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5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个看上去和蔼的差爷走了过去。
  “太保庄乡清泉屯村方老二。”
  “老弟稍等!”
  那个收税的“差爷”急急喝了口茶,就到库房去翻查账册了。过了一会,他举着一本赋役黄册和一本鱼鳞图册出来,和方老二对了对。
  “你家有旱田二十一亩,对不对?”
  “对头!差爷,对头!”
  那个差爷和方老二对了田地,就打着算盘开始计算方老二的田赋起来。
  方老二不知道津国公会收自己多少银子田赋。按道理来说以津国公的一贯政策,是不会多收百姓田赋的。然而不知道结果之前,方老二不敢奢望事情会突然变好。这田赋直接关系方老二的生活,他看着那差爷飞快地拨弄着算盘,越来越紧张。
  那个差爷终于算好了方老二的账,摇动蒲扇扇了扇风,笑道:
  “老弟,山东的田赋标准是每亩地七升五合,你二十一亩地缴纳一石五斗七升五合米面,折银三两七钱八分!”
  方老二听到那差爷的话,一下子张大了嘴巴,半响说不出话来。
  一年只有三两七钱银子田赋,自己岂不是一下子多出十四两银子出来?一下子多这么多银子,这笔钱要怎么花?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飞了起来。
  “一年的田赋只要三两七钱银子?”
  那个税务员笑道:“还有八分,三两七钱八分!”
  方老二忍不住再次出言确认:“这是我一年的田赋?我以后不用到其他地方jiāo田赋了?”
  那个税务员摇了摇蒲扇,笑道:“正是如此!”
  方老二一脸地震惊,抓着银袋的手都有些发抖起来。他从银袋里摸出了几块银子,jiāo给了那税务员。
  那税务员秤了银子,让方老二摁了手印,把一张盖着税务局大印的完税证明jiāo给了方老二。
  一直到办完赋税走出税务局,方老二还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点飘。
  方老二走到税务局门口,站在门口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抓着手上的完税证明左看右看。
  一直等在那里的太保庄乡王媒婆看到了方老二。王媒婆满脸堆笑的朝方老二走上来,大声说道:“方老二,如今你二十一亩旱田jiāo多少田赋?”
  “三两七钱……”
  “哎哟,方老二,你可真是一下子富起来了呀。怎么?想不想娶媳fù,王婆给你介绍个好的!”
  历来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媒婆主动来给自己介绍媳fù了,方老二越发觉得整个人都飘了起来。就算中秀才的兴奋,也不过如此吧?
  “好!好!王婆你给我介绍个能生养的!”


第0603章 变天
  青城县齐民乡的大地主赵世衡看着当天的《山东日报》,双手瑟瑟发抖。
  赵世衡五个成年的儿子坐在赵世衡两侧,脸上都是绝望的神色。
  李植终于在山东均平田赋了。
  这影响可太大了。对于很多士绅来说,原先的田地不少是小民投献而来。一旦李植均平田赋,那些投献而来的小民就会拒绝缴纳高额地租,要求向自耕农看齐。
  李植在报纸上说的清楚,对于刁民投献于士绅门下的田地,一律没收为公田。刁民可以继续耕作这些公田,公田的地租是一亩每年一斗米面。显然,这一斗的公田地租远低于士绅们原先收取的地租。
  为了留住这些投献的小民,避免小民去法庭把田地变成公田,士绅们只能收取比公田更低的地租,每亩地最多收八、九升米面。而每亩地的田赋是七升五合。刨去田赋,士绅们收取的地租当真没什么赚头。
  赵世衡是个举人,自从他中了举的那年起,每年都有无数的小民带着田地来投献他。二十多年来,他积累了良田三千多亩。这些田地他本来收取三成地租。比起衙役们一层一层压给自耕农的畸高田赋,赵世衡给出的地租就十分有吸引力了。
  赵世衡以往一年可以收入七百多石米面,折合银子一、二千两。其中一些被赵世衡拿去孝敬县太爷,自己还能留下一千多两银子。赵世衡靠这些银子娶了六房妻妾,二十多年来生下子女二十多个。赵家是实实在在的一大家人,全靠这些田地过日子。
  李植一均平田赋,赵世衡就完蛋了。
  三千多亩田都只能收一斗以下的低租,每亩田刨去田赋只能收入一升多。三千多亩田,真正能收进赵家的收入也就几十石。赵家上上下下五十多口人,加上仆人更有一百多人,这下子吃什么?
  李植这一下子,是要了赵家的命。
  赵世衡的长子看了看其他兄弟一眼,站了出来。赵世衡的这个大儿子虽然只有二十四岁,但已经娶了三房妻妾生了五个儿女,如今也是一大家子人的家长了。他朝赵世衡问道:“爹,如今怎么办?”
  赵世衡面无血色,抓着那报纸不放,闭上了眼睛。
  赵世衡和儿子们正在堂屋里发呆,却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片喧闹声音。
  “老爷和少爷们在议事!你们不能进去!”
  然而仆人们的声音还没有落下,赵世衡就看到十几个农民冲进了堂屋。这些农民鞋子上满脚的泥土,手上还拿着锄头镰刀,气势汹汹地站在了堂屋之上。
  为首的一个农民圆头大脸,身穿短褐,正是袁家村的袁老三。袁老三手上握着一把锄头,大声喊道:“赵世衡!如今外面的百姓田赋已经降到七升五合,我们不干了,田地不挂在你名下了,我们要把自己的田地拿回来!”
  赵世衡看着这个袁老三,气得血往脑袋上涌。
  当初自己中了举人,田地可以免赋,袁老三那时候托人带话,千方百计想投献到自己名下。那时候袁老三被衙役欺压,每年要jiāo高额的地租,赵世衡要把他的田地纳入自己名下,免不了要花钱疏通县令和衙役们。最后是袁老三跪在自己参加诗会的路上,连着给自己磕了三个响头,赵世衡才勉为其难把他收入门下。
  袁老三那时候磕头时候说得好,说赵世衡从此就是他的主家,他这条命便拿捏在赵世衡手上了。
  这十几年来,袁老三每年只jiāo三成的地租给赵世衡,逃去了多少田赋徭役?
  然而此时李植均平田赋的政策一出来,这袁老三就马上变脸了。他居然带着其他农民一起冲进赵家堂屋,拿着锄头威胁赵世衡!
  如果赵世衡被这些刁民吓到,把田地还给这些农民,赵家就什么都没有了,最后那几十石的地租也收不到!
  赵世衡的长子勃然大怒,站起来指着袁老三骂道:“袁老三,你拿着锄头闯进我家想做什么?你可知王法?”
  袁老三瞪了赵世衡的长子一眼,笑道:“赵淮石,别以为你是个童生就高人一等。如今看重你们这闪爵小说网的县令已经被津国公废掉了。如今的津国公法庭是为我们这些百姓做主的,你一家地主斗得过我们几百个佃农?”
  赵世衡的长子愤怒地一拍茶几,大声说道:“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