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4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4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植要去千佛山的消息是我从李植的亲卫那里听来的,绝对机密。那亲卫到酒楼里喝酒,喝了酩酊大醉才不小心漏出这一件事情。我刚好在隔壁的房间里,偶然听到这样一个消息。”
  济南知府詹克坚听到这话眼睛发亮,说道:“我们上次失手后李植处处小心,想不到竟被我们抓到这样一个好机会。”
  尤一鹏哈哈大笑,脸上颇有得意神色,说道:“从济南南门出城,上千佛山一定会经过一片树林。那一片几十年的老树枝桠繁密,我们的刺客躲在树上,李植的亲卫总不可能一个树杈一个树杈地爬上去检查有没有人?”
  “在一百步外shè完铳,五个铳手就跳下大树从河上坐小船离开,李植的人追都没法追。”
  朱由枢看着年轻气盛的尤一鹏,沉吟片刻没有说话。
  尤一鹏却没有注意到朱由枢的神色,压低声音说道:“自从李植进入山东以后,以前聚在我门下的学生就越来越少。不少人都说山东要变天了,以后李植不讲圣人微言,讲法家了。我尤一鹏说的话,认真听的人越来与少。”
  “还有人说我家那五百顷良田以后都要jiāo田赋,投献田地的刁民都会离开,说我要倾家dàng产。甚至一些做生意的商人都敢不把我当一回事。”
  “二十三日李植枭首,我看这些人再看到我时候,是怎么样的表情?”
  尤一鹏哈哈一笑,拱手朝朱由枢说道:“殿下,李植不把你当一回事,公然屠杀《三王日报》的人员。而且李植一旦均平田赋,殿下你的田庄也就没有了收入。这次杀了李植,可谓是一了百了。”
  朱由枢缓缓说道:“再想一想,会不会有什么纰漏?这一次我们可没有愿意服dú自杀的死士了。”
  尤一鹏笑道:“殿下,不用想了。李植上次被我们刺杀后就上奏天子,天子现在还在京营里查鲁密铳是怎么漏出去的呢!他们哪里想得到我们的鲁密铳是自己打造的?”
  “这些天我处处小心,却发现李植没有一丁点监视我们的动作。李植根本没有怀疑到我们头上,我们此次一定会得手!”
  詹克坚看了看尤一鹏,笑道:“李植确实没有监视我们,所谓的救国良将,玩起计谋来不过如此。”
  朱由枢想了许久,终于说道:“好,那便定了,这次一定为山东除此国贼!”


第0593章 发难
  黄老大手持一把上好子弹的鲁密铳,趴在一棵大槐树的树枝上,有些紧张地看着不远处小河上的小船。
  那条小河穿过一片乱石,只要小舟往前一划,陆地上的追兵就没法再追。那条小舟是黄老大和其他四个刺客的唯一退路。黄老大看着那条小舟,心里却始终找不到安全感。这一次刺杀津国公的行动,黄老大一点底也没有。
  计划看上去似乎没有问题——德王殿下机缘巧合得知李植要去千佛山礼佛,李植从南门出来必然穿过这一片槐树林。五名刺客藏身于这些槐树中,等李植过来就开qiāng。
  这些槐树生的枝繁叶茂,巨大的树冠挡住了头顶上的阳光,只漏下星星点点的碎光,把树林下面的道路变得颇为幽暗。在这树冠里,藏下几个人没有一点问题。
  这附近一片足有几百棵大槐树,李植的亲卫不可能一棵一棵爬上树检查枝桠上面有没有人。只要李植经过树下,五名刺客一定能把这个津国公打成筛子。
  李植一死,李植的亲卫队伍肯定忙着救人,顾不上抓刺客。到时候五名刺客跳下大树往小舟上一坐,就脱身了。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黄老大就是觉得心慌。
  刘老二和黄老大一起躲在这一棵大槐树上,其他三人藏在另外一棵槐树上。此时还没有看见李植的队伍,刘老二抬头看了看黄老大,诧异问道:“黄老大,你怎么一身的汗?”
  黄老大看了看自己身上,这才发现自己出了好多冷汗,竟把一身衣服全部汗湿了。
  黄老大偷偷拨开树叶看了看远处,确定李植的队伍还没有过来,这才对刘老二说道:“刘老二,如果现在不干了,德王会放过我们吗?”
  刘老二听到黄老大这话,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
  “黄老大,德王养了我们十年,现在正是我们报效德王的时候了。且不说德王这次筹划细密,计策天衣无缝,干一票就发了。就说你此时若是跑了,德王会放过你?”
  “德王是什么人,你就是逃出山东,也逃不掉德王的追杀。”
  黄老大看到了刘老二眼里的寒光,心里一冷。
  黄老大知道,如果自己现在逃跑,刘老二肯定一qiāng把自己打死,自己这次是没有退路了。
  黄老大一时万念俱灰,只趴在树枝上说不出话来。
  想了好久,黄老大猛地一咬牙,下决心干了。此时退后是死路,若是往前冲一把打死了李植,下辈子说不定就有吃不完的荣华富贵。他擦干了头上的细汗,将鲁密铳伸出了树叶外面,对准了那条上山礼佛的大道。
  五个刺客在槐树上屏息静气,只等李植的队伍过来。
  等了半个时辰,果然看到了国公的仪仗开了过来。
  前面是国公的旗牌,然后是亲卫举着的金瓜,金棍,然后是十名穿着飞鱼服的亲卫。按德王教的,这十个亲卫后面,就是穿麒麟补子官袍,骑御赐骏马的津国公李植了。黄老大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把qiāng对准了十名亲卫,就等李植骑到亲卫所在的位置就开qiāng。
  十名亲卫骑过去,后面果然来了一匹雕鞍骏马。
  然而黄老大定睛一看,却看到那马上是空无一人。
  黄老大愣了一刹那,然后身体就猛烈地抖了起来。
  马上没有人,马上怎么会没有人?李植没有来?五人要刺杀的李植怎么会没来?李植知道有人要刺杀他?刺杀计划被李植发现了?德王被耍了?
  黄老大突然觉得自己的小命已经完了,双手颤抖着几乎抓不住鲁密铳,眼睛一热竟流出两道眼泪出来。
  刘老二大吼一声:“中计了!上船!”
  刘老二和其他三名刺客呼啦啦跳下了大槐树,就要往小河上面的船上冲去。然而四人只跑了几步,就听到啪一声脆响。等在小舟上接应刺客的船夫胸口中弹,身子抽搐了一下,噗通一声从小舟上摔进了水里。
  两条小船从下游划了上来,堵住了小舟的去路。船头上一名虎贲师连长正是李植的前亲卫排长张宇。他吹了吹还冒着热气的qiāng管,冷哼了一声。
  刘老二一见这架势,立即把鲁密铳一扔跪倒在地上,朝慢慢骑行过来的津国公亲卫们大声喊道:
  “官爷饶命!我说,我什么都说!”
  ……
  德王朱由枢站在书房的桌子前,正屏息静气地画一幅山水画。他左手撩着右手的袖子,看上去十分专注,似乎并没有因为刺客正在刺杀李植而分心。
  然而那猛烈颤抖的毛笔笔尖却出卖了他,显示了此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