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6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6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其他府县的作乱士绅在其他府县同时处斩。在士绅的归属地处决士绅,也能起到更大的警示作用。
  济南的百姓们这几天早就听读报的说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这些被斩首的士绅都是作乱反对津国公,试图使用yīn谋守住逃税特权的乱贼。此时百姓们挤在行刑台的下面,看着这些死刑犯们,一个个义愤填膺。
  来看行刑的百姓,大多数济南城附近的农民。
  倒不是城中的市民没兴趣看行刑,而是耕田的农民们对这些士绅更加仇恨,早早就来站定了位置。姗姗来迟的市民们都被挡在了后面。
  这些年来自耕小农被官府强加几倍的田赋,日子一年比一年苦。即便带着田地投奔士绅也要被征收两、三成的地租,百姓们被这些士绅们层层剥削,当真是受够了。
  大明朝的官方田赋其实是很低的,一亩地也就几升。然而因为士绅逃税,最后自耕农的田赋往往变成了几斗,直接被夺去几成的收成。若不是这些士绅和文官敲骨吸髓,李自成的“吃他娘喝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的口号怎么会那样深入人心?
  越来越多农民朝不纳税的士绅投献土地,自耕农jiāo纳的田赋越来越重。而自耕农的田赋越高,士绅们向投献土地的刁民收取的地租也越高,农民们无论如何都受到重重剥削。
  比如苏州钱谦益,富甲一方。其实他的官位不过一个清水衙门的礼部侍郎,却在十几年内靠免税特权聚敛了十几万亩良田。明末投献田地的严重,可见一斑。
  若不是这些士绅们卑鄙无耻,原先历史上的那个大明朝怎么会在农民起义军的冲击下轰然倒塌?
  如今李植正本清源,农民们对李植的感激和拥护是发自内心的。
  李植一走上行刑台,就听到台下响起一片震耳yù聋的喊杀声。
  “杀!”
  “杀!”
  “杀了这些狗官劣绅!”


第0613章 求饶
  农民们有些人穿着满是补丁和破洞的衣服,面黄肌瘦,可能是最受衙役们压榨的自耕农。有些人穿着稍微体面一些的短褐,大概是投献于士绅的佃农。但无论哪个人,他们都是受逃税士绅欺压的可怜农民。
  李植站在刑台上,朝大声喊杀的农民们压了压手。
  农民们十分配合津国公,看到李植的动作,都安静下来,静静地看着刑台。
  观看行刑的百姓们如此万众一心,李植都不需要为百姓解释这次行刑的意义了。李植转过身子,看了看行刑台上跪着的几十名士绅。
  刑台上最前面,是本次逆潮的罪魁祸首,登莱巡抚史含章。
  台上的登莱巡抚史含章脸色惨白,他看到李植对百姓的领导力,受到极大的震撼。想想他以前出巡时候,百姓看着自己的旗牌仪仗,那一双双眼睛里只有麻木畏缩。而这些百姓看向李植的时候,眼睛里是闪着光的,仿佛是看到希望和倚仗。
  仿佛只要追随李植,就能得到公平和正义。
  李植并没有对士绅进行人道毁灭,也没有强夺士绅的家产。李植只是做了一件最讲公道的事情——禁止士绅逃税。但这件事直面大明朝最关键的恶疾之一,一下子就赢得了百姓的民心。李植挥刀把逃税这个dú瘤割掉,山东农民的生活一下子就美好了好几分。
  有了公平正义,农民的生活就有了希望。台下观看行刑的农民脸上都有些以前不曾有的自信,那是对更美好未来的自信。
  史含章看着台下农民的脸庞,愈发觉得和李植作对是他这辈子最错误的一个决定。
  津国公赈灾一年,让山东的百姓不饿死。津国公均平田赋,让百姓能吃饱穿暖。如今在百姓心中,只要津国公在山东,未来就是不一样的。
  史含章觉得,如果李植现在把自己扔进台下的农民人群中,自己一定会被这些百姓活活打死。
  史含章匍匐在地上爬了几步,想爬到李植脚下求饶,却被看守他的士兵一脚踢了回来。士兵们上去狠狠把史含章重新掀回来,摁在地上,让他跪好。
  李植好奇地走到史含章面前,想听听史含章想说什么。
  史含章见李植走了过来,拼命朝李植磕了三个响头,大声说道:“津国公!津国公你是山东之主,经历过这一次事情后,我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我虽然曾经发起推翻津国公的无耻之事,但如今却深刻地意识到了山东百姓对津国公的拥护。我比谁都清楚,津国公的权威之重!力量之强!”
  “津国公若是杀了我,新来的巡抚不明就里,说不定又要和津国公对抗。津国公若是留下我一条贱命,我自然事事配合津国公,做一个最恭顺的巡抚!”
  “津国公三思,留下小的一条贱命,大大地有益啊!”
  听到史含章卑微的求饶,李植冷笑一声,说道:“史含章,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
  顿了顿,李植又说道:“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不杀你,天下人不知道我李植的铁血无情,还以为本公软弱可欺。你是老实了,其他人就会蠢蠢yù动。”
  “所以你今天,必须死!”
  史含章听到李植的话,猛地冲到李植面前抱住李植的小腿,大声说道:“津国公,我上奏天子,上奏天子歌颂你在山东的仁政,弥合你和天子之间的猜疑!”
  李植看着史含章,没有说话。
  行刑的士兵们上来抓住了登莱巡抚,把他拖回了原地,将步qiāngqiāng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史含章一时万念俱灰,脸上流下两行浊泪。
  “啪”一声,史含章后脑勺上绽出一朵血花。他的眼睛睁得好大,往前一倒,噗通一声倒在了行刑台上。
  围观的百姓都是听了报纸才来看行刑的,都知道史含章是这次的罪魁祸首。看到祸首被qiāng毙,百姓们十分兴奋,大声喊道:“好!”
  “好!杀得好!”
  “杀死这些欺压农民的狗官!”
  李植转头,看向了另一个山东士人领袖,退休的贵州巡抚陈万信。
  陈万信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老迈的身子在秋风中摇摇yù坠。但他眼睛却还有几分倔强,他睁大眼睛瞪着李植,似乎是看着一个仇寇。
  行刑的士兵走到陈万信身后,举起了步qiāng。
  陈万信突然张开了嘴巴,朝李植破口大骂:
  “李贼,你别以为你杀了我们,你就能在山东高枕无忧了!我告诉你李植,天子是读儒家经典长大的,是东林诸贤手把手教出来的!你别以为天子现在不治你是因为天子欣赏你,只是现在还没有到治你的时候。你如此屠戮士人,天子绝对容不下你。”
  听到陈万信的话,李植冷笑了一声。
  行刑的士兵将步qiāng对准陈万信的后背,按下了扳机。只听到啪一声脆响,陈万信心脏被步qiāng子弹打碎,口吐鲜血,噗通一声软倒在地面上。
  李植看了看其他的死刑犯,正准备让士兵们行刑,“斩标”上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