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6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6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一天就传遍了京城,所有的文官全知道了。
  如今关宁军打败仗,朝廷已经拿李植没办法。既然无力打垮李植,就必须杀几个人向李植负责,以安抚李植了。
  东林党调关宁军入关讨伐李植,天子给出的旗号是“整肃天津地方秩序”,天子在这里留了一手。如今打败了,天子是一点责任都没有的,因为根据那旗号在那里,天子根本就没有给东林党开战的权力。
  本来最好的替罪羊是洪承畴。洪承畴素来以军功晋升,在朝中关系不深,杀了他给李植一个jiāo代,影响不大。
  然而天子却放了洪承畴。
  这其中的道理也不难琢磨,显然天子是不会为了洪承畴得罪东林党的。如今洪承畴不死,肯定是李植上疏救下洪承畴了。李植和洪承畴两次共事,一起对抗东奴,大概李植并不恨奉命办事的洪承畴。
  既然如此,既然是李植上疏救下洪承畴,那么天子肯定也只能按照李植的上疏杀人了。这次山东“倒李”的浪潮说到底是东林党在运作,李植要杀的人肯定是东林党大佬。
  不过天子要杀东林党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朝堂上,文官们手持牙牌站在一起,一个个默然不语。没有一个人上奏朝事,也没有一个人说话,朝堂上的气氛与其说是皇帝在处理大事,倒不如说是文官们和天子在对峙。
  那气氛,看得站在一边的王承恩十分紧张。十月的yīn凉天气中,王承恩额头上竟流出一道细汗。
  许久,才由朱由检打破了朝堂上的沉默。
  “此次关宁军入关,本是整肃天津地方秩序。然而jiān臣作梗,关宁军最后在滦州便攻击津国公,酿成大错!祖宗留下的辽西四百里国土,一朝全弃。一万多关宁军士卒战死,关宁军元气大伤。”
  “津国公李植更是极为愤怒。津国公一心为国绝无二心,然而竟在朕尚不知情之时,受到关宁军攻击。”
  “jiān臣cāo纵朝政左右军情,罪不可赦!”
  听到天子的话,文官们脸色微变。显然天子是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要拿东林党开刀了。
  天子要杀谁?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内阁首辅周延儒,私传命令控制边军,玩弄计谋欺瞒君上,是此次关宁军作乱一事的罪魁祸首。朕意已决,夺去周延儒官位。下狱等候三司的审查!”
  周延儒听到这话,脸上再无人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天子已经把罪名说得这么清楚了,还等什么审查?既然自己是关宁军战死士兵的罪魁祸首,是津国公受到无端攻击的元凶,那肯定是要杀头了。
  周延儒想不到自己宦海沉浮几十年,最后竟是这样的结局,一时间跪伏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朝堂上的文官们对视了一眼,没人说话。
  周延儒虽然也算东林党,但却是半路出家加入东林党的。崇祯初年周延儒第一次入阁的时候,周延儒和东林党并不对付,东林党人还创造民谣传颂来讽刺周延儒。
  周延儒向东林党靠拢,是在崇祯十四年他再次启用的时候。那时候复社领袖张溥想通过周延儒遥控朝政,筹集巨资贿赂朝中东林党要员,最终让周延儒重任首辅。从此周延儒因为这一层关系投靠东林党,大力启用东林党的官员。
  对于周延儒,东林党人虽然乐观其成。但他毕竟是半路加入东林党的,虽然是内阁首辅,却不算党中领袖。此次关宁军大败后李植的气势无人可挡,需要人站出来承担责任,周延儒是跑不掉的,东林党此时必须弃卒保帅。
  文官们对视了一眼,默认了天子对周延儒的处理,没人反对。
  周延儒何等聪明的人,见没人为自己说话,更明白自己这次是死定了。他匍匐在地上身子抖了一下,竟把乌纱帽抖到了地上去。
  几个锦衣卫走了上去,从背后抓住了周延儒的双手,把他押了下去,送到诏狱里准备审讯了。
  朱由检见自己办周延儒没人反对,吸了口气,又说道:“吏部尚书郑三俊,协助周延儒助纣为虐,擅自影响边军入关的行动,最终导致此次滦州之乱!革职拿办!”
  然而郑三俊在东林党心中,比周延儒更重。
  朱由检话音未落,礼部尚书李遇知跳了出来,大声说道:“臣以为,天子此言不妥!”
  “郑三俊这些年枵腹从公,品德人尽皆知。他反对李植之事确实有,都是肝脑涂地的忠贞之言。但影响边军一事,纯属子虚乌有。”
  朱由检大声说道:“朕意已决,毋须多言。”
  听到天子的话,郑三俊浑身冷汗淋漓,竟把官袍都汗透了。在文官们不甘的眼神中,几个锦衣卫走了上来,一把掀掉了郑三俊的乌纱帽,把他押了下去。
  看着郑三俊的背影,文官们唏嘘不已。这郑三俊可是铁杆东林党,他被天子杀掉可谓是东林党的重大损失。
  然后所有人看向了刘宗周。
  这几年但凡是反对李植的事情,都是周延儒,郑三俊和刘宗周冲在前面。此时周、郑二人已经被打入诏狱,刘宗周自然是下一个。
  朱由检也看向了刘宗周,他顿了顿,便要朝刘宗周发难。
  然而朱由检还没有说话,阁老李建泰就站了出来,大声说道:“天子已连杀两人矣,尚不放过刘宗周么?天子要按李植的奏章杀人么?”
  听到这话,朱由检脸上立即变了色。
  “按李植的奏章杀人”这句话是当初朱由检为了太仆寺藏银案大发雷霆,准备杀人时候,阁老吴甡说的话。这句话说完后,朱由检回到乾清宫就被刺客冲入宫闱。这句话,已经成为一句警告意味明显的威胁。
  这句话,几乎就意味着文官会集体向天子发难。
  果然,李建泰一说完,文官们就纷纷出列。
  “臣范景文附议!天子已杀两人,此两人足以承担滦州大败的责任。”
  “臣张缙彦附议!天子不宜再造杀戮!”
  “臣等附议!天子不可再杀文臣!”


第0617章 斯文
  天子朱由检看着义愤填膺的文官们,吸了一口气,额头上渗出几滴细汗。
  朱由检当然知道这些文官的厉害。
  这些文官合起来,就是朝廷。皇帝在这些文官眼里,仅仅是一个朝廷上高高供起的牌位而已。
  无论是管理天下文官的吏部,管理天下武官的兵部,还是管理天下财税的户部,没有了皇帝文官依旧可以自己玩自己的。锦衣卫指挥使骆养xìng十分畏惧文臣,凡事都是要看东林党大佬的脸色。只要文官们串通,不报实情,天子就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各地的总兵、副将都是文官们提拔起来,忠于文官更甚于天子。即便天子不发命令,文官们也可以调动天下的大多数兵马。如果文官们不说,天子甚至连军队出去打赢打输了都不知道。
  甚至在宫内,太监宫女们都深受文官的影响。东林党在宫外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