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4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4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他有多紧张。
  朱由枢控制不住右手的颤抖,根本画不了画。他有些发怒起来,猛地将毛笔拍在了生宣纸上。
  旁边伺候的王府太监见朱由枢发怒,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几个侍女更是吓得匍匐在地,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朱由枢猛地朝周围扫视一眼,大声吼道:“滚!都滚!”
  太监和侍女们如蒙大赦,一个个爬起来往堂屋外跑了出去。
  朱由枢懊恼地坐在椅子上,用力地咬了咬牙,开始后悔这第二次刺杀李植的安排了。
  自己怎么被詹克坚一鼓动就意气用事了呢?自己怎么到了这个岁数还控制不了脾气?杀了李植,山东的士绅倒是得利了,一个个守住了投献而来的田产。自己得到什么,无非是藩王庄园一年几万两的收入而已。
  就算没有这些庄园,自己也有俸禄,值得为这些庄园铤而走险吗?
  李植那是什么人,杀鞑子杀流贼,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人,五个拿着鲁密铳的刺客就能干掉他?李植没有监视自己,说不定是李植有更可怕的监视手段,自己没有发现罢了。
  能打败黄台吉的人,能以一己之力支持大明社稷的人,会那么天真可欺?自己怎么回事?竟被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尤一鹏鼓动,两次刺杀李植。
  虽然千佛山那边的消息还没有传来,但朱由枢却隐隐觉得,自己这次肯定败了。
  不但败了,而且完了。
  朱由枢正在那里懊丧,却听到王府正门传来一阵轰隆巨响。
  “虎贲师拿人!所有人跪下!阻拦者格杀勿论!”
  朱由枢脸上一白,猛地冲出了房门,朝后门冲了过去。


第0594章 颜面
  府中的奴仆都听到了前门的bàozhà声,乱成了一片。德王朱由枢冲到后门,慌张地打开那扇小门,往外面一看。
  他看到的是一百名全副武装的虎贲师大兵。
  朱由枢暗道完蛋了,如今是chā翅难飞了。
  李植果然早就知道这个后门。自己让詹克坚和尤一鹏走后门,恐怕是yù盖弥彰。恐怕这个月来自己和詹克坚、尤一鹏的密议李植一清二楚。
  李植杀人不眨眼,自己两次暗杀他,他会放过自己吗?朱由枢只觉得身子一软,就瘫倒在地上。
  亲卫们仿佛是在等朱由枢自投罗网。看见朱由枢打开后门,他们面无表情地走了上来,把朱由枢绑了起来。
  ……
  闻社领袖尤一鹏穿着一身粗布衣服,带着一个仆人在济南集市上闲逛。
  千佛山那边刺客正在暗杀李植,尤一鹏不敢待在家里等待,而是在济南城城南的集市上闲逛。如果刺杀成功了,李植的亲卫们肯定会从城南匆匆会行辕,尤一鹏会第一时间知道。反之,如果刺杀失败,尤一鹏可以趁关城门消息传到其他城门之前马上从其他城门出城,往南直隶逃跑。
  走出家门后,尤一鹏出门后带着仆人在小巷子里七拐八弯,甚至几次走进死胡同,为的就是检验有没有人跟踪自己。实际上这个月每次出门尤一鹏都要这样折腾一番,想弄清楚李植有没有盯上自己。
  每一次的答案都是没有人在自己身后盯梢,但是尤一鹏却始终有一种被人盯上的错觉。
  所以在刺杀李植的关键时刻,尤一鹏连家里都不敢待。他在城中乱逛,随时准备逃跑。
  然而在城中走来走去,尤一鹏却始终没有发现李植的耳目或者暗哨。甚至连城门中的卫兵都还依旧是那几个,百姓们进进出出没人管。
  尤一鹏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也许自己是多虑了。除非李植有天眼可以从天空中观察自己,否则没人盯梢,他怎么会发现端倪注意到自己?怎么知道自己就是暗杀他的主谋?
  说不定再过一会,自己就能看到李植的亲卫扛着李植的尸体进城。
  尤一鹏走到一个卖豆花的小棚里:“店家,来两碗豆花。”
  店小二大叫一声,就端上来两碗豆花,放在一张空桌上。
  尤一鹏带着仆人坐下来,刚要吃豆花,却看到南门方向人头涌动,不少百姓都冲到南门去看热闹。几个从南门走过来的百姓朝尤一鹏这边走过来,一边走一边说:“还真有人敢刺杀津国公,这下子全被抓住了。”
  听到这几个商贩的话,尤一鹏像是猛地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一下子浑身发凉。
  刺杀失败了,而且刺客没能逃走,甚至也没有被杀死,全被抓住了?那自己和德王岂不是全要被供出来?济南城待不下去了。如今只能抛弃一切往南直隶逃去。
  尤一鹏看着仆人身上背着的包裹,暗道好在自己早有准备,带了一百两金子出来。就算逃到南直隶,自己躲几年风头都没有问题。
  尤一鹏站起来就要往东城门走去,然而他一抬头,却看到前面一队城内巡逻的虎贲师正慢悠悠地朝自己这边走过来。
  尤一鹏做贼心虚,又坐回到椅子上,想等这群士兵走过去再起身。
  然而那群士兵却恰恰是来找尤一鹏的。士兵们走到了尤一鹏面前,队伍中一个密卫不急不徐地朝尤一鹏喊道:“尤一鹏,出来吧,你被捕了。”
  尤一鹏顿时惊得张口结舌。李植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吃豆花的?这街道上明明没有暗哨啊!李植怎么知道自己是暗杀他的元凶,这一个月来根本没人跟踪自己。自家门口也没有陌生人盯梢,李植根本没有派出密卫监视自己!
  难道李植有天眼?
  见尤一鹏一下子如遭雷击动弹不得,dàng寇团班长韦老大冷哼了一声。他一挥手,士兵们冲上去擒住了尤一鹏。
  ……
  乾清宫正殿内,周延儒、刘宗周和郑三俊站在御座前面,痛心疾首地朝天子陈述山东的事情。
  “圣上明鉴,我大明开国以来,还从不曾有国公杀亲王这样荒谬的事情!李植要将德王朱由枢济南斩首,实在是无法无天至极也!”
  朱由检抚了抚胡须,叹了口气。
  德王暗杀李植失败,被李植人赃俱获。如今李植把刺客的供词、德王府中搜出来的鲁密铳、举人尤一鹏的供词和鲁密铳匠人的供词等等铁证全部上jiāo给了朝廷,李植说德王密谋暗杀他两次,要菜市口当众斩首德王。
  这样的事情,确实让朱由检感到棘手。
  刘宗周往前走了一步,大声说道:“圣上,李植使用大pào轰开德王府大门,以国公身份冲入德王府抓人,还斗胆要斩首德王,这是犯上作乱!请圣上下旨制止李植的逆举,将德王押送到京城受审。”
  周延儒吸了一口气,喟然说道:“本朝对皇室子弟的亲亲之恩前朝不曾有。藩王xìng命,实在是江山社稷所重之物。德王贵为亲王,即便真的有刺杀国公李植的行为,也最多是骄横之罪,按律可贬为庶人。斩首德王的行为,实在荒谬至极。”
  郑三俊怒道:“李植为了这次的刺杀行为要斩首德王、济南知府和闻社领袖,这山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