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6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6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随时可能在宫内掀起轩然大波。
  东林党经常说大明的天下是士人和天子共治的,这句话丝毫不假。没有文官的配合,天子什么都不是。
  而集体和文官对抗,硬撼东林党,几乎就是找死。
  历史上的朱由检没有李植的支持,从来不敢对抗文官的集体意志。比如历史上李自成发兵京城之时,朱由检一度想去南直隶重整河山。但是因为朝会时候文官不同意,集体沉默,朱由检就无奈地放弃了南避的想法。
  朱由检当时就南迁南京一事说道:“此事我已久yù行,因无人赞襄,故迟至今,汝意与朕合,但外边诸臣不从,奈何?”可见没有文官的允许,大明的天子连南下南京保命都不敢。
  在崇祯朝,朱由检可以为个别文官的失职杀人,却决不敢对抗文臣的集体意志。
  然而历史因为李植的出现,打了一个岔。
  李植是文官的死敌,但另一个角度上,他也是皇权的捍卫者。李植日复一日的和文官死磕,削弱了文官在大明的统治力,却也从另一个方面加强了朱由检的权威。
  有李植在,朱由检有理由加强京营,控制了一支可观的军队。在李植和文官玩命厮杀的间隙,朱由检加强了东厂,渐渐摆脱了几乎是睁眼瞎的情报工作。
  李植南征北战立下的战功,也是朱由检的帷幄之功,更是直接提高了朱由检的权威。
  而李植在天津提倡的“公德”文化,“公利”之心,也直戳只提倡“私德”的儒家学术腹心。李植的公德之说在理论上撕毁了文官们道德君子的嘴脸,让朱由检甩脱了对大儒们的敬畏,从此可以真正俯视朝中的大儒们。
  有了李植在,朱由检并不像原先那样畏惧文官。他更有底气和文官对抗。
  刘宗周是大明的大儒,文章学问都是大明首屈一指的人物。也许是感觉到李植对儒学毁灭xìng的危害,他是反对李植的急先锋。调关宁军讨伐李植一事,他上下奔走极为卖命。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密卫的眼里,李植的奏章里,指名道姓要杀他。
  既然李植要此人的命,朱由检这次便下决心和李植站在一起,杀了刘宗周。
  刘宗周可以失去,但李植绝对不能失去。这次朝廷调关宁军讨伐李植,可以说是极大地考验李植的忠心。如果为了一个刘宗周让李植心寒心冷,不再支持朝廷,甚至举旗造反,那大明的江山社稷,都将受到最严峻的考验。
  文官们一个接一个地上来附议,坚决不让朱由检说出查办刘宗周的话。几十个人手举牙牌站在龙椅前附议,与其说是谏议,倒不如说是示威。
  看着沸腾一般的文官们,朱由检闭上了眼睛,许久都没有说话。
  文官们看着闭目静思的天子,都有些惊疑。天子以前若是遇到这么多文官集体发难,是一定会反悔退让的。但现在的天子却这样冷静,似乎丝毫不受文官们的汹汹气势影响。
  许久,朱由检睁开了眼睛。
  一字一句,朱由检缓缓说道:“都察院左都御史刘宗周营营苟苟,擅自cāo纵七万关宁边军,导致四百里国土丧失,险些逼反津国公李植,不可饶恕!来人,将刘宗周拿下,关入诏狱细细审问!”
  文官们听到这话,一个个面色发白。
  他们惊疑不定地对视了一眼,眼睛里满是不相信的神色——这么多文官上来反对,天子还要杀刘宗周。天子这是和所有的文官对抗啊!
  天子就不怕令不出紫禁城,天子就不怕被天下士人骂得狗血喷头,就不怕哪天莫名其妙死掉?
  刘宗周听到天子的话,浑身失去了知觉。他突然往左边一个踉跄,一下子没有站稳,竟倒在了地上。
  四个锦衣卫“大汉将军”冲了上来,便要拿下刘宗周。
  都察院的左佥都御史汪克明跳了出来,大声吼道:“何人敢动御史台?”
  朱由检见这个御史竟然敢反抗圣旨,勃然大怒,指着这个御史吼道:“来人!将御史汪克明拖出去,打廷杖一百!”
  打廷杖一百,那还能有活命?天子这是要大开杀戒了啊!
  文官们对视了一眼,再没有一个人敢上去阻拦锦衣卫。锦衣卫上去抓住汪克明,那汪克明当场和锦衣卫们扭打起来。但他一个文官哪里是锦衣卫的对手,最后锦衣卫抓住他的手脚把他抬了起来,往午门外举过去。
  刘宗周也被大汉将军从地上拉起来,押往了宫外的诏狱。
  文官们一个个愣在皇极殿殿上,眼睛里满是震撼。这样赤luǒluǒ地和文官对抗,这还是朱由检吗?这是朝中大儒手把手教出来,素来自诩儒生一名的朱由检?
  这个天子,竟这样把大明有名的儒学大师刘宗周拿下了。
  斯文扫尽,奇耻大辱!
  朱由检发完了一系列的命令,脸上也有些苍白。但他并没有一丝退缩神色。他站起来扫视了一圈朝中的文官们,冷哼了一声。
  一甩袖子,朱由检大步走出了皇极殿。
  “退朝!”
  文官们对视了一阵,眼睛里都带上了愤怒。


第0618章 死搏
  十月初四,天子朱由检正在乾清宫看奏章。
  虽然眼睛停在奏章上,朱由检的心里却始终在思考着别的事情。
  自从前几天朱由检在朝堂上连接拿下三名重臣后,东林党的大佬们就zhà锅了。东厂的番子回报,这些天东林党成员来回窜访,在各种场所聚集商议,不知道在计划些什么。
  刘宗周天下大儒,东林骨干,却被朱由检冷血拿下。这一次,朱由检确实伤到东林党的根本了。
  原先的历史上,文官们把朱由检描述为一个嗜杀成xìng,急功近利的皇帝。然而即便如此,朱由检在位十七年,也只是杀了一辅臣、四尚书、七总督和十一名巡抚。杀了这些高官,文官们已经把朱由检描述成一个冷面血腥的天子。
  而实际上,每次朱由检杀人,都是在这些文官犯下大错必须承担责任的时候。可以说朱由检从来不曾挑战文官的集体意志。
  然而在李植来到这个世界后,朱由检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已经为了李植和文官之间的矛盾大开杀戒。太仆寺藏银一案,朱由检杀一辅臣、二尚书、一“九卿”之一的太仆寺卿,尚书以下的侍郎、郎中无数。如今关宁军一事,又杀一首辅、一都察院左都御史、一尚书。
  短短两年,朱由检杀的最高层文官,竟比历史上“刚愎自用”的朱由检十七年累计杀的高官还多。如果算上李植私自击杀的巡抚,数量更是惊人。
  而且每一次,朱由检都是直接站在李植一边,按李植的奏章杀人,挑战文官的底线。
  朱由检为了安抚李植,已经站到了东林党的对立面。
  文官们会怎么反击?
  朱由检正在那里思考,却看到一个翊坤宫的太监慌不择路地跑到了乾清宫门前。
  朱由检心里顿时一个咯噔,暗道不妙,翊坤宫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