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7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7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罐一罐的硝石面前,取出一些粉末,走了出来。
  “找个有火的地方!”
  士兵们四处搜索,找到了一个伙房,在伙房里点燃了柴火。李兴走到柴火面前,将硝石粉末取出一些扔到了火上。只听到轰一声,火焰上出现了紫色的光芒。
  李兴又取出一些木炭,将硝石粉末投到赤热的炭上,那木炭顿时向四面八方喷出火焰,像bào燃一样剧烈燃烧起来。
  李兴骂道:“贼杀才,这硝石比我们在天津用的硝石还要好,这些晋商当真可杀。”
  李兴正在那里咒骂,却看到一个亲卫跑了进来:“二将军,范家的仓库里发现了两门大pào。”
  李兴愣了愣。
  “还有大pào?”
  那个亲卫点了点头,带着李兴往范家的商号走去。进了那气派的大院门,进入到库房里,七拐八拐,在一堆稻米背后赫然看到两门巨大的青铜大pào。
  那pào有三、四千斤重,八、九尺长,配有完善的pào车。大明铸造的红夷大pào没有这种pào车,这恐怕是澳门人或者荷兰人铸造的青铜pào。
  李兴暗道这些晋商的手眼当真是要通天。
  “这些晋商一个个都可以千刀万剐。”
  过了一会,又有士兵来汇报:“发现两百张上好的辽东貂皮!”
  李兴又来了兴致,拍了拍手说道:“去看看!”
  ……
  大同城中,一片人马喧嚣,鸡飞狗叫。
  其他晋商没想到王家居然把李植的兵马放进了城,一个个都气疯了,拼命的咒骂。
  张家口堡中只是存放着一个批次的货物,价值有限,所以晋商们弃城跑了。晋商们真正储存大量财货的地方,还是大同这样的大城。
  大同城中当然是以王朴的大同王家最为势大,但除此之外还有梁家、田家、翟家、黄家。这些商号都是山西实际的主宰,在大同做了上百年的买卖,不知道在城里藏了多少财货。此时突然看到李植的兵马冲进来,这些商馆的人马不愿意就此jiāo出财货,和家丁一起持械在院门后面顽抗。
  城中的几营地方兵马也不愿意就此认输,准备在街巷上和虎贲军厮杀。
  按照大明的兵制,总兵平时对其他兵马并没有管辖权,只有在战时才有节制的权力。平日里这些营兵的参将、游击并不听总兵王朴的。他们反而是长期和其他的晋商家族联姻结盟,成为那些晋商的人马,在大同城中和王家分庭抗礼。
  所以看到王朴把人数只有五千人的郑开成军放进城,这些地方营兵准备和郑开成军巷战。
  不过在武装到牙齿的破虏师面前,这些人也不是问题。
  城中的各处都响起了qiāng声。噼哩啪啦的像是过年时候的鞭pào,响个不停。
  郑开成骑在马上,正往田家的商馆走过去,却看到前面道路上涌过来上千名地方营兵。
  这些营兵衣衫褴褛,手上拿着简陋的武器。但在家丁队的督战下,这些营兵却在不断地往前前进。走到破虏师面前三百步外,营兵们举起了手上的长矛大刀,朝破虏师冲了过来。
  “杀!”
  “杀了这些天津人!”
  破虏师的士兵简单列出了三排齐shè阵。那条街道也就十来米宽,但是破虏师的士兵们却在三排轮shè阵中摆了九十多人。等街道上的大同营兵冲到二百米内,破虏师的士兵就开火了。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像是bào豆的声音,不断地在街道上响起。冲过来的营兵就像是被镰刀割过的稻草,一个接一个地惨叫起来。他们的身上喷出血箭或者血雾,倒在了地上,在并不太整洁的地面上抽搐呻吟。
  破虏师的三排轮shè阵每五秒朝前面shè击一次,三排轮shè打完,前面的街道上已经倒下了几十具尸体,血流成河。
  但轮shè并没有就此结束,还在继续。第一排蹲下去装弹的士兵很快就完成了装弹——实际上对于这些老兵来说,因为无烟火yào的使用导致不需要清膛,他们只需要十二、三秒就能完成装弹。
  第一排的士兵又站起来朝前面的大同营兵shè击。又是十几人惨叫着倒了下去,血流一地。
  营兵们这才明白这些虎贲军大兵的厉害——这狭窄的街道上虎贲军的密集阵形极难冲破,因为虎贲军大兵每个人只占据半米的间隔,火力的密度实在是太高了。营兵拼命往前冲,后面的人还没有往前冲几步,就倒下了。
  这样的伤亡不是地方军可以承受的,一千多人失去了斗志,哇哇叫着逃走了。
  几百名破虏师士兵不再搭理那些虾兵蟹将,走到了田家的商号面前。
  那商号建得十分气派,外面的重檐门楼雕梁画栋,门口立着两个汉白玉雕的石狮。郑开成正打量着那门楼,却看到大门两侧的院墙上突然站起了五个彪悍的家丁。这些家丁手持弓箭,弯弓朝郑开成弯弓shè来。
  “参将小心!”
  郑开成的两名亲卫猛地把郑开成扑倒在地。


第0629章 挟持
  几只利箭嗖嗖的飞过郑开成的身上,被险险避开。郑开成身上虽然也穿着覆盖正面的板甲,但若是万一被shè中脸部等要害,那还是会死人的。而且这些晋商家丁shè箭shè得这么歹dú,谁又知道箭上有没有dú。
  见到师长被偷袭,郑开成身边的士兵发火了,噼哩啪啦冲墙上就是一顿乱qiāng。顿时有三名弓箭手中弹了,惨叫着倒在了院墙后面。
  郑开成倒在地上,拍了拍扑倒自己的亲卫肩膀,笑道:“好身手!”
  郑开成出仕李植之前读过几年书,在李植的手下中是难得的儒雅之人。虽然此时身在前线,郑开成也始终淡然,处处有一种宠辱不惊的淡定。
  两个亲卫暗道参将大人果然不一样,这种关头还是不惊不乍,越发佩服郑开成起来。他们赶紧爬起来,然后把郑开成扶了起来。
  郑开成一挥手,说道:“去找个撞木出来,把大门撞开!”
  士兵们便去寻找大木头,最后在王朴的总兵府里找到一根包铁皮的撞木,抬到了田家门楼前。十几个士兵吆喝着推动那根包铁大木头,撞了几十下就把厚重的田家大门撞开了。
  士兵们冲了进去,进去后举着上好膛的步qiāng见人就shè。院子里的家丁似乎也是红眼了,举着刀剑就朝进入院子的步兵冲锋,被一个接一个地shè杀在门楼后面。
  这些晋商的财产,包括这个商号的院子,到时候都是要归于津国公名下,然后进行拍卖的。本来虎贲军的士兵们是不想使用手榴弹破坏院子建筑的,想用步qiāng搞定。但他们见田家人的抵抗这么激烈,不得以用上手榴弹了。
  十几颗手榴弹被火把点燃,扔进了第二进院子,轰隆隆一片巨响。
  然后郑开成就再没有听到qiāng声,虎贲军的士兵顺利进入了后面的院子,控制了整个商号。
  商号占地很大,有正院,侧院,旁院,偏院,又有货库两个,银库一个,占地十几亩。士兵们在院子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