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8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道用词严厉一些的圣旨,让李植多jiāo一些上来?”
  朱由检听到王承恩的话,想了想说道:“朕本来是以为津国公会在山西受困,到时候要向寡人求助,朕便可以乘势让他多jiāo一些银子的。没想到津国公快刀斩乱麻,竟两个月就把晋商通敌的证据全部掌握,出兵一个半月就打下了整个三镇十一座城池,将八家晋商一网打尽……”
  听到天子的话,王承恩重重的叹了口气,显然李植的强悍已经让朱由检和王承恩有种反应不过来的感觉。
  摇了摇头,朱由检说道:“既然津国公如此手段,朕也不好出尔反尔逼他jiāo钱。否则到时候钱jiāo不上来,倒是让津国公生出不满之心。”
  王承恩叹了口气,拱手说道:“皇爷圣明!”
  朱由检不再和王承恩多说,而是把目光再次投向了新军士兵们。新军的士兵们在天子的目光中十分激动,把腰杆站得笔直。他们手上抓着鲁密铳,队列中间每隔十几丈就放着一门红夷大pào,看上去十分精锐。
  天子乘着车驾行到了大校场的西面,看到了跪在那里的四名新军总兵。
  四名总兵以太子太保曹变蛟为首,旁边还跪着监军卢九德等人。曹变蛟等人看到天子的车驾行过来,伏地大声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0634章 红夷大pào
  “众卿平身!”
  地上跪着的武将和监军们爬了起来,在北风中站直了。
  朱由检看了看曹变蛟,见这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高大健壮,一身鱼鳞铁甲,一脸的精悍样子。朱由检想到曹变蛟叔父曹文诏一生杀贼最终壮烈战死,曹变蛟继承曹文诏事业后南征北战的彪炳战功,点了点头。
  再看看曹变蛟身后,新军“前营”的二万新兵一个个站得笔直,面容红润的样子,朱由检知道曹变蛟没有克扣军饷,而且更约束下属没有克扣军饷。
  朱由检心里欢喜,又点了点头。
  当初让曹变蛟和杨国柱来带新军,朱由检也犹豫了好久。毕竟曹变蛟和杨国柱是参加过李植兵谏的人,用曹、杨二人带兵威慑李植,有些冒险。
  然而京营大多是勋贵子弟,作风骄奢训练松弛,由来已久。不从外面引进几个宿将进来整肃京营风气,这支新军根本练不出来。各地的边军情况比京营也好不了多少,武将都是蛇鼠一窝。遍览天下的将官,想来想去,堪用的也只有曹变蛟和杨国柱二人。
  朱由检犹豫再三,最后还是点了曹、杨二人的将。
  “曹变蛟,我知道你和津国公李植有旧!若是李植举旗造反,你身为新军前营总兵,该当如何?”
  曹变蛟脸上一凛,跪地说道:“回圣上,若是李植举兵造反,曹变蛟一定率军为先锋平定之。便是粉身碎骨,也坚决捍卫我大明的江山社稷。”
  “若曹变蛟有一丝附贼的念头,便五雷轰顶而死!”
  朱由检抚须说道:“好!曹太保忠贞之心可鉴!赏内库银一百两!”
  曹变蛟闻言,激动得脸上一红:“皇恩浩dàng,臣万死不辞!”
  朱由检抚须笑了笑,说道:“曹变蛟,你来指挥八万新军布阵cāo练,让朕看一看鲁密铳和红夷大pào的威能!”
  ……
  苏州常熟的绛云楼中,钱谦益迎来了一群稀客。
  这些稀客不是中国人,而是高鼻深目的红毛——荷兰人。
  这些客人并不是钱谦益请来的,而是不请自来,自己跑到绛云楼来的。钱谦益此前并没有和红毛打jiāo道的经验,家中也没有荷兰语翻译。幸好这些红毛带来了翻译,双方才勉强能够进行基本的沟通。
  钱谦益让仆人给客人端上了上好的龙井茶,端着茶杯琢磨着荷兰人的来意。
  最近钱谦益一直在筹建江北二镇。江南的士绅这一次空前团结,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一下子就筹集了上千万两的银子——这还只是第一批银子。随着士人口口相传江北镇的事情,估计后续募集的银子会越来越多。
  毕竟李植是动了天下士绅的根本。
  要知道在原先的历史上,一直到满清入主中原,哪怕满清为了剃发令杀得人头滚滚,满清也不敢向士绅收取田赋。满清经历顺治、康熙和雍正三朝,制造了无数打压南方士人的冤案假案,不知道又杀了多少江南士人,才勉强在雍正朝开始“官绅一体纳粮”。
  然而即便是一手是血的满清,杀了那么多人,这官绅一体纳粮制度也只是持续了几十年。到了乾隆朝晚年,士绅的田赋就又收不上来了。
  可见明清二朝士绅的力量,可见其对免税特权的重视。
  所以李植在天津和山东向士绅收税,天下的士绅便像是被挖了祖坟一样跳了出来。在东林党的集体努力下,南方的士绅大力捐银办江北二镇,试图在武力上和李植抗衡。
  短短几个月时间内,钱谦益就筹集了大量的银子。江北二镇因此扩容,东西二镇各四万人,合计八万人。
  吴三桂和左良玉都已经到任,士兵已经开始训练。钱谦益这个月正忙碌联络装备的问题。
  江北二镇效法李植的虎贲军,将使用火铳大pào。南方的士绅当然没有技术力量制造火铳大pào,这些装备只能是买的。
  最关键的是大pào,李植的部队之所以摧枯拉朽,关键就是大pào威能。钱谦益原先准备向澳门买pào,让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跑了一趟澳门。谁知道澳门的卜加劳铸pào厂忙着为天子的新军铸pào,已经无力再接江北二镇的单子。
  钱谦益这些天琢磨,弗朗机人那里买不到跑,就只能去找红夷了。谁知道红夷竟不请自来。
  钱谦益喝了一口茶,正在琢磨怎么样说话才能让红夷把大pào卖给自己,却听到领头的红夷突然说了一句蛮夷话。
  那个翻译说道:“钱谦益阁下,我是荷兰舰队司令阿德尔伯特,我们荷兰人要福尔摩沙!”
  钱谦益愣了愣,问道:“何谓福尔摩沙?”
  “便是小琉球岛!李植称为台湾岛。”
  钱谦益听到翻译的话,眯起了眼睛。他当然知道李植在开发台湾岛,听说李植从天津朝那个岛移民几十万人。红毛人开口向自己要这个岛,似乎是觉得自己有能力处理这个岛,似乎是认为自己能够击败李植。
  看来红毛已经知道自己筹建江北二镇,对抗李植的事情。
  钱谦益敲了敲茶几,说道:“那么你们拿什么jiāo换福尔摩沙呢?”
  阿德尔伯特说道:“我们荷兰人可以为你们提供六百门标准长pào!这些大pào和李植的长pàoshè程一样,只是重一些!”
  听到红毛的话,钱谦益眼睛一亮。如果能拥有媲美李植的大pào,江北二镇的实力必然大涨,抗衡李植才能真正成为可能。
  “阁下的大pào什么价格卖给我们呢?”
  “三千两一门。”
  钱谦益看着荷兰人的舰队司令,眯了眯眼睛。
  三千两一门大pào,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