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8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8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刘昌世冷哼一声,带着十几个家丁一声不吭地走出了刘家大门,便往城楼上开城门去了。
  ……
  介休县县城内,须发皆白的范永斗跪在范家大院的青石地面上,面无人色。
  想不到五千乡兵防卫的介休县县城,在虎贲军面前一天都没有守住,只几个时辰就被李老四攻下了。范家在介休经营近拜年,修的深墙大院。然而范家大宅在那些手持手榴弹的天津大兵面前,却仿佛是豆腐做的一般脆弱。
  李植的大兵早上开始攻打介休县,到了下午就已经攻入范家大宅,把范家上下几百人全部抓捕。
  李植这一次抄查八大晋商,几乎等于攻打山西一省。范永斗本以为八大晋商在宣、大、山西经营百年,和各地的官员几乎化为一体,调集各路兵马,起码可以和天津的李植拖他半年一年。
  只要把李植的兵马拖入山西这个泥潭中,李植最终必然会退兵而去。李植这些年往死里得罪各地的士绅,如果天津的兵马陷在山西,其他各地的大明地方军都会攻击李植,甚至满清都有可能会趁机攻打防御薄弱的天津——如今辽西走廊在满清手上,满清从山海关西面的山区入关比以前更容易。
  然而范永斗没想到李植的兵马竟精锐如此。参将李老四只带了五千人来介休,打介休城却如摧枯拉朽一般。此时范永斗被李植的大兵摁在地上跪着,他才明白真正是大势已去。
  李老四穿着醒目的师长军装,背手站在范家大院的门口,面色冷漠地看着范家的几百人。
  虎贲军的士兵在范家大院里搜索了一个时辰,一个军官跑到了李老四面前:“师长,只搜出来三十多万两财货。”
  李老四闻言一皱眉头,他径直走到范永斗面前,用穿着皮靴的脚一脚踢下去,把这个老汉jiān踢了个狗吃屎。
  “范家老贼!你们和鞑子做买卖赚的银子藏在哪里?”
  范永斗被李老四踢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悟着肚子呻吟了几声。
  见范永斗还不说话,李老四皱眉说道:“范永斗,你的颈上人头是肯定保不住的。不过范家的其他男丁能否活命,就全看你的配合了。我们这就开始拆范家大宅,掘地三丈挖银子。若是给我们查出一两银子瞒报,你家的子侄就保不住了!”
  听到这话,范永斗一下子变得脸色惨白。
  “夹墙……夹墙里有银砖……”


第0632章 胖了
  李老四看了看范永斗,喝道:“哪个夹墙?”
  范永斗哭丧着脸说道:“良字院第三进中间一间正房的夹墙里,全是银砖。”
  李老四看了看身边的军官,那个军官赶紧带人去拆墙去了。
  等了半个时辰,李老四去看了看,果然看到那院子里的士兵们和军官们喜气洋洋——那拆开的墙壁两边包着青砖,中间全是一层银砖,数量多得令人瞠目结舌。
  银砖被堆在一起,层层叠叠像小山一样。那些银砖每块都是九寸长,四寸半宽,三寸厚,也不知道在墙壁里封藏了几年了,银子微微有些发黑。李老四抱起一块看了看,觉得那银砖十分沉重,竟有大半个人沉重。
  等这间房子全部拆除,发现一共有一千二百多块银砖。军官们在范家商铺里找来秤称了称,确定这些银砖合计有一百六十多万两银子。
  李老四略一沉吟,又走回到范永斗旁边。
  “范永斗,你胆子不小,只说出这点零头出来打发我?你可知道藏匿银子的下场?”
  范永斗脸色发白,看着李老四的脸上惊疑不定。
  李老四一挥手,说道:“把范家掌事的,范永斗的大儿子范可成qiāng毙了。”
  “不可!不可!不可啊!”
  李老四话音未落,旁边一个中年男子就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求饶声。范永斗的大儿子听见李老四要砍他脑袋,磕头如捣蒜。
  “大将军饶命!大将军饶命啊!”
  范永斗脸色一变,张口说道:“大将军,等等,我说!我说!”
  李老四却不给范永斗救人的机会,又是一挥手。一个手持步qiāng的虎贲师士兵走了上去,对准了浑身颤抖的范可成,啪一声把这个通敌jiān商开qiāng打死了。
  跪在地上的范家人目睹这一幕,一个个面无人色,都发起抖来。他们全部看向了家主范永斗。范家人生怕家主范永斗再嘴硬,害怕李老四再杀范家人。
  看着大儿子的尸体,范永斗一时间泪流满面,身子一抖一抖的,再没有了刚才的镇定。但他失去了儿子后被李老四吓到了,却丝毫不敢再挑战李老四,指着北面的院子说道:“后花园假山下面挖地二丈,有一个藏银银窖。里面有一百个银冬瓜。”
  “天字院第一进院子的正屋地基下面,埋着四十万贯永乐通宝。”
  “心字院第三进院子水井里,派人打着火把进井道,可以在水面上方一丈处看到一个红砖砌就的圆墙。打碎那个砖墙,里面是一个银窖,藏有纹银五十多万两。”
  范永斗老泪纵横,把额头都磕出血来:“其他的,其他的真没有了!”
  李老四看着范永斗,想了想。
  琢磨了一会,李老四才说道:“先这样吧,把这些jiān商都押下去。找一个院子关起来。”
  士兵们这才押着范家一门老小,推搡着他们往良字院子走去。
  ……
  太原城东城门城楼上,急冲冲从京城赶来的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和宣、大、山西总督王继谟站在一起,看着一车车运载着银锭和铜钱往天津去的牛车,脸上yīn晴不定。
  王承恩看着那些押着财货东去的虎贲军大兵,摇头说道:“想不到宣大山西三镇的十几万兵马,竟拦不住津国公的四万强兵,一个月就被打得落花流水。”
  “天子本以为这一次清查晋商是旷日持久的大事,说不得要扯皮一年,想不到津国公以雷霆万钧之势,只用了三个月就把事情办完了。朝中的文官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津国公已经把通敌的晋商一网打尽了。”
  王继谟抚着胡须摇头叹息,说道:“中贵人,这次天子是被李植诓骗了。这晋商在三镇经营数百年,八家晋商的财产以千万计。天子只要五百万两,当真是大大地便宜了李植。”
  这个宣大总督王继谟是个油滑角色。他是天子任命的流官,干几年就走人,和山西八家晋商的关系不像地方武官那样根深蒂固。所以这次一听说李植奉天子圣旨清查晋商的事情后,他就躲起来一声不吭。
  一直到李植的兵马大获成功人赃俱获,把晋商连根拔起来,他才跳出来。因为李植从他的地盘上搜刮这许多银子却没有分一分钱给他,他一肚子的不满。刚好遇到王承恩来落实“五百万两上缴天子”的事情,王继谟就跳出来煽风点火,鼓动王承恩找李植要银子。
  王承恩听到王继谟的话,脸上抽动了几下,咬牙问道:“督臣觉得这次李植收获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