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7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7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们便如久旱的草原一样,一点就是燎原大火。
  吴三桂站在十里外的一座小山上,用望远镜观察着开封城下惨烈的攻城场面,脸色发白。
  这哪里是战争,这简直是拿人命去送死。不知道要死几万人,李自成才能在城墙下面挖出足以安放火yào包的坑洞。
  大同总兵王朴看着神情紧张的吴三桂,笑道:“长伯如今知道闯贼的可怕了吧?在这饥荒连年的河南之地,闯贼根本就是不败的。”
  “闯贼有骁骑一万,老贼三万,步卒十万,饥兵不知道有多少,我估计闯贼自己都不知道他有多少饥兵。这些饥兵根本就不是兵,就是河南饱受饥荒的百姓。闯贼给他们一把长矛他们就变成了闯贼的人。”
  “山东有津国公赈灾,旱了一年也没有乱。但河南根本没人管,百姓不从贼只能饿死。一千万饥民,十万官军能杀多少?”
  “我们若是在河南和闯贼死战,这些饥兵一人一口咬也能咬死我们。更别提闯贼的十万步卒,大多是我大明的兵马投贼,颇有战力。官员腐败,我大明的营兵在军营里拿不到军饷,好多都投了贼。”
  “如今朝纲腐坏,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可以改变的。即便是为朝廷战死,又有哪个会记得你?”
  “所以不如拿着闯贼献来的头颅,和闯贼相安无事。”
  听着王朴的话,吴三桂有些说不出话来。
  滦州一战,关宁军大败。天子震怒之下削减了关宁军的军饷,原先一年四、五百万的关宁军兵饷被削减到二百万两,不到原先的一半。吴三桂麾下原先二万人马,如今不得不散去一半,只留下一万人。
  辽西四百里疆土已经全部被鞑子占领,关宁军也无力恢复,朝廷调只剩下三万多人的关宁军入河南剿贼。
  但吴三桂想不到,河南的战事,竟已经糜烂到这种程度。
  前线的官军根本不剿贼,而是尾随着李自成的贼军,看着贼军们攻城略地。而每个月,李自成都派人给官军送来一些头颅首级,供官军报功。
  那些头颅,大多是不愿意跟随李自成反乱的大明赤子。
  虽然李自成在河南呼风唤雨,但总有不愿意从贼的赤子。在大多数饥民都追随李自成的大环境下,这些人异常扎眼,闯贼当然不会放过他们。这些人无论逃到什么地方躲避,都会被一心做贼的同胞揪出来。
  从贼或者去死,在流贼横行的河南只有这两个选择。
  那些选择去死的百姓,首级就被偷偷送到了官军营中,成为十万剿贼官军的战功。


第0622章 如是
  吴三桂放下望远镜,心情沮丧。
  他终究是个热衷名利的xìng格,一心希望再立功勋,以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然而河南这样糜烂的现状,却根本没有任何机会给他立功。攻击几十万人的流贼是找死,坐视闯贼攻城略地是等死。
  这河南流贼这么肆虐,已经没有人种庄稼了。就算今年风调雨顺,明年也依旧是没有收成。今年侥幸能活下来的百姓来年还是只能做贼。
  吴三桂说道:“孙督不知道前线的情况吗?”
  王朴笑了笑,说道:“聪明如孙传庭,如何可能不知道其中究竟?”
  “只是孙督也是毫无办法,如果十万官军被闯贼击败,情况就更加无可挽回。孙督又能有什么办法?”
  “如今之际,只有期待天子的十万新军南下,用火铳大pào轰击流贼,或有几成胜机。”顿了顿,王朴说道:“只是天子训练新军的初衷是威慑津国公,这新军轻易不愿意拿出来使用。这河南的惨淡局面,还是要靠我们这些寻常边军勉力维持。”
  吴三桂听到王朴的话,无奈地叹了口气。
  王朴看了看吴三桂,笑道:“长伯似乎看不得这样的惨淡,不会和祖大寿一样去天津投奔津国公吧?”
  吴三桂说道:“少保说笑了。”
  倒不是吴三桂没有投奔李植的念头,只是当初李植率大军陈兵京郊请命的时候,吴三桂几次和李植观点相左,支持李植的态度并不坚决。显然李植那时也对吴三桂有些不满。所以祖大寿能投奔李植,吴三桂却不能。
  吴三桂看着乌云一样聚集在开封城下的闯贼大军,又叹了一口气。
  ……
  钱谦益坐在绛云楼厅房中,看着离去的又一波宾客,颇有些志得意满的神色。
  柳如是见客人离开了,从楼上走了下来,好奇朝钱谦益问道:“受之这几天如何来了这么多宾客?”
  钱谦益转头看了看柳如是,更加踌躇满志。柳如是此时二十六岁,正是女人最动人的时候。钱谦益看她走路时候的摇曳生姿,越发觉得自己此生没有白活。自己已经六十二岁,还能娶这样的如花美眷,夫复何求?
  自己是被削籍归乡了,可依旧占据了十几万亩良田富甲一方,而且更娶了江南有名的女人柳如是做妾。
  钱谦益是东林大佬,江南士人领袖。当初娶名妓柳如是为妾震惊了整个江南士林。众人本把钱谦益视为士林楷模,没想到他到了这么老的时候还要娶一个jì nǚ。
  不过事情过了一段时间,大家也就接受了。毕竟这年头士林里什么人没有?老了娶个jì nǚ不算什么大事。钱谦益依旧有号召江南士林的威望。
  这几天,钱谦益家中宾客不断。
  来找钱谦益的人,大多是江南各省的名士。而且这些人不是一个一个来,都是一批一批的来。
  这些人来找钱谦益,有一个共同的原因,那就是对抗李植。
  李植杀了周延儒、郑三俊和刘宗周,惊到了整个天下的士人。而李植这次成功在山东均平田赋,更是触动了天下士绅的根本利益。
  李植崛起得这么快,这么势不可挡,让天下的士绅们感到畏惧。李植本来的爵位是津国公,官位是提督天津兵马戎政,却能够把手伸到山东,最终逼迫天子承认了他对山东全省的占领。那么来日,他又何尝不会把触角伸到南直隶,浙江,湖广乃至整个江南?
  李植的政策太可怕。
  明末是一个末世,这个末世中,最缺乏的是公平正义,最不缺乏的就是恃强欺弱。虽然也有一些地主是依靠勤俭持家,精细经营发财的,但那是少数,而且这些地主社会地位不高,地位和自耕农几乎没有区别。社会上抛头露面成为地方领袖的,都是官绅。这些官绅都靠功名身份免税,并依此巧取豪夺小民的土地发家的。
  李植的均平田赋政策,是要这些士绅的命。
  要明白均平田赋对于这些官绅的杀伤力,只需要说明一点就可以:即便是历史上一路屠杀汉人,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留发不留头的满清,在入关后也没有均平田赋。在清初,汉族有功名的士绅依旧不纳田赋。
  动辄杀几万几十万人的满清都不敢贸然均平田赋。可见均平田赋这样的政策阻力有多大。
  而李植只占据两地,就直接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