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个范家庄新城的城墙要五万多个土方的工作量,平均每个士兵要做二十多个土方的夯土城墙,肩挑背扛石磨夯实,算下来需要忙四、五个月。
  不过李植给的伙食有蔬菜ròu荤,营养充分。在营养充足休息充分的条件下做体力活,对于身体是有好处的。说起来,李植招募的这两千家丁们虽然身体健康,但以士兵的标准来看都不够强壮。修筑夯土城墙,可以帮助这些士兵们锻炼肌ròu,在体质上尽快成为一名合格的士兵。
  除了士兵的布置,李植还要安排军官人选。
  选锋团的团长是由李植亲自担任的,便于李植控制军队。李老四和钟峰是原先家丁队的两个队长,现在两人自然就担任选锋团的两个营长。
  还有两个营长位置,其中一个李植决定让弟弟李兴担任。这乱世里面,做部队的将领比管理纺织工厂更有前途,李植有心把营长这个好位置留给弟弟。而且如果李植有亲弟弟带兵,对其他人来说也是一种震慑,会让李植的家长位置更加稳固。李兴已经在纺织工厂总管位置上锻炼几个月了,有一定的管理能力,现在转到营长位置上继续磨练。
  主意打定,李植就骑马来到纺织工厂找李兴。李植进了工厂,看见李兴正带着一个助理在工厂里四处转悠。李植叫唤了李兴一声,他便看到了李植,带着助理跑了过来。
  “大哥你来啦?”
  “这些天我没有来,纺织工厂最近怎么样?”
  李兴得意地一拍手,侃侃说道:“我就等你问我哩!在我的管理下,这个月纺织工厂产出增加了半成,一个月产布三万一千多匹。另外我组织优秀纱工给其他纱工传授经验,这个月棉花消耗量降低了七担!”
  歪了歪脑袋,李兴说道:“大哥你要给我发赏银哩!”
  李植啐道:“七担这种小数字你也好意思拿来说的?”
  李兴不满说道:“多少也是节约啊!我又没有海边的仙人指点,也只能搞这种小打小闹了!”说完这句话,李兴把他身边的助手拉到前面,大声说道:“大哥,我要给你推荐我这个助手!”
  李植看了这个助理一眼:“哦?”
  “大哥恐怕你都忘记了吧。他叫郑晖,是姥爷弟弟的孙子,算是我们的表哥了。他两个月就学通了纺纱织布,对厂里的管理门清的,这个月能多产半成布都是他的功劳。”
  那郑晖被李兴推到前面,有些紧张,口上说道:“见过东家”,便要跪下对李植行礼。
  李植在下属面前也摆了摆架子,等他行礼完才说道:“免礼!你做得不错,帮李兴帮得好!”
  郑晖听到这话便站了起来,面有喜色,站在一边不再说话。
  表扬完郑晖,李植正色对李兴说道:“李兴,我要调一调你的位置了!让你换个岗位!”
  李兴眨了眨眼睛想了想,却觉得李植手下没有比纺织工厂总管更大的位置了,喃喃说道:“大哥你要给我换个什么岗位?我总管做的不是挺好的么?”
  李植拍了拍李兴的肩膀,说道:“我要你去当将军,去做选锋团的营长。”
  李兴眼睛一亮,问道:“做营长?管多少人?”
  李植说道:“现在是管五百人。但是做营长和做工厂总管不同,做营长是将领,要对士兵的起居饮食劳作训练作战一切行为负责!权力更大。”顿了顿,李植又说道:“而且以后选锋团还要扩大,到时候你营长就变团长了。”
  李兴转了转眼睛,笑道:“好啊!听上去是挺好的!”
  李植说道:“做将军威风啊,去哪都带着一票人。打起仗来指挥士兵们冲锋陷阵,和做纺织厂总管大不一样!”
  李兴想了想,有些担心地说道:“可是我不会带兵打仗?”
  李植缓缓说道:“不会可以学,在训练和实践中一点一点学起来。我的新军用的是米尼步qiāng,打仗方式和从前完全不一样,没有人有经验。你学东西挺快,上去没几个月就能上手了。”
  李兴大声说道:“好啊,那我便去为大哥做营长吧!”
  李植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选锋团最后一个营长位置,李植留给了表兄郑开成。郑开成管理肥皂作坊管理得很好,是个难得的管理人才。他又和李植是亲戚,李植把部队jiāo到他手上也更放心。
  郑开成去做营长,肥皂作坊就需要一个管事的总管,李植想了想,干脆让二爷爷李有盛来管肥皂作坊。如今李植的事业越来越大,几乎把李家的亲戚全部吸收到产业里面任职了,李家人都认李植做东家做事主,李有盛这个族长反而没有李植受亲戚们认可了。不过李有盛为人精明,而且六十岁不到身体还不错,还能做做管理。肥皂工厂最关键的事情是秘方不能外泄,李有盛作为族长外泄配方的可能xìng极小,是个可靠的人选。
  看着小辈都跟着李植发了财,李有盛这个老头也有些眼馋。李植让他来做总管,他立即满肚子欢喜地答应下来。
  至于纺织工厂总管的人选,李植则选择在纺织工厂做车间经理的舅舅郑元。郑元以前虽然有些腼腆,但那是落魄的生活造成的。这几个月做了纺织工厂的经理以后,他的精神面貌大不一样做事十分认真,算得上一个优秀的管理人员。


第0062章 郑元家的喜事
  一下子从车间经理提拔为纺织工厂总管,郑元喜出望外。
  这天晚上,郑元敲开布庄大门买了六尺紫绢,这才回家。
  郑元每天戌时才下班,回家晚,妻子瞿氏已经习惯了自己吃饭。这天瞿氏正在床上坐着纺纱,却看见郑元背着手神神秘秘地走进了家门,她捂嘴笑道:“你怎么蹑手蹑脚,像做贼似的!”
  丈夫升为纺织工厂车间经理后,一个月有五两月钱,郑元家的经济条件一下子就好多了。别的不说,每天瞿氏都有底气吃点鸡蛋猪ròu了。女人家饭量小,即便是餐餐吃点ròu荤一个月也不要五钱银子,瞿氏现在大大地吃得起。
  嫁给郑元十年了,瞿氏只感叹苦日子终于到头了。现在家里条件好,她在别的fù女面前有地位,说话都大声些了。她心情好,整个人也丰润多了。原先瞿氏看上去像三十多岁,现在看上去却只有和她年龄一样的二十八岁了。
  心情好了,她对丈夫的态度都好些,虽然郑元蹑手蹑脚的,瞿氏也只当丈夫和自己开玩笑,依然是笑着和郑元说话。
  要是以前,瞿氏理也懒得理郑元。
  听见瞿氏询问,郑元笑了笑,背着手坐到床上,说道:“娘子,我最近琢磨,我们该去买幢房子!”
  瞿氏停下了纺纱机,问道:“买房子?”
  郑元说道:“对,买房子!买独门独户两层的房子!”
  瞿氏听到郑元的话,眼睛里闪过一丝兴奋,女人对拥有自己家的房子这种安全感具有天然的渴望,瞿氏可不想租一辈子的屋子。但想了想,她又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