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6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6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若是让李植抓到我们,这脑袋可就保不住了!”
  举人周学目猛地站起来,在二堂中大声说道:“诸位,此时田产房屋都顾不上了,我们不如速速回家整理黄白细软,速速到南直隶躲一躲。从沂州入南直隶不过九百里,我们最快速度过去,比远在滦州的李植还要快一些。”
  登莱巡抚史含章听着周学目的话,脸色惨白。士绅们可以躲到南直隶去,他堂堂巡抚躲哪里去?此时坐下来细细一想,史含章知道大胜归来的李植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甚至天子都不会放过自己,就算自己躲到天涯海角,都会被抓出来。
  他愈发后悔自己组织什么“倒李”行动了。本来好好的巡抚当着,怎么要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出来?
  史含章正在那里懊悔,陈万信大声说道:“抚台,如今之际,只有走为上策了!抚台意下如何?”
  史含章想着想着,已经面无血色。他一挥手,悲怆地说道:“走!速速走到南直隶去避风头!”
  听到史含章的话,二堂中的士绅们都站了起来,便要快马回各州县的家中去取银子细软。
  但众人还没有走到二堂,就看到一个史家家丁慌不择路地跑了进来。那个家丁在二堂门口的门槛上绊了一下,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然而他是个极为忠心的,顾不上疼痛,趴在地上就朝史含章喊道:“老爷,快跑,李贼的密卫来抓人了!”
  仿佛是为了验证这个家丁的话,县衙正门突然传来“啪啪”几声qiāng响。显然是李植的密卫懒得再和家丁、衙役们口舌,动qiāng冲进来了。
  史含章只觉得脊背一凉。他猛地从椅子上窜了起来,头也不回就往县衙后门走去。
  众士绅们一个个面无人色,跟着史含章就往后门跑。
  然而他们只走了十几步,就一个个接一个地退了回来。
  “密卫大使”韩金信身穿御赐飞鱼服,头戴乌纱帽,腰挎绣春刀,脚踩黑面白底皂靴,带着三十几个密卫从后门进了县衙。密卫们手持短铳,将试图逃跑的士绅们全部逼回了县衙二堂。
  史含章一步一步倒退,倒着走回了二堂。他进入二堂后转头往前面一看,果然正门方向也冲进来五十多个手持短铳的天津密卫,自己已经是chā翅难逃。
  韩金信走进二堂,摸了摸腰上的绣春刀刀鞘,哈哈一笑,说道:“当真是群贤聚集啊,想不到被本官一锅端了,可惜,实在可惜!”
  史含章再也顾不上体面,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颤声说道:“韩大人放过我们这一百士绅,我们每人出一万银子求韩大人高抬贵手,放我们去南直隶。一百多人就是一百多万两银子,韩大人这辈子都花不完!”
  韩金信仿佛听到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第0612章 正本清源
  韩金信抓捕密谋“倒李”的山东士绅后,山东的控制权重新回到李植手中。
  此前因为李植把有关人员全部撤到六座府城中,所以在山东士绅作乱的时候,士绅们也没有找到有价值的对象反攻倒算。士绅们除了在栖霞县等几个县城烧了李植的税务所外,没做大的破坏。
  那些税务所也是李植临时买来的空院子,烧了便烧了,不值什么钱。士绅们将其付之一炬,也只有泄愤的作用。
  重新控制了山东后,李植的记者、法官、警察和税务员重新入驻山东,恢复了地方上的秩序。法庭开始细细审理士绅们在这段时间的造反行为,对参与“倒李”运动的士绅重罚。
  山东的百姓们对李植十分拥护,踊跃举报作乱的士绅,山东的士绅们一时间人人自危。
  九月十八日,李植把六十多万辽西难民带到了山东济南。
  难民们沿着济南城墙搭起地窝子,让济南的城墙外面看上去十分混乱。
  这六十多万人着实要花李植不少银子,每天光是吃喝就要消耗五千石粮食。如今已经是九月中旬,接下来入冬,难民们使用简陋的地窝子会冻死,必须让难民们分散到各府、州、县去租房子住,但这些辽西难民穷得叮当响,没几个有银子租房子。这笔银子似乎也要李植出。冬天来了,还要为这些难民做冬衣,做被褥。
  每一项,在六十多万人口的基数下,都是巨额的开支。比如说这口粮,一年下来就要消耗李植四百万两银子。再加上其他的开支,恐怕李植攻打日本得来的一千万两银子要全部折进去。
  李植骑在马上巡逻济南城外的难民营。国公仪仗所到之处,辽西的百姓呼啦啦跪了一片又一片,百姓们都知道这是救命恩人来了,磕头磕得极为虔诚。
  但无论这些难民们多么懂事,都无法减轻李植对银子的心疼。李植有些后悔接受这些难民了。
  然而这个烫手的山芋已经接下,想抛出去却没人接手,总不能让辽西的难民们饿死。
  李植的身边,津国公幕府水利厅高级水利员靖一善却是高兴得手舞足蹈,冲李植说道:“津国公,有了这些劳动力,今年山东的水利开发要上一个大台阶。我们可以规划几个大工程!开发几万顷田地不在话下。”
  李植看着靖一善,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个靖一善的情商确实比较低,没看出来李植在心疼银子。李植让他做水利员规划设计,却不让他做水利项目负责人执掌权柄,这个靖一善也始终没明白其中的区别。
  不过靖一善说的也有些道理,虽然如今雇佣难民开发水利耗资巨大,但只要把这些难民安顿下来变成佃农,以后的地租收益也是巨大的。实际上,能用一两银子的低水平月钱雇佣到壮劳力,也是收留这些难民的好处之一。
  投资虽然巨大,但以后的收益也是可观的。
  李植一路看了看,和负责管理难民的人员jiāo代了几句,就骑马进入了济南城。
  今天要在菜市口斩首作乱的士绅和官员。
  参与这次作乱的山东士绅共有三百一十一人,都是腰缠万贯的豪绅。李植对这些士绅十分恼怒,这一次下手很狠。
  基本上,李植的处罚力度是在这场“倒李”逆潮中每出十两银子,就打板子一下。出五百两银子,就打五十下板子。李植的法警打板子不会手软,打五十下基本上就打死了。
  出资超过五百两,一律斩首。出资超过一千两,斩首的同时还要抄家。
  抄家的工作是钟峰和韩金信一起负责的。这一次一下子抄了一百八十二户士绅的家产,李植可以说收获极大。具体的数字还没有统计出来,但可以肯定是一个十分喜人的数字。
  李植骑马进入济南城,走到半路,就看到过来寻自己的钟峰。
  “军长,就等你到刑场指挥了。”
  李植带着钟峰走到菜市口,看到了跪在那里的登莱巡抚史含章、致仕贵州巡抚陈万信,以及其他几十个济南府的士绅。
  在济南处斩的是这次作乱的头头和重要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