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5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5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淡淡说道:“回朕的旨意给他,就说他有心讨平东奴,朕心甚喜。不过朝廷没钱,他如果要扩军,粮饷需要自筹。”
  王承恩说道:“这样回绝津国公,津国公会不会失望之下就不讨伐东奴了?”
  朱由检想了想,说道:“那就封李植做辽东都司和奴儿干都司的都指挥使,让他清楚,只要能打下东北,这块地方朕就许给他了。”
  ……
  七月初五,李植在范家庄检查军械的生产。
  本来六月初李植下令在天津招募一万新兵,军械的生产就很紧张了。这些年李植扩军的速度越来越快,仓库里的步qiāng早就全部拿出来装备了。现在步qiāng作坊是每做出一批步qiāng,就立即运到军营里装备新军。
  但随着山东征募两万新兵的计划发布出来,步qiāng作坊的生产无论如何是跟不上军队扩张的步伐了——李植的部队不但每人都装备步qiāng,而且还进行强度极高的打靶训练。新兵几乎三个月就要打坏一把步qiāng,步qiāng的消耗量惊人。
  虽然李植的步qiāng作坊使用镗床加工qiāng管,一个工匠七天就能生产一支步qiāng,但依旧跟不上李植的扩军速度。
  李植需要招募更多的qiāng匠了。
  李植站在步qiāng作坊里,转身对幕府海外厅大使高立功说道:“你到山东去招募两千会做铁匠手艺的匠人,最好是会做鸟铳的匠户。每户匠人给二十两搬家费让他们搬到范家庄来。我把制作步qiāng分为四十七个工序,来了范家庄以后我们让这些铁匠每人掌握一个工序,以流水线的形式快速生产步qiāng。”
  如今海外厅没什么事情,高立功做事颇为精干,李植便让高立功去山东招募铁匠。
  高立功答应下来,又说道:“国公爷,范家庄已经没有地方建新的工厂和作坊了,匠人们来了住哪?”
  李植点头说道:“匠人来了先安排在天津卫城里,租房子住。接下来我们就雇佣人手扩大范家庄,在范家庄东面扩建新城,建设新的别墅区和工厂。”
  李兴听到这话,咧嘴说道:“大哥,那得花多少银子?”
  李植看了看崔昌武。
  崔昌武算了算账单,说道:“这一次xìng扩军三万,钱花得实在是很快。如今扩大范家庄要花大钱,算上三万新兵的军饷、武器、弹yào、服装、被褥等各种物品,估计今年的赤字要达到二百多万两。若不是国公爷从日本掠来一千万两银子,我们根本没有财力北伐。”
  李兴吸了口气,说道:“一年赤字二百多万,当真是吓人。便是有些家底,也经不住这样花销啊!”
  众人正在那里说话,看到韩金信骑着马跑了过来。
  韩金信骑到李植面前,下马说道:“国公爷,京城里的线人说了,天子在国公爷圣旨上的批红已经披露出来了。天子拒绝为国公的北伐出钱,却封了辽东都司和奴儿干都司的都指挥使两个官衔给国公爷。”
  “估计圣旨这几天就要到了。”
  李兴嘿了一声,说道:“这天子当真精明!如今我们为国讨伐东奴,朝廷一分钱不给,我们要动用自家压箱底的钱为国杀奴。”
  李植想了想,说道:“赤字这么大不是办法。必须想办法开源。既然天子不给钱,我们就在山东收田赋了!”
  “山东的士绅富得流油,不能让他们继续逃税下去了!”


第0602章 均赋
  方老二揣着十七两七钱银子,战战兢兢地来到了昌邑县县衙,准备jiāo税。
  方老二是独生子,从早亡的父母那里继承了二十一亩旱田。他是个胆小怕事的xìng子,看到今年收成不错,就早早揣着银子来jiāo税了。
  “租曰夏税,曰秋粮,凡二等。夏税无过八月,秋粮无过明年二月。”
  方老二这样势单力薄的自耕农,正是衙役重点欺压的对象。本该由逃税士绅们缴纳的田赋,一层一层地堆在方老二的身上。那些衙役罗列各种名目,硬是要方老二的二十一亩旱田缴纳一石一斗的夏税,六石三斗的秋粮。
  按照现在二两四钱一石的粮价,方老二一年要缴纳十七两七钱的折色银子。
  这田赋是压在方老二身上的沉重负担。
  刨去留存的种子和田赋,方老二一年只能收进八石五斗到自己家里。这还是账面上的,若是在往年,卖粮给粮庄时候还会被那些缙绅老爷咬一口。那些粮庄三两一石卖米,二两一石收米。为了缴纳七石四斗的折色银子,有时候方老二最后要贴九石粮食进去。
  所以方老二很穷,到二十岁了也没有人给他介绍媳fù。方老二琢磨,以自己这没出息的xìng子是要穷一辈子,怎么也不可能娶上媳fù了。
  不过今年,方老二的收入好了一些。实际收入家中的米面比往年多了一石半——全赖津国公为民做主,这些年在山东的各乡镇县城都开出了平价粮庄。如今粮庄和农民买米面一石给价二两三钱,向农民卖米面一石给价二两五钱,只赚一丁点薄利,大大实惠了方老二这样的小农。
  方老二在平价粮庄里卖了米面,得了不少银子。所以方老二今年早早就来到了衙役jiāo税,只有把税jiāo完,把压在心头的这件心事解决了,方老二才能开心地享受今年多出来的一石半米面。
  有了这一石半多出来的粮食,方老二中秋节可以吃饼了,过年可以买些ròu来吃了,还能扯几尺布做一件新棉袄了。
  方老二想着想着,往昌邑县衙门走去。走到衙门的户房,方老二却觉得那里分外冷清。原先在这里摆桌子收税的跋扈衙役们全部不见了。户房的院子里只有一个老头坐在门房里,靠在门口的墙壁上打瞌睡。
  方老二想了半天,战战兢兢地走到那个老头跟前,问道:“差爷,收税的老爹怎么不在?”
  那个老头被方老二的询问吵醒了,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看方老二。
  用一只眼睛上下打量了方老二一番,那个看门的老头才说道:“你不听报的么?现在jiāo税都到津国公的税务局去jiāo,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方老二愣了愣,问道:“税务局不是只收商税么?”
  那个老头冷哼了一声,把睁开的一只眼睛闭上了,再不搭理方老二。
  衙门的人平日里只想多收几两税,恨不得把你的骨头都吃掉。衙门的人说收税找津国公,应该不会是假的。方老二见老头不再搭理他,便往昌邑县税务局走去。
  走到税务局门口,方老二看到门口排着长长两排队伍。方老二搞不清楚状况,正在那里张望,便有一个穿着圆领的税务局办公人员走了上来,亲切地朝方老二说道:“这位老弟,你是jiāo田赋吧?jiāo田赋到那边那个队伍里等待!”
  方老二赶紧对这个提醒自己的“差爷”作揖行礼,这才排进了jiāo田赋的队伍里。在队伍里等了半个时辰,方老二终于走到了队伍最前面。最前面有十几张桌子,每张椅子后面都坐着一个差爷。方老二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