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7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把一盘鸡ròu点缀得十分好看。李欢从未见过此物,想来是番人带来的外来植物。”
  李植见李欢在自己面前一本正经,似乎是有些害怕自己,笑道:“李欢,你知道什么是植物,什么是动物?”
  李欢点头说道:“回爹爹的话,李欢知道,学堂里的老师有教的。”
  李植夹了一块鸡ròu给李欢,说道:“那你尝尝味道。”
  “谢谢爹爹!”
  得了鸡ròu,李欢不再斯文,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大概是那辣椒炒出来的鸡ròu十分美味,李欢咬了几口就急急地吞了下去。
  “好吃!”
  崔合看那辣椒炒鸡ròu十分好看,先夹了一块鸡ròu给母亲郑氏,然后就急冲冲的夹了一块自己吃起来。吃了一口,崔合眼睛一亮,惊喜地啊了一声。
  “好辣!好辣!”
  中国古代广泛使用茱萸作为辣味调味品。崔合出身富裕的士绅家族,自然也是知道什么是“辣”味的。
  三口两口吞下了鸡ròu,崔合惊喜地说道:“夫君,这辣椒炒出来的鸡ròu真好吃!你把这个yào材拿来炒菜的点子了不起。”
  见崔合喜欢吃辣椒,李植笑了笑。后世中国人广泛使用这种调料,其魅力自然是不同小可的。对于没吃过辣椒的人来说,第一次吃上这种调味品的震撼可想而知。就算是不常吃辣椒的人,偶尔吃一、两次也会觉得美味。
  李植准备在天津和山东推广使用辣椒调味的习惯,提高百姓的生活水平。
  李植正想给女儿和小儿子也夹几块鸡ròu,却看到一个亲卫跑进了堂屋。
  “国公爷,一个自称是洪承畴的人在外面求见!”
  李植愣了愣,暗道洪承畴不是被天子夺了官职了么?他在滦州之战中惨败给自己,如今跑到自己这里来做什么?
  不过洪承畴率兵攻击天津也是奉命行事无可奈何,李植倒也不记恨这个大明朝有名的良将。
  李植想了想,说道:“让他进来。”
  亲卫退了出去,没一会,把身穿灰色直辍的洪承畴带了进来。
  一年多未见,洪承畴看上去老了好多。原先圆润的额头上满是皱纹,整个人十分干瘦。显然这次被夺去官职让洪承畴很受打击,他已经没有了原先时候的豪情壮志。
  洪承畴见李植一家人在吃午饭,愣了愣,跪在了地上,喊道:“草民洪承畴见过津国公!”
  李植喂了小女儿一口鸡ròu,笑道:“洪督从京城来天津见我,所为何事?”
  “草民何敢再称洪督?津国公莫要取笑了!”洪承畴大声说道:“前番洪承畴率兵在滦州和津国公大战,实在是奉命行事百般无奈。无论是征剿逆贼还是讨伐东奴,洪承畴都甘愿在津国公麾下行事!”
  李植听到这话愣了愣,琢磨洪承畴是什么意思。
  不过不需要李植琢磨,洪承畴很快就说白了。他依旧跪在地上,低头大声说道:“草民洪承畴如今已无官身,愿投入津国公门下,为天津一走卒。”


第0621章 糜烂
  听到洪承畴的话,李植沉吟不语。
  说起来,这次关宁军入关攻击天津,洪承畴作为主帅本来是要掉脑袋的——筹钱倒李的山东士绅掉了脑袋,朝廷上调遣关宁军的东林党大佬掉了脑袋,按道理前线指挥的洪承畴是无论如何逃不掉的。
  但是李植念及洪承畴只是奉命行事,在奏章上为他说了一句话,最后让天子释放了他。
  可以说,是李植在关键时刻救了洪承畴一条命。
  如今的大明朝已经走到了晚年,到处都是暮气沉沉,官场腐败民间糜烂。但在李植统治的天津和山东,却是处处朝气蓬勃。李植的种种政策,让两地的整个社会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
  只要是个明眼人,一定能看明白,此时大明最有前途的地方毫无疑问就是李植治下的天津和山东。洪承畴此时来投奔李植,李植完全可以理解。
  不过李植却无法完全信任洪承畴。
  站起来扶起洪承畴,李植笑道:“洪公今日虽然落难,但进士功名仍在,海内人望犹存,未尝没有东山再起恢复官身的机会?李植愿意再上一封奏章为洪公说话,建议天子再次启用洪公!”
  李植会谏议天子再用洪承畴?洪承畴知道李植这是试探自己,说道:“如今的朝廷已经失控,重要位置上全是东林党,而这些党人感觉到津国公的崛起不可抑制,行事越发竭斯底里。南面剿贼事业一团糜烂,北面四百里辽西国土尽弃。”
  “稍有眼力者,都知道朝堂上已无党外之人容身之处。”
  “即便天子再用洪承畴,下场也不会改变,终究会要了洪承畴的命。”
  李植见洪承畴铁了心要到自己麾下做事,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你便到我这里做一个参谋吧。”
  对于科举出身的洪承畴,李植始终还是有些不信任。李植需要时间观察这个大明名将是否能成为自己这个体系的一份子。参谋这个职位听上去体面,但实际上却只能出建议,没有其他权力。
  而且参谋这个职位的权限很飘忽,也接触不到太多机密,正适合李植观察洪承畴。
  洪承畴打了十几年的仗,对战争的各种形态十分熟悉。如果洪承畴确实能在岗位上做出贡献,几年后李植也未尝不能提拔洪承畴。
  听到李植愿意接纳自己,洪承畴大喜过望。
  “洪承畴愿意为国公爷建言献策!”
  李植笑了笑,说道:“不过在天津,我们讲的是公德,而不是儒学。洪公儒生出身,更要重新接受公德教育。洪公以后每两天要去天津卫城的中学上一节《公德》课。洪公要认真听课,完成作业。洪公的作业,我会亲自查看。”
  洪承畴愣了愣,有些尴尬,却还是说道:“洪承畴得令。如今朝中满是大儒,江山社稷却一团糜烂,可见儒教未必能救国。洪承畴一定认真学习国公爷的《公德》课,争取早日领悟国公爷的良苦用心。”
  见洪承畴识趣,李植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一个经验丰富的名将为自己提建议,也是一件好事。
  ……
  开封城外,李自成第三次包围了这座古都。
  开封是宋京元都,城高墙厚。这一次,李自成改变了过去强攻的策略,而是准备使用火yào的力量zhà开那巍峨的城墙。
  闯军中旌旗招展,几万饥民迎着城墙上的箭雨冲到城墙脚下,开始填护城河,然后越过护城河在城墙下面挖掘安放火yào包的坑洞。饥民们的身体,几乎是毫不防御暴露在城墙上的开封守军面前。
  滚木礌石不断砸下,每一秒,都是无数条生命惨死在开封城下面。
  然而前面的饥民刚刚死去,后面又涌来更多的饥民。河南连年饥荒,富有粮食储蓄的士绅却毫无赈灾善举。饿急了的百姓是李自成无穷无尽的人力来源。李自成所到之处,只要喊一声“随闯王去抢粮”,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