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7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事了。
  果然,那太监跑到朱由检面前已经是泪流满面。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喊道:“圣上,袁贵妃突然病倒了,不省人事!”
  朱由检听到这话,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许久,朱由检才睁开眼睛,一声不吭地大步往翊坤宫走去。王承恩和其他的太监们跟在天子后面,浩浩dàngdàng地走在内宫的道路上。
  袁贵妃是翊坤宫的主人,是朱由检的侧妃。她本是朱由检为信王时候的小妾,因为xìng格淑庄素来温良恭俭让,得到朱由检的喜爱,也和周皇后相处得很好。这些年袁氏为朱由检生下了一个女儿,也深得朱由检喜欢。
  想不到此时,袁贵妃竟成为了这场斗争的牺牲品。
  不知道还能不能救得过来。
  朱由检心中焦急,一路往翊坤宫走去,好不容易走到翊坤宫。宫中聚集了几位太医,一个个愁眉苦脸地站在病床前。东厂太监王德化也已经守在那里。
  看见朱由检进来,众人匍匐在地行礼。
  朱由检走到床前,看到袁贵妃已经是奄奄一息。她面色发白嘴唇发青,浑身高烧不退,此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
  袁贵妃的女儿,年仅五岁的德安公主哭得像个泪人似的,眼巴巴地看着病床上的母亲,抓着病床被褥的一角不肯放手。
  朱由检摸了摸德安公主的脑袋,沉默了好久。
  许久,他才冷声朝太医问道:“还救得活吗?”
  为首的太医颤声说道:“圣上,这是热dú入血阻塞脉络,致瘀成斑;火热伤津,则口渴yù饮,犯肺则痰壅盛;犯心则脉疾数;上扰神明,致神昏不醒!”
  太医心里紧张,一出口就说出一大堆让人听不懂的话,引得朱由检更加不快。
  “朕问你,袁贵妃还救得活吗?”
  太医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慌张失措地说道:“圣上!救……救不活了!”
  朱由检听到这话身子一颤,脸上顿时变得雪白。
  “是被人下dú了吗?”
  几个太医对视了一阵,匍匐说道:“臣等不敢妄下结论……”
  朱由检脸上满是悲怆,愤怒地喊道:“查!把袁贵妃这几天碰触的食物一查到底!”
  朱由检一生不好色,后宫嫔妃屈指可数。对于袁贵妃,朱由检素有感情。
  自己刚和文官对抗,袁贵妃就莫名其妙病倒了。显然,这绝不是巧合。虽然太医不敢下结论,朱由检却明白这是文官们在严厉地警告自己。
  明末的紫禁城中,云波诡谲暗流汹涌,发生过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实情。比较著名的,便有万历四十三年的梃击案,在万历皇帝准备迎着文官的反对立次子为太子时候,一名歹人冲入东宫用木棍行刺太子。
  更有泰昌元年,李可灼向明光宗,也就是朱由检的父亲进献红丸。光宗服之后数日便死去。
  在魏忠贤权势仍在的时候,朱由检入宫登基,却连宫中的食物都不敢吃。甚至要在怀中藏着信王府带去的麦饼,以此充饥。
  朱由检初入宫时候,更发现宦官手持异香,在自己寝宫的复壁内燃烧。
  总之,这深宫中的诡异叵测,不是外人可以想想。
  朱由检在袁贵妃床头站了半个时辰,见她始终不能苏醒,才带着王承恩离开。
  一出翊坤宫,王承恩看了看四下无人,就猛地跪在了道路上,匍匐说道:“圣上,圣上这样下去不行啊。他们这是在警告圣上不能杀刘宗周啊!”
  “圣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能和文官们如此敌对啊!圣上三思!放了刘宗周吧!”
  朱由检看了看远处的巍峨宫殿,叹了一口气。
  想了许久,朱由检说道:“王承恩,你说若是朕若是像皇兄一样突然病倒不支,这天下会如何?”
  王承恩匍匐在地:“奴婢不敢说……”
  “你说!”
  王承恩颤声说道:“若是圣上突然病倒,京营一定会大乱。新军群龙无首,定然毫无战力。太子年幼,仓促登基无法处理国事,东林党一定会把控朝政。”
  朱由检问道:“津国公会如何?”
  王承恩趴在地上,想了想说道:“到时候人心惶惶,以津国公的xìng格,一定会率兵攻入京城屠杀文臣。”
  朱由检听到这里,哈哈大笑了几声。
  笑了几声,朱由检又悲伤起来,满脸的无奈蹉跎。
  “王承恩,你能想到的东林党也能想到。朕就不相信,那些儒生敢对朕下手!”


第0619章 dú酒
  十月初十,李兴带领亲卫仪仗,进入了京城。
  李兴这次是应天子之邀,到京城来见证三名jiān臣的处死。
  既然这次是按李植的奏章杀人,朝野上下也都一致清楚其中缘由,天子干脆邀请李植派人来观摩,看个清楚。等李植的人看仔细三名jiān臣如何死去,估计也就不会再有不满之心。因为关宁军攻击天津导致的君臣猜疑,也会随之烟消云散。
  李植收到天子的圣旨,本来想自己来的,但是郑开成和钟峰死活不愿意让李植离开天津去京城。京城是文官们的地盘,他们担心文官们在京城埋伏刺客刺杀李植,或者玩出其他花样,总之十二分不安全。
  李植想了想,最后派弟弟李兴到来。
  李兴如今的官位是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天津总兵,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天子没有轻视李兴,派御马监太监卢九德到朝阳门迎接李兴。
  从朝阳门进城,李兴的旗牌引起了京城百姓的注意。
  京城百姓中识字的也有不少。有些识字的百姓看到“天津总兵”的旗牌,都是十分好奇——最近天津津国公大败关宁军的消息传遍了京城,天津军的强悍令世人震惊,百姓们对天津的官员都十分感兴趣。
  天津总兵以前是李植的官位。李植几次进京游街夸功,京城的百姓对李植的官位旗牌记忆犹新。然而此时天津总兵的旗牌后面行着一个更年轻的大将,长得和李植有几分相似。百姓们十分好奇,四处打听,才搞清楚这原来是李植的亲弟弟。
  看来这天津李家一门都是虎将。有天津李家守着这大明,大明坚如磐石。
  来看这李植亲弟弟的人着实不少,卢九德带着李兴一路往城西走去,最后竟需要出动宦官清道才能前进。
  当然也有一些官绅子弟混在人群中,对李兴的队伍横眉冷对。更有一些官员子弟知道李兴这次来是见证三位东林高官的处决,更是十分痛恨。
  李兴路过一条酒馆林立的街道,看到酒馆二楼的平台上,富家子弟一个个冷冷看着自己。京城官绅子弟众多,文官在这里的势力确实很大。
  李兴随着卢九德一路走到锦衣卫北镇抚司,进入了诏狱。
  诏狱里面一间宽敞的堂屋里,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已经坐在那里等候。看见李兴进来,王承恩笑道:“咱家这又见到总兵官了!”
  李兴拱手说道:“王公公别来无恙。”
  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