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7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7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士绅开战了。
  李植的均平田赋政策和法庭相配合,直接判接受投献的士绅地主败诉,把小民投献给官绅的土地罚为公田,几乎是要夺去一些官绅的全部财产。李植在山东的均平田赋,直接把许多士绅地主变成了饭都不吃饱的贫民。
  毕竟士绅们都是一大家子寄生在农民身上,一下子割断他们的营养来源,他们当然会破产。
  李植的政策,可以说是大明士绅们的梦魇。
  而且按李植这几年的势头,显然要不了多久,他的政策就要蔓延到其他省份。
  最着急的就是南直隶的士绅们。南直隶和山东接壤,又远离京城,很可能是李植的下一个目标。南直隶的士人们下意识地窜访起来,试图联合起来找到一个抗衡李植的办法。而随着南直隶的名士们大谈李植对士绅的威胁,其他的江南省份也纷纷受到影响。
  江南的名士们一时形成了一阵舆论思潮,都是琢磨怎样才能抵挡住李植的扩张,保住士绅们的利益。
  这个天下已经没有一个人可以通过权势或者权柄阻挡住李植了。如今即便是天子都要凡事和李植商量着办。李植要杀首辅,天子都立即动刀。
  李植是一个赤luǒluǒ的暴力头子,依靠几万虎贲军横冲直撞。江南的士绅们看在眼里,也明白如今要阻止李植,只能依靠军队。
  必须寻找一支靠得住的部队抗衡李植,守住江南的诗书礼乐。
  此事需要一个有名望的人牵头,江南的士人互相试探了一阵,渐渐都找上了东林党领袖钱谦益。
  钱谦益本来有些冷清的门庭前,一下子又是车马喧嚣。
  钱谦益摸了摸柳如是的脸庞,笑道:“如是你可知?老叟虽然不在朝堂之上,可如此一来,江南士绅要全部聚集在老叟的身边,以老叟为首了!”


第0623章 晋商
  十一月十三,李植在津国公府次殿中和众将议事。
  一上来,韩金信就忧虑地汇报道:“国公,东阁大学士李建泰建言天子拆分南直隶一镇为江北东镇和江北西镇,兵额每镇三万人。此事颇为蹊跷。”
  李植问道:“如何蹊跷?”
  韩金信说道:“所谓流贼之患,都是先有饥寒百姓,而后有流贼揭竿而起,正如陕西、河南之事。然而‘江北二镇’所在的江南富庶,百姓温饱,素来没有流贼之忧。南直隶一镇的兵马守卫江南足矣,历来无论是闯贼还是献贼都无法攻入南直隶腹部。”
  “而如今东林党一下子要在南直隶增兵六万,这显然不是为了防范流贼。”
  李植点了点头,韩金信又说道:“李建泰奏章上去后,天子并未立即回复。三日后,兵部尚书张缙彦立刻上奏章再言新增二镇之事,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势。天子无奈,只能同意此事,但未拨给二镇任何粮饷。”
  “十一月初一廷推二镇的总兵,文官们仿佛说好了一般,都推左良玉为江北西镇总兵,吴三桂为江北东镇总兵。”
  “二镇设立后,削籍返乡的钱谦益门前车水马龙,各地的名士纷纷来拜访。江南的线人说了,恐怕钱谦益即将开始为二镇筹饷。”
  听到这里,李植皱了皱眉头。
  显然,这二镇是东林党一力建立起来的。东林党居然愿意自掏腰包筹款养兵,肯定没有好事。自己是东林党的头号大敌,这二镇说不定就是专门为了对付自己设立的。
  李老四说道:“吴三桂素来被赞为年轻有为,他的兵马颇有战斗力。左良玉虽然总是纵兵私掠,但他是东林党人侯恂一手提拔起来的,素来极为尊重士人,也被东林党视为可靠的自己人。这两个人都以善战著称,东林党选这两个人做二镇的总兵,是想把二镇变成只听东林党调遣的可战私兵。”
  众人听到李老四的话,都沉默了。东林党要发展一支善战私军,这倒是新的情况。以后李植若想把势力往南直隶发展,就会有军事上的阻力了。像当初杀复社领袖那样直接攻打苏州城的行动,恐怕也难以简单复制。
  就是不知道这二镇最后会装备怎样的武器。是像天子的新军那样装备火铳大pào?
  李植想了想,不再思考这个问题,转而问道:“鞑子有什么消息?”
  韩金信答道:“鞑子这几个月和晋商购入了大量的粮食和棉花,看样子似乎是准备冬天时候南攻朝鲜,将朝鲜重新纳入鞑清的体系之内。”
  又听到晋商通敌,李植不快地说道:“这些晋商竟如此无法无天。”
  韩金信说道:“这些晋商和鞑子做买卖不是一天两天了,经营数额十分巨大。但因为银子打点得到位,地方上的武官都和他们沆瀣一气,朝堂上的文官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不是有这些晋商,鞑子的军备要弱很多。”
  李植想了想,没有说话。
  韩金信从怀中掏出一张纸,jiāo到了李植手上。
  李植拿着那张纸一看,赫然是韩金信打听到的这几个月从张家口流往塞外的物资数量。那些数字十分巨大,令人触目惊心。
  李植将那张纸jiāo给了李兴,让他传给其他将领看。
  钟峰看了那张纸,眼睛一瞪,似乎是有些不相信。然后他就骂了一声“贼妄八”。
  “军长,我们发兵山西,把这些晋商一网打尽了吧。否则放任这些晋商和鞑清jiāo易,鞑清会很快恢复元气。”
  李兴一拍茶几,说道:“大哥,这些晋商富得流油,我们若是把他们办了,一定能赚不少银子。”
  李植想了想,说道:“这些晋商私通东奴,确实该死。我们既然要征讨鞑子,首先就该把大明国内的晋商端了。”
  “不过这些晋商远在山西,我们若是越过京城直接杀过去抄家,未免有些太霸道。我们奏请天子,请天子允许我们到山西去审查晋商。”
  ……
  乾清宫内,朱由检看着李植的奏章,沉吟不语。
  王承恩在后面偷偷看了拿奏章一会,啐了一声。
  朱由检问道:“王承恩,你啐什么?”
  王承恩躬身说道:“圣上,奴婢是觉得这李植的手也神得太长了。天津的事情他要管,山东的事情他要管,如今山西的晋商他也要管?”
  “圣上,这晋商一年给朝堂上的文官送多少银子啊。如果李植杀过去把晋商办了,那些文官们要暴跳如雷啊。”
  朱由检淡淡说道:“朕刚刚允诺东林党设置江北二镇,算是给东林党卖了一个人情。如今东林党的心思都在建设二镇的事情上。此时放李植去查抄卖国的晋商,文官们就算不满,也闹不出大的动静。”
  王承恩想了想,觉得是这么个道理。现在东林党一门子心思发展军队,仿佛只要有一年的时间,就能在南直隶拉出一支媲美李植虎贲军的军队出来,睥睨天下。东林党此时为了这支江北军韬光隐晦,此时倒是收拾晋商的好机会。
  王承恩躬身说道:“皇爷圣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