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8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8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了一阵,很快把田家的家主田生兰抓了出来。
  这个位列八大晋商之一的田家家主穿着一套貂皮皮衣,被摁在了郑开成前面跪着。
  郑开成看了看田生兰,皱眉说道:“国贼!如今你们醒悟了吗?如果你们不沟通敌国,贩卖军资,又怎么会被我的大兵摁住,沦为阶下囚?”
  那田生兰看了看郑开成,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扑向毫无防备的郑开成。郑开成旁边的一个亲兵眼疾手快,一脚踢了过来,把想和郑开成拼命的田生兰踢了回去。
  田生兰摔了个四脚朝天,还没有爬起来,就有士兵拿qiāng托往他脑袋上砸。被砸了几下,田生兰就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郑开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皱眉看着昏迷的田生兰。
  几个士兵从院子里面跑了出来,一个个十分兴奋。他们冲到郑开成面前大声说道:“师长,发现了好多银子和粮食!”
  ……
  太原城东面十五里,山西镇的四万多兵马和钟峰的一万九千人对峙在山间的一片谷地上。
  山西总兵周遇吉的一万五千人,和山西镇一名副将,五名参将,三名游击的二万多人汇成山西镇这一支大军,雄赳赳地拦在要攻打太原的钟峰前面。
  太原是山西省城,是不少晋商的大本营。李植既然要彻底查抄晋商,自然不能不占领太原进行抄家。
  太原是有名的坚城,李植在城中又没有内应,李植这次让钟峰把破虏师的兵马全部带了出来。再加上选锋师祖大寿的四千骑兵,一共一万九千人。
  破虏师一万五千人配有七十门野战小pào,八十门十八磅重pào。祖大寿的骑兵团有重pào六门,野战pào四门。装备这些火pào,相信钟峰能够对付太原城的巍峨城墙。
  不过首先要解决的是城外的这些山西镇兵马。
  七家晋商在山西的能量非同小可,李植要到太原抄家,这七家晋商就把山西镇城附近的兵马全部调集过来阻拦李植。这些晋商长期同当地的世袭武官联姻,实际上已经是一家人。李植要七家通敌晋商的命,不但是断绝了当地武官的财路,更是杀戮他们的亲人。
  钟峰看了看祖大寿,笑道:“祖团长觉得这山西镇的兵马战力如何?”
  祖大寿放下了望远镜,拱手说道:“钟师长,我觉得这山西镇的兵马都是乌合之众。除了周遇吉的正兵营一万五千人,其余皆是土鸡瓦狗。然而周遇吉的一万五千人不知道为什么,队列松弛混乱,似乎没有一战的决心。”
  钟峰笑道:“祖团长好眼力。”
  转过头,钟峰又朝另一个团长蒋充问道:“蒋充,你觉得这山西镇的兵马如何?”
  蒋充抱拳说道:“师长,山西镇的士兵看上去多,但士兵们的装备陈旧,士气看上去十分低迷。这次我们来抄查晋商是按圣旨行事,山西镇的兵马阻拦我们是犯上作乱,论罪可诛!山西镇的士兵并没有死战的决心。”
  钟峰点了点头,说道:“说的好!压上去用大pào轰zhà他们。”
  令旗招展,虎贲军拔起阵脚,往山西镇的兵马那边压了过去。
  钟峰正行在中军,突然看到山西镇的兵马中突然一片混乱。一个身穿鱼鳞甲的中年将领突然从中军处策马冲了出来。他笔直地朝钟峰这边冲了过来,一路头也不回。
  他一出来,山西兵马的中军处就追出来十几骑人,似乎是要把这个中年将领抓回去。
  但那个中年将领骑的是膘肥骏马,脚力更比后面的追兵足。追着追着,将领和追兵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到几十步。
  那些追兵掏出了弯弓,开始向前面的中年将领shè箭。十几枚箭矢朝中年将领抛shè过去,最后有一支shè中了中年将领的后背。
  但那中年将领的铠甲质量好,似乎没有被背上的箭矢伤到要害,继续快马朝虎贲军这边冲过来。那些追兵虽然被越拉越远,却还是拼命在后面追赶。
  钟峰用望远镜看了看那个拼命往这边逃的中年将领,愣了愣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中年将领骑马冲到虎贲军阵前,大声朝士兵们喊道:“不要开铳!不要开铳!我是山西总兵周遇吉!我适才在乱军中军是被逼的!”


第0630章 投诚
  周遇吉一边喊叫,一边冲进了陷阵师大兵的shè程内。他身后的追兵却不敢冲到虎贲军阵前送死,骑马立在三百米外,焦躁地看着逃跑的周遇吉。
  周遇吉骑马到破虏师跟前跳下了马。他把身上的武器全部留在了马上,将马绳jiāo给一个士兵,然后步行走到破虏师中军,朝钟峰一揖及地。
  “见过天津来的大将军!”
  钟峰见这总兵这么恭敬,哈哈大笑:“你便是山西总兵周遇吉么?你怎么不和乱兵为伍?”
  周遇吉拱手说道:“周某人是京营出身,对天子忠心耿耿,岂会和这些山西乱兵沆瀣一气?大将军奉旨抄查通敌晋商,周某人岂能和贼人一起作乱?”
  顿了顿,周遇吉又说道:“大将军,如今周某人逃脱山西乱兵的挟持,正兵营一万五千人群龙无首,毫无斗志。我建议大将军先攻击正兵营,正兵营一受攻击,必定溃败。”
  钟峰点头说道:“说得好!”
  破虏师继续往前推进,到了山西兵马二里之外,八十六门重pào开始轰zhà山西总兵麾下的一万五千正兵营。
  pào弹像是连绵不绝的流星雨,一发又一发地shè进了正兵营的阵脚中。开花弹在那些士兵之中zhà开,将夺命的铁弹丸迸shè得到处都是。
  果然,正如周遇吉所说的,正兵营的士兵士气低迷。pào弹只轰zhà了一轮,一万五千正兵就化成了惊弓之鸟,不成队列。也不知道是哪个带头往西面逃,这些正兵突然间就崩溃了,全部往西面逃去。
  一万五千正兵营溃逃,四万多人的山西镇兵马一下子就只剩下三万人。以七拼八凑的三万人面对天下第一强军的虎贲军两万人,山西军毫无胜利希望,士气摇摇yù坠。
  钟峰看了看前面的情况,大声说道:“祖大寿!你率四千骑兵突阵,一次把这三万杂兵冲垮。”
  祖大寿大声喊喏,便策马而出。
  那周遇吉此时才知道拱卫在钟峰身边的这个中年将领是祖大寿。祖大寿不是大名鼎鼎的关宁军总兵么?怎么变成虎贲军的团长了?
  周遇吉十分纳闷,看着钟峰,又不好问。
  祖大寿率领四千骑兵冲了出去。
  祖大寿麾下的骑兵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作“关宁铁骑”。虽然这支“关宁铁骑”并没有后世文人吹嘘得那么夸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崇祯年间这支骑兵粮饷充足。因为一直守卫在辽西最前线,出于战争的压力,所选兵马也较为精干。
  关宁军的战斗力,卢象升曾有评价。崇祯八年,卢象升率各路兵马镇压农民军,其中就有三千关宁骑兵。当时卢象升评价道:“援剿之兵,惟祖大乐、祖宽所统辽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