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6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6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举人周学目”的一个死刑犯突然跳了起来,站着朝李植骂道:
  “李贼!你别以为你控制了山东一省就可以肆无忌惮。你这样屠戮士林,朝堂上的诸公不会放过你。南直隶的士绅不会放过你,浙江的士绅不会放过你!江西的士绅不会放过你!你是天下士人的公敌!”
  “这个天下是士绅的,你越威风,就会有越多士绅跳出来反对你!迟早有一天,你会被天下的士人打倒在地。所有追随你的人都会幡然醒悟,上来踩你一脚!”
  这些士绅们死到临头,仍然不相信李植可以和天下的士人为敌。
  百姓们看这周学目如此嚣张,大声喊杀。有人捡起了地上的石头和烂菜,往周学目的方向扔过去,周学目头上一时间像下雨一样砸下各种异物。
  士兵一脚把周学目踢翻在地,把步qiāng对准了他的心脏,啪一声开qiāng了。
  周学目惨叫一声,身体抽搐了好久,才倒在血泊中不再动弹。
  李植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士兵们端起步qiāng,将其他三十七名全部就地正法。“啪啪”的qiāng声响起,参加倒李逆潮的“山东名士”们全部倒在了行刑台上,血流成溪。


第0614章 银子
  敲了半天的门,郭家的家人们始终不愿意把大门打开。
  这一次李植在山东处决了二百四十一名出钱“倒李”的士绅,其中更有一百八十二户士绅出资超过一千两,是要抄家的。
  倒不是李植嗜杀,而是这些士绅实在为祸不浅。就说关宁军在滦州战死的一万多人,全部因为这些士绅的贪婪而被虎贲军打死。这些关宁军士兵死得毫无价值,若是死在边疆还能算国家的英雄,死在东林党和士绅的调遣下一点意义都没有。
  所以李植要狠狠地惩罚这些作乱的士绅,以防山东的其他士绅再出做出祸国殃民的事情,再次逼李植大开杀戒。
  钟峰和韩金信的人这些天开始抄家。这抄家是油水十分足的事情,虽然密卫系统的人员在韩金信的领导下十分称职,李植也不敢让密卫单独行动。钟峰的陷阵师士兵和密卫互相不认识,一起行动就不会出现串通一气私吞银子的事情。
  李植如今十分缺银子,尤其是收留了六十多万辽西百姓以后,更是手头拮据。难民安置吃光了李植的存银,而李植账面上还有一百多万两银子的赤字。所以这次抄查士绅的行动李植亲自参与。
  走到这家郭家,倒是出了些小问题,郭家人居然敢不开门。
  韩金信朝李植介绍道:“这郭家家主万历二十八年中了进士,本是个七品的知县,致仕后回到本县居住。他家在县里有良田两万多亩,这次倒李逆潮中捐了六千两银子……”
  “家主前些天已经在县城菜市口正法了,今天我们抄他的家,他的家人情绪激动,不太配合。”
  钟峰眉头一皱,说道:“韩大使你莫发愁,我让士兵用手榴弹zhà开这大门。”
  李植笑了笑,说道:“还是要靠钟峰!来!钟峰你的士兵来!”
  钟峰一挥手,一个陷阵团的士兵从腰上解开了两个手榴弹,用绳子挂在了郭家的大门上。士兵点燃了手榴弹,只听到轰轰两声巨响,那朱漆大门中间被zhà出两个大洞。门栓显然被手榴弹zhà断了,钟峰的士兵冲上去用力一踢,大门被打开了。
  陷阵团的士兵们举着步qiāng就冲了进去。
  “虎贲军抄家!所有人跪下!”
  李植在外面等着,突然竟听到院子里传来啪啪的qiāng声。显然这郭家的家丁死到临头还负隅顽抗,逼得陷阵团开qiāng了。
  李植摇了摇头,信步走进了院子里,果然看到三十个陷阵团士兵手举步qiāng,将四十多个郭家子弟和家丁逼到了墙角。那些郭家子弟和家丁手上握着刀剑,竟是一副拼命姿态。
  看到李植走进来,郭家子弟中为首一个中年人大声吼道:“李贼!你杀了我爹,如今还要抄我们的家,我们一家人和你拼了!”
  这个当家的中年人倒是认得李植。
  李植在院子里扫视了一眼,看到地上躺着两具尸体。死者身上穿着绸缎衣服,显然是郭家的子弟。
  李植淡淡说道:“我也不是对你们赶尽杀绝。你们可以像赤贫的农民一样参加本公的开荒队。开荒队管吃管住还给一两的月钱,以后开出田地以后你们就可以耕作。一个壮丁有二十亩旱田,地租三成。”
  听到李植的话,郭家的子弟们愣了愣,齐齐转头看向为首的中年人。虽然之前也从报纸上了解过政策,但由李植亲口说出来,还是更有说服力。听到李植给予的出路后,他们不准备和李植拼命了。只要当家的中年人同意,郭家人就准备放下武器。
  但那个为首的郭家中年人却依旧暴躁,大吼一声:“李贼!你让我们一家人都去种田,我们的妻妾怎么办?我兄弟三人有妻妾十房,我们的八个子侄有妻妾二十多人,家里未成年的子孙有三十多个!种田能养得活?”
  李植皱了皱眉头,淡淡朝钟峰说道:“打死他!”
  钟峰从亲卫手上接过一把步qiāng,稍微瞄准,啪一声shè出了子弹。
  中年人胸口顿时鲜血横飞,溅得周围的家人一身。站在后面的郭家女眷们看到这一幕,一个个抱头蹲在了地上,尖叫不止。郭家的男丁齐齐看向了惨叫倒地的中年人,如遭雷击。
  他们这才明白了反抗的下场,一个个丢下了武器,跪伏在了地上。
  李植看了看这些可悲可叹的士绅们,摇了摇头。
  李植给这些士绅做“公田”佃农的机会,已经是十分宽厚的待遇了。只要修一年水利开出新田,以后一个成年农民一年的收获换成银子也有二、三十两,足以温饱。然而这些士绅们以前靠偷税特权过得太滋润,过惯了锦衣玉食的日子,又怎么甘愿去做农民?
  这样的矛盾下,抄家过程中不断出现流血事件。
  李植不再和郭家的子弟多说,带着韩金信和钟峰往后院的库房走去。
  士兵们用手榴弹zhà开了郭家库房的房门,李植走进去看了看,果然在里面找到了十几箱纹银。李植的亲卫打开那些箱子看了看,又抓起箱子抬了抬,说道:“国公爷,这是一千两一箱的银子,这里有一万多两。”
  钟峰诧异说道:“只有这么点?这郭家可是个县令,有两万多亩田地。一家人养了这么多子孙,这么多年只有一万多两银子储蓄?鬼都不信!”
  韩金信走位飘忽,在那库房里四处看了看,突然注意起库房的那根柱子起来。他用手在柱子上拍了拍,笑了笑。
  “来啊,把柱子外面的木头割了!”
  四个密卫们举起绣春刀开始切削柱子。果然,等那木头柱子被削去了一寸外皮,里面就露出白灿灿的银子出来。
  库房的四根柱子,都是银子铸成。
  韩金信还不罢休,他在库房的地面上来回踩踏,果然找到一块松动的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