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8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8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最劲,杀贼亦最多。”
  而关宁军中,又有守在第一线的祖大寿部众最为善战。他麾下的骑兵,自然不是吃素的。
  祖大寿八千骑兵投靠李植后,李植将缴获的清军锁子甲和绵甲大量装备给这些骑兵。李植这些年更缴获了大量的军马,又从中选取了资质较好的军马替换八千骑兵的劣马。这支部队因此更加精锐。
  且不说能不能和清军的步甲兵对敌,但比起东拼西凑的山西地方军,精锐不止一倍。
  四千铁骑摆出冲刺的锋矢阵,朝前面的敌人猛冲而去。那滚滚的马蹄踩得大地都微微震动。
  山西军的兵将看到这样气势汹汹而来的骑兵,急忙调兵遣将,试图调出几支较为善战的步兵拦住这支骑兵。但山西诸将并没有一个领头的,此时一慌乱起来,令出多门,一下子就乱成了一片。一片大呼小叫鬼哭狼嚎声中,祖大寿四千骑兵像是一把利剑一样chā入了山西军的腹部。
  那些高头大马也不知道撞飞了多少衣衫褴褛的山西杂兵,前排的山西士兵像是沙包一样在其他士兵头上飞了起来,七窍喷血。
  来自辽西的骑兵们仗着李植发的两层重甲,一个个大咧咧地往山西军人群里冲,用战马撞,用马蹄践踏,用武器砍杀,手上的马刀不停地挥舞。
  平日里管理混乱,缺乏训练的山西地方军顿时被杀得落花流水。
  祖大寿率兵冲在最前面。在他眼里,这些不堪一击的山西地方军是他建立战功的最好工具。虎贲军最重战功,军官的提拔全看战场上的表现。此时不厮杀一番证明自己的战斗力,更待何时?
  三万多山西兵马竟被祖大寿从前面冲到后面,整个阵形被四千骑兵刺穿了。
  轰一声,山西地方军失去了继续战斗的勇气。士兵们仿佛是见了鬼,嚎叫着往两边逃去。从远处看,就像是一群蚂蚁的巢穴被火烧了,蚂蚁慌不择路地在泥土上奔逃。
  祖大寿的骑兵不愿意就此放过这些杂兵,挥舞着武器一路追杀。
  周遇吉看着祖大寿的骑兵,不停地点头,赞道:“素闻关宁军精锐彪悍,今日一见,果不寻常。”
  钟峰笑道:“周总兵,你是没有见过我们选锋师的正牌铁骑!”顿了顿,钟峰不准备继续这个话题,转口问道:“周总兵,太原城城高墙厚,你可有办法让守军打开城门?”
  周遇吉笑道:“此事容易。只是此番赚开城门,大将军日后塘报发到天子案上,要为周遇吉写上一笔?”
  钟峰听到周遇吉的话,笑了笑。
  这次来山西抄晋商的家,最主要的就是抢财货。天子和津国公甚至早就划分好了分赃比例。山西的地方军们死死保卫的,也是晋商的家产钱财。大家都知道这次山西之行是为钱而来,而这个周遇吉此时还想着在这场战争中表明忠心,建立功勋。
  当真是个痴的。
  钟峰笑道:“此次若是能赚开太原城门,拿下太原城的功劳便全在周总兵一人身上。”
  周遇吉哈哈大笑,一挥手说道:“大将军豪爽!大将军容周某进城活动一下,明天一早城上一声pào响,我便开宜春门迎大将军入城!”


第0631章 休妻
  太原城守备刘昌世在院子里来回徘徊,始终下不定决心。
  他是太原城的守将,负责半个太原的城防。这个城防虽然只是一个守备,但也是各家晋商争夺的职位。因为守备可以直接处理城防事宜,太原城城中的大小事务都有发言权,官虽然不大,却是个颇有些权力的职位。
  城中的各家晋商,都时不时会给这个守备一些好处,以方便在城中做事。
  在太原,八大晋商的影响力极大。因为晋商走私货物要经过各地哨所营地,实际上晋商把山西镇的将领都搞定了。晋商不但通过金钱攻势,更是广泛和各地将领联姻,几十年下来官商一家,全部变成了自己人。
  所以昨天山西镇兵马倾巢而出对抗虎贲军——这年头兵荒马乱,谁拳头大谁有理。如果团结一心的山西地方将领打败了虎贲军,天子估计也只能对抄查晋商的事情不了了之。
  然而山西镇的兵马昨天却是大溃败,李植的虎贲军昨天晚上包围了太原城,这让刘昌世慌了神。
  昨天晚上,太原总兵周遇吉找到刘昌世,要他今天开门献城。
  周遇吉说了,八大晋商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以后山西要正本清源。大批投靠晋商的武官都要被裁撤。刘昌世个人的前途,就看刘昌世这一次能不能弃暗投明,向李植的兵马献出太原城了。
  刘昌世在犹豫。
  刘昌世这个官位,也不是自己挣来的。当初他只是一个卫所的防守官,为了当上这个守备,他娶了介休范家范永斗的孙侄女,算是投靠了八大晋商之首的范家,这才当上了这个官。
  刘昌世正在那里犹豫,却看到自己的正妻范有珠拖着自己的小妾喜儿走出了厢房!范有珠十分彪悍,平日里凌辱刘昌世的小妾是家常便饭,此时她又开始折磨喜儿了。
  肥胖的范有珠力气很大,她拖着喜儿的头发,拖得地上的小妾鬼哭狼嚎,涕泪横流。
  “我打死你这个狐狸精!”
  然而此时不同以往,范家已经是yù倒之树,范有珠也不再是令刘昌世畏惧的范家女人。刘昌世只觉得脑袋一热,大踏步冲了上去。
  “范有珠,你放开我的喜儿!”
  范有珠听到刘昌世直呼其名,愣了愣:“刘昌世,你叫我什么?”
  刘昌世大声骂道:“泼fù!我叫你放开喜儿!”
  范有珠用力地一扯喜儿的头发,把地上的周家小妾疼的一声尖叫。范有珠大声吼道:“刘昌世,你以前叫我珠儿,好了,现在你看天津人来抄我范家了,就叫我范有珠了?”
  范有珠眼睛一瞪,一巴掌打在喜儿的脸上,又一巴掌打在喜儿脸上,大声骂道:“你心疼你的狐狸精了?我就打她!我打死她!我让你晚上和她睡!”
  看到范有珠撒泼,刘昌世只觉得气血往脑袋上涌。他一改往日的窝囊,冲上去一脚踢在了范有珠的肚子上。那一脚力气实在有些大,范有珠被踢得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三圈。
  范有珠在地上呻吟了好久,才慢慢地爬起来。然而实在是被踢得太疼了,范有珠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刘昌世,捂着肚子不敢说话。
  刘昌世大声骂道:“范有珠,我告诉你,八大晋商完了,你们范家完了,以后山西人只知道皇上,不知道八大晋商。以前你骑在我脑袋上作威作福,你折磨死我两个小妾,这笔账我慢慢跟你算!”
  范有珠听到刘昌世的话突然间害怕起来。
  “你要休了我?”
  刘昌世有些狰狞地说道:“休了你?你想得倒是美!”
  “我告诉你,你今天再敢耍泼,我回来便打死你!”
  听到刘昌世的话,范有珠身子一抖,双手不受控制地战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