶紧成亲吗?”
  蒋充说道:“以前想,现在不急了!沈婆子刚才找到我,我都没理她!”
  “沈嫂也找你了?你为什么不让她替你相个媳fù?”
  蒋充瞪了华彰一眼,说道:“华彰你傻啊,现在你家还穷,家里箱子里只有三两银子,家里只有两间破土屋,媒婆能给你介绍什么漂亮姑娘?随便找一个丑媳fù给你不错了!但我们一个月拿三两月钱,你要是不急着成亲,等过了两年存下几十两银子,买一个体面的屋子,比如买一幢管队大人造的小别墅!那条件一下子就大不一样了!有了小别墅,家里有银子,又有这么高的月钱,十里八乡的姑娘还不是任你挑?”
  听到蒋充的话,华彰一下子仿佛醍醐灌顶,站在那里支吾了半天,憋着气说道:“蒋充你说的有道理!”
  蒋充看了华彰一眼,又说道:“而且,你想想,我们是管队大人的第一批兵!”顿了顿,蒋充缓缓说道:“你看管队大人的那些步qiāng,杀敌几百步之外,到时候立战功跟玩儿似的,你觉得管队大人以后只是一个百户吗?我看千户都止不住。到时候管队大人扩大队伍,我们这些老兵就有机会做军官了!”
  蒋充看着华彰,说道:“我听排长说他的月钱是六两银子!你想想,如果我们运气好做了排长,有六两银子月钱,能找到多俊的姑娘做媳fù?和你现在急急忙忙找个丑媳fù能比么?”
  华彰被蒋充从头到尾说了一通,被说成了一个大红脸,想了半天红着脸说道:“蒋充你说的是!当初要不是听你的,我都不一定去应募管队大人的家丁呢!我听你的!那我找沈嫂说去,说我暂时不找媳fù了!”
  蒋充听华彰这么说,笑了笑不再多说。
  十月中旬时候,李植手上已经有了一百三十把米尼步qiāng。
  李植用这些步qiāng武装了一个连一百二十五人,剩下的几把配给了几个营长,让营长们熟悉武器。得了这种可以几百步外取人xìng命的神奇的武器,士兵和军官们都把它们当成宝贝,士气大涨。
  李植让装备了米尼步qiāng的这个连每天只修半天城墙,剩下半天到训练场上练习队列,到靶场上练习打靶。
  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