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6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6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团长一个月月钱是七十两。如何?”
  祖大寿听到李植的话,十分高兴。
  他本来走投无路了,来投奔李植只求保住xìng命。李植愿意让他继续做团长带骑兵,他当然是十二分高兴。虽然团长一个月只有七十两,权力地位和他以前比起来差很多,但毕竟是四千人的头头,依旧是响当当的武官。
  更关键的是,以祖大寿老辣的目光,他觉得李植的未来远远不会止步于一个津国公。自己能够以团长身份加入李植的阵营,未来的前途必然随着李植的发展水涨船高。也许要不了几年,自己就又能成为总兵。
  祖大寿大声喊道:“祖大寿愿为津国公鞍前马后,马革裹尸!”
  李植上前扶起了祖大寿,笑道:“祖团长,以后骑兵团的战斗力,就靠你的工作了!”
  祖大寿站起来擦掉了脸上的泪水,朝李植拱手一礼。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说道:“此次关宁军入关,六十多万辽西百姓随军入关。这些百姓大多是几十年前从辽东逃到辽西的辽人,十分可怜。此时鞑子占据了辽西,这六十多万百姓无家可归,希望津国公能够收留。”
  听到祖大寿的话,李植有些无语。
  这祖大寿把自己当成万能的机器猫了?怎么什么麻烦事都找自己?
  六十万人安置起来要花很多银子,不过只要安置下去,这些人也是宝贵的人力。以后攻打鞑子,这些辽人还可以充为道路引导。
  李植吸了口气,说道:“都到山东去开荒吧,本公负责伙食,再每人给一两月钱,开出新田以后这些人就是本公的佃农。”
  ……
  登莱巡抚史含章看着坚如磐石的登州城,叹了一口气。
  想不到李植临时征召的一万多民兵居然这么骁勇,把登州城守得铜墙铁壁一般。
  史含章前段时间偷偷把家人送出城,然后等李植的虎贲军一撤离就调集兵马攻打登州城。没想到打了半个月,半尺城墙也没有打下来。
  城墙上的民兵们极为团结,在一百名虎贲军军官的指挥下俨然是一支劲旅。李植这些年缴获了无数军资,城墙上的民兵们一个个都穿着锁子甲。史含章甚至怀疑就算出城野战,登莱镇卫所兵都不是这些民兵的对手。
  今天攻打了一天的登州城,结果攻城的一万五千人还是溃了下来。这些溃兵好不容易集结在史含章的中军前面,士气摇摇yù坠。
  史含章怒视着登莱总兵,大声骂道:“刘成行!你这兵是怎么带的?”
  登莱总兵哭丧着脸,有些说不出话来。登莱镇不是边镇,平日里哪里有什么训练?平日里军官吃空饷喝兵血下手极狠,军中全是老弱。实际上,对于登莱镇这种军镇,军官的任命标准也基本上是看送银子到位不到位,关系铁不铁。
  这样的军镇,士兵焉有战斗力?
  巡抚怪自己治军不严,实在是太为难自己了。
  史含章正在那里发火,突然看到前面有一骑快马狼狈不堪的冲进了中军大营。
  “抚台大人!抚台大人!糟糕了!李植把关宁军打得大败!关宁军狼狈逃往山海关!”
  见这个信使如此大声喊叫,史含章暗道不好。
  果然,听到这个信使的话,史含章附近的登莱军行伍里突然发出轰一声巨响。士兵们叫嚷着推搡着,拼命往远处逃跑。本来就没什么斗志的地方军像是没有脑袋的苍蝇,往四面八方逃去。
  两万登莱本地军,竟因为信使的一句话,大崩溃。


第0611章 包抄
  登莱地方军大溃败,任军官们如何吆喝追逐,那些地方军头也不肯回。
  士卒们都不是傻子:津国公的兵马已经打败关宁军,转头回来击溃登莱本地地方军还不是和玩一样?到时候秋后算帐,士卒们为登莱巡抚史含章卖命就是一辈子的污点。早一刻逃离这支毫无希望的军队,就少一分被津国公清算的风险。
  难道还留在登莱军军中,等着虎贲军回来大屠杀?
  两万地方军撒着腿狂奔,把那些做工低劣的武器和盔甲全扔了——那些地方匠户打造的刀剑,都是偷工减料的作品,拿去切菜都嫌不够结实锋利。更别提那些薄得不像话的绵甲了。既然此时大溃败了,这些劣质装备就没有必要继续留着了。
  那些地方军的武将也一个个都是人精。他们听到李植大败关宁军的消息,也一个个暗道不妙,脚底抹油要溜了。他们表面上策马出去追逐溃兵,叫喊着砍杀着,其实一跑远就直接逃了,没有一个人还回来接受史含章的指挥。
  本来前呼后拥的史含章站在那里看军官们“收拢溃兵”,结果身边的武将一个接一个跑了。最后除了几个文官和家丁还和史含章站在一起,史含章身边竟没有了一兵一将。
  致仕的贵州巡抚陈万信先反应过来,一拍大腿喊道:“竖子!这些竖子全溜了!”
  好久,史含章才反应过来,明白那些武将和溃兵们是不会回来了。自己率领两万登莱军攻打登州,最后竟是这样可笑的结局?
  史含章尴尬地叹了一口气,只能跨上军马,带着家丁和几个文官、士绅往南面的栖霞县行去。
  史含章的登莱军以栖霞为粮草集散地,栖霞可以算是史含章的大本营。这里不但有登莱军的粮饷,更有一百多名山东士绅。
  栖霞县的县衙二堂中,山东的名士汇聚一堂,都在等着史含章打下登州的消息!这些人中不乏致仕的官员进士和富得流油的举人,都是这次山东募资“倒李”运动中出钱最多的。
  每隔一个时辰,就有从登州战场跑回来的信使到县衙里汇报前线的情况。
  开始时候,士绅们还在为登州久攻不下摇头叹息。不过他们也不是太焦心,毕竟山东只是这次“倒李”运动的分战场。只要入关的关宁军击溃李植的虎贲军,山东迟早都要从李植的魔掌中光复。
  然而等史含章和几个文官灰溜溜回到栖霞时候,栖霞的名士们就傻眼了。
  登莱军就这么一下子全溃败了?一个兵丁都不剩?就连登莱各营的将领都跑了?
  当然更令人感到惊骇的是滦州那边传来的消息。李植居然打败了关宁军?号称天下强军的七万多关宁军兵马,一入关就被李植打溃?
  李植的兵马只有三万人,怎么会强悍到这种程度?
  此时此刻,本以为稳cāo胜券的山东士人们只剩下满肚的惊疑。然后这种惊疑渐渐沉淀下去,变成了恐惧,害怕。
  士绅们明白,要不了多久,李植就会率兵杀回山东。这些凑钱“倒李”的士绅们会被李植怎么对待?以李贼杀人魔王一般的名声和作风,结果已经不言自明。
  士绅们越来越害怕,突然有人大声喊道:“抚台大人!此地不宜久留!李植如今恐怕已经知道我们集资倒李的事情,他的骑兵从滦州赶过来要不了几天!”
  有人颤着嗓子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