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6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6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入战斗,不知道其他的明军什么反应?”
  那个排长听到雷三的话,抬起头看向远处,看着那些尚未进入战场和虎贲军jiāo战的明军。
  虎贲军的阵形十分密集,战场宽度有限。明军的阵线则长得多,有一半的明军还没有进入战场。按道理来说,这些明军接下来会杀进来,继续冲击虎贲军。
  雷三举起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明军旗号。那里有“祖”字旗帜,有“吴”字旗帜,还有“王”字、“马”字旗,都是关宁军的总兵旗号。那些旗帜下面有不少更是骑兵,仍有一战的实力。
  然而令雷三感到诧异的是,正面的关宁军溃败后,远处的“祖”字大旗突然就倒了下来。偶尔有几面“祖”字旗帜还举着的,也不往虎贲军的方向攻来,而是往远处逃窜。
  雷三知道祖字大旗是祖大寿的旗帜。
  祖大寿不战而逃了?
  祖大寿的逃跑很快就带动了其他的明军。没一会,其他的明军旗帜全部歪歪斜斜倒了下去,还没有溃败的关宁军追着祖大寿往山海关逃去。七万关宁军丢下近万死伤的士兵,再不敢直面虎贲军,朝东北方向逃去。
  雷三看到五千选锋师骑兵冲出了队列,开始追杀溃逃的关宁军。
  打赢了!这下子一定又有赏银发下来。
  雷三兴奋地扫视了一眼自己的士兵们,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
  李植看着远处大溃败的关宁军,淡淡说道:“这一次关宁军大溃,恐怕以后世上再无关宁军这个说法了。”
  李兴点头说道:“如今李自成在河南闹得很厉害。关宁军既然放弃了辽西,无家可归,恐怕会被天子调往河南去剿贼。”
  李老四托着下巴说道:“关宁军一直不听天子调度,天子重视新军,素来有缩减关宁军的意图。此战后天子估计会淘汰关宁军中的老弱,不会把全部兵马都留下来。关宁军七万人被我们打死这么多,再淘汰一半,以后估计就只剩下三、四万人了。”
  李植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这些天山东的士绅调集了山东的地方军,在登州一带为非作歹,试图攻打登州府城。李植既然在滦州打败了关宁军,就不再停留,赶紧率军回山东镇压作乱的士绅了。
  山东的士绅们筹集资金贿赂朝中要员,最终调动关宁军讨伐自己,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李植已经基本上搞清楚了。
  自己只是禁止士绅们逃税,这些士绅就想被挖了祖坟一样不顾一切,李植十分愤怒。这次打败了关宁军,李植要狠狠杀一批作乱的山东士绅。
  李植骑在马上慢慢往天津行进,想着山东的事情,身上渐渐泛出一片杀气。
  ……
  晚上,李植进入滦州城休息。
  滦州城的知州见李植来了,吓得弃城而逃,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支持过关宁军对李植的讨伐。知州跑了,李植干脆就住进了知州衙门,找了一间干净的正房休息。
  晚上亥时,李植正准备睡了,却听到亲卫报告:“关宁军前锋总兵官祖大寿求见。”
  李植愣了愣,挥手说道:“让他进来!”
  过了一会,祖大寿走了进来。他身上的盔甲被亲卫剥掉了,只穿着一件中衣走进来。显然亲卫们仍然不放心,四个亲卫跟在祖大寿的身边,几乎是押着他走进来的。
  今天的大战中,祖大寿的兵马不战而逃。李植琢磨着祖大寿的心思,笑道:“祖少保别来无恙?”
  祖大寿看了坐在床上的李植一眼,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说道:“津国公,祖大寿已经是走投无路,请津国公收留!”
  李植看着祖大寿,笑道:“祖总兵奉天子命令攻打天津,虽败犹荣,怎么会走投无路?”
  祖大寿苦笑一声,说道:“津国公,祖大寿在锦州素来不听天子调令,天子几次想除掉祖大寿。如今关宁军丢了辽西,又经此大败,天子一定会杀祖大寿祭旗!”
  祖大寿说着说着,竟老泪纵横哭了起来。
  “祖大寿麾下两万人,愿投入津国公门下做津国公的鹰犬!”


第0610章 崩溃
  李植看着祖大寿,沉吟不语。
  许久,李植才说道:“祖大寿,你我当初在锦州有并肩作战的袍泽之情。如今你走投无路,我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你两万人愿意投奔我,我愿意接纳你!”
  祖大寿听到李植的话,兴奋得满脸通红。他匍匐在地上朝李植磕了一个头,大声说道:“祖大寿今后便奉津国公为主了,愿意为津国公粉身碎骨!”
  “不过!”
  李植顿了顿,又说道:“不过在我军中,是不需要你的那些步卒的。你军中有多少马军?有多少步卒?”
  祖大寿在地上说道:“回津国公,我麾下有步卒一万二千,马军八千!”
  李植点头说道:“骑兵不好练,我虎贲军素来缺乏骑兵,至今只有五千选锋师骑兵。你的八千骑兵愿意加入虎贲师,可以。我在破虏师下面增设两个骑兵团。以后你的八千骑兵就编入这两个团中!”
  “关宁军虽然强于其他明军,但依旧有些兵痞习xìng。我要组织人员给这些骑兵上政治课,教导他们守纪律明荣辱,改造他们的思想。在改造成功之前,他们每个月只拿二两的月钱。过了一年、两年改造成功了,待遇才和其他的虎贲军大兵看齐。”
  “你的步兵,我就不编入军队中了,全部解散。愿意留在本公麾下的人可以加入山东的垦荒队,专门去山东垦荒,开发水利。山东的垦荒队一旦开出新田,就可以在新田上就地转为佃农。垦荒阶段的待遇是一两月钱,包一日三餐,每顿饭都有少量鱼ròu。”
  有了拖网捕鱼技术后,如今李植的海洋捕捞业发展极为迅猛。这个月捕捞出来的鱼ròu已经让天津沿海的县城鱼价暴跌。鱼ròu的价格本来是和猪ròu、羊ròu差不多的,但现在鲜鱼价格已经跌到猪ròu的三分之二。
  捕捞业这样发展下去,大有让李植领内的百姓每天都吃上鱼ròu的气势。
  李植现在给垦荒队配备鱼ròu做荤菜,成本可控。
  祖大寿没想到李植大笔一挥,就把一万二千久经行伍的老兵裁撤了,忍不住说道:“国公爷,那些老兵都是好架子。个个都练了好几年,不少人都见过血……”
  李植说道:“本公的部队和你的部队完全不一样,本公招募的步兵和你的步兵完全不同。这事就这么定了。”
  祖大寿无奈说道:“全凭国公爷做主。”
  李植最后说道:“至于你个人的安排……你是久经战阵的宿将,有经验,自然不能让你从基层做起。但你刚投奔我,也不能一下子就身居高位。你就做一个团长,率领两个新设骑兵团中的一个吧。”
  “骑兵团团长虽然有指挥权和训练权,但平时军中有风纪官管理风纪,另外有粮饷会计发放粮饷。团长的权力和随意吃空饷喝兵血的总兵是差很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