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7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承恩坐在椅子上点了点头,又介绍其他人给李兴认识。锦衣卫指挥使骆养xìng和刑部尚书张忻都已经在座。那骆养xìng是个活络xìng子,看到李兴赶紧站起来打招呼,拍了拍李兴的肩膀。而那张忻对李兴似乎十分仇恨,板着脸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不愿说。
  众人以王承恩为首,分别坐在两边。李兴是今天的主角,被安排坐在王承恩的左手边。
  过了一会,几个锦衣卫从牢房里把三名死刑犯押了进来。周延儒、郑三俊和刘宗周被反绑着手,鱼贯进入了堂屋。那诏狱是十分糟糕的地方,“水火不入,疫疠之气充斥”。三人在诏狱里被关了十天,一个个头发散乱衣衫酸臭,十分地狼狈。
  三人刚刚跪在地上,刑部尚书张忻就差点哭了出来。他红着眼睛走上去朝刘宗周等人拱手作揖。
  “三公受苦了!我等后辈无能,不能救下三位!”
  刘宗周脸上虽然污脏憔悴不已,却依旧是一如既往地淡定。他看了张忻一眼,说道:“静之此言差矣!刘宗周今岁六十有六矣,早已享够了荣华富贵。如今刘宗周为天下人而死,死得其所。”
  “以我三人之死激醒天下士人,让天下士人知道士大夫的天下危在旦夕,刘宗周死而无憾矣。”
  李兴听到这话觉得十分荒谬,哈哈一笑,看向了王承恩。
  王承恩却不敢像天津李家人一样嘲笑文官,见李兴此时看他,他有些尴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张忻躬身对着三名死刑犯,喟然长叹。
  骆养xìng看着觉得差不多了,拍了拍手。一个锦衣卫大汉端着一个盘子走了出来,盘子上摆着三杯dú酒。
  骆养xìng有些想巴结李兴的意思,站起来拱手说道:“总兵官亲手赐此三人dú酒吧!”
  李兴听到这话有些得意,笑着看了看王承恩。他拍了拍官服下摆站了起来,走到了三人面前。
  周延儒惊疑不定地看了眼李兴,讪讪问道:“你是李植的弟弟李兴?”
  李兴哈哈一笑,转身朝骆养xìng说道:“这个死囚好眼力!”
  骆养xìng尴尬地看着李兴,勉强笑了笑。
  周延儒见李兴的调笑神态,闭上眼睛说道:“原来是未来的亲王,周延儒囹圄中人,不能给亲王行礼了。”
  听到这话,王承恩脸色一变。
  周延儒的意思是李植迟早是要造反的,到时候李植做了皇帝,李兴就是亲王。王承恩来看行刑,回头肯定是要把三位死囚的遗言汇报给天子的。这周延儒临死之人,还不忘记挑拨李植和天子之间的关系。
  李兴也听明白了周延儒的话,骂了一声贼妄八。他一把将dú酒塞到周延儒手上,喝道:“贼杀才,少说赘言,上路吧。”
  周延儒接过青铜酒盏,叹息了一声。
  “早知今日之事,当初又为何听了张天如的怂恿,出来做这宰相?”顿了顿,周延儒又叹道:“可惜了一个状元。”
  周延儒状元出身,临死前颇有些自怜自惜。
  说完这话,周延儒仰头喝下了dú酒。
  那酒内是装满了鹤顶红的,是剧dú的dúyào。周延儒一放下酒杯,就觉得食管剧烈地灼烧起来。他闭着眼睛忍着食管里的剧痛,却突然又蒙住了眼睛,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然后过了小半盏茶的时间,他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咳着咳着,周延儒咳出一片片的血雾出来。曾经的内阁首辅在dúyào面前已经没有了一丝体面,拼命地把手往嗓子里伸,似乎是呼吸不过来。
  猛地喘了几口气,周延儒口角流出暗红色的鲜血,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力。他倒在了地上抽搐起来。抽搐了几十下,周延儒再不动弹,死在了青砖地板上。


第0620章 番椒
  周延儒死去时候的痛苦让其他两个死囚看得脸色发白。
  郑三俊看着李兴手上的dú酒,浑身颤栗。但他终于下了决心,一把接过李兴的dú酒,仰头喝完。
  然后郑三俊就经历了和周延儒同样的残酷过程,最后口吐鲜血倒在了地面上,失去了生命。
  吏部尚书被誉为天官,拥有左右其他文官升迁贬谪的权力。但在李植绝对的实力面前,这样的权势无疑是镜花水月。
  李植杀这三人,就是要让天下的文官明白,天津和山东的规矩已经更改!以后还试图逃税,试图反抗李植定下的公平公正,试图利用权势和李植对抗到底的,无论是多大的官,下场都只有灭亡这一途。
  刑部尚书张忻站在两名东林党高官的尸体面前,已经不忍心再看,闭上了眼睛。
  最后轮到了刘宗周。
  刘宗周看着李兴手上的dú酒,冷笑了一声。
  “老夫不才,侥幸被时人称为儒学宗师,别的没有,有的就是名望。李植以为杀了我可以震慑其他士人,却不知道这样只会激起更多人的义愤!”
  “李植以为有几万兵马就可以横行天下,却不知道他已经是天下人之敌。从此大江南北皆知李植可杀。要不了多久,所有人都会团结起来讨伐李植!”
  刘宗周说完这话,猛地接过李兴的dú酒。
  dú酒入肚,刘宗周强忍着身体的剧痛跪地不动。他想保持最后的体面死去,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身子猛烈地抖动着。抖了几下,他突然抬起了头,朝天喷出一大口血雾。
  然后眼睛一翻,刘宗周就倒在了周延儒和郑三俊身边,一命呜呼。
  李兴被刘宗周喷了一身的血,全身上下都是红色的。拍了拍身上的血污,李兴骂道:“贼杀才!”
  张忻猛地睁开眼睛,怒视着李兴。
  ……
  十月十三,李植在天津得知了周延儒三人已经伏诛的消息。
  这一次在山东均平田赋的运动,以及随后的风波,李植大获全胜。
  李植得到消息后很高兴,中午亲自下厨炒了几个小菜。菜肴炒出来后他叫来母亲郑氏,崔合和三个子女,一起尝尝自己的手艺。
  当然,李植的手艺是比不上津国公府膳房的大厨的。李植之所以把母亲和崔氏叫来尝鲜,是因为他有自己秘密武器。
  李植这些天在天津的yào店里找到了被当作yào材用的干辣椒。
  辣椒原产于拉丁美洲的热带地区,在西班牙人征服墨西哥后传入了旧大陆。明朝最先接触辣椒的是浙江等东南沿海地区,然后才向内陆和北方传播。最早有关辣椒的记载见于浙江杭州人高濂万历十九年出版的《遵生八笺》,称之为“番椒”。
  辣椒此时被当作一种yào材和观赏植物,并未被当成调料。医术记载:“番椒温中散寒,健胃消食。用于胃寒疼痛,胃肠胀气。”
  当然对于穿越而来的李植来说,辣椒是一种不可或缺的生活常用调料。李植用辣椒炒了几个小菜,端上了家人的餐桌。
  李欢已经七岁了,比起以前斯文懂事得多了。他坐在桌子上看着红红的干辣椒炒鸡ròu,想了想说道:“爹爹,此物浑身鲜红十分鲜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