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4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4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留下几个瞭望手继续盯住三家人的大门,其他的瞭望手则被分散开来盯住城中的其他主要大街,监视三家人在城中的活动。
  如果这三家人中有人出城,立即就有瞭望手站上城楼,从二十米高的城楼上往外侦察。基本上,在方圆十里的活动都逃不过瞭望手的监视。
  在济南府外其他五个府城城墙上,同样也是这样布置。对每个盯梢对象,李植都配备了四十个密卫监视,力争掌握这些文官和贵族的一举一动。
  开始一段时间,盯梢的瞭望手还不全认识盯梢目标的全部仆人和家丁,不能完全掌握盯梢目标在城内城外的活动。但韩金信采用轮岗的方式,让每个瞭望手都观察几天盯梢目标的大门,仔细记住进出的人物样貌。一个月后,瞭望手对目标已经完全熟悉。
  那些奴仆、家丁或者文官藩王本人只要一出府邸,他们的行为就被彻底监视起来。城墙上的瞭望手从各个角度监视,对城中的事情基本不漏。
  山东巡抚,各府知府和三名藩王的一举一动从此都被严密监视起来,而地面上却没有一个跟踪者,没有一个容易引人注意的暗哨,这十个人对自己被监视浑然不觉。
  很快,十名文官和贵族的可疑之处,就被陆续发现。
  五月十五,李植正在天津国公府的三殿内处理公文,却看到亲卫说天子派人来了。
  没多久,一个太监带着两个小宦官走了进来。
  “津国公,圣上这个月派遣东厂全力检查京营中漏出去的鲁密铳,已经有了结果。天子让我把清单给津国公送来。”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有劳公公了。”
  李植接过清单,看上面列着三年来遗漏出去的十六把鲁密铳。遗漏的时间,地点和原因都列在一边。
  然而,离开京营的鲁密铳匠人却并不在清单上。
  那个公公似乎对这份清单颇有些得意,笑着问道:“国公爷,东厂这个月颇下了力气,接下来详细调查这些鲁密铳的去处,说不定就能顺藤摸瓜找出行刺的组织者。”
  李植瘪了瘪嘴,说道:“公公,据我所查,行刺本公的鲁密铳不是在京营的匠造处打造的,是六年之前离开京营的匠人在外地打造的。”
  那个太jiān tīng了这话,愣了愣,一下子尴尬起来。如果李植说得没错的话,东厂忙了一个月是白忙了。
  那个太监脸上一红,说道:“然而按京营的规矩,匠人一入京营匠造处,是不准再离开的。国公爷所说的事情,似乎不太可能。除非……除非是匠人死了,否则都要每天到匠造处当班。”
  李植笑了笑,把清单轻轻放在桌子上。他本来也没指望东厂能查出个究竟来,得到这份无厘头的清单也是在意料之内的。
  崇祯年间,锦衣卫和东厂形同虚设。原先的历史上,甚至有首辅周延儒外出督师大败,却报上胜仗的事情。即便是这样的荒谬事情,朱由检都一度不知内情,还对周延儒褒奖有加,特进太师。可见情报机构从来不曾把宫外的事情及时汇报给天子。


第0592章 杀招
  李植前脚送走宫中太监,韩金信后脚就走了进来。
  “各城的监视有什么收获么?”
  “国公爷,德王朱由枢这十天之内见了四次济南知府詹克坚,见了五次‘闻社’领袖尤一鹏,十分可疑。而且这詹克坚和尤一鹏每次进德王府都是从后门进,鬼鬼祟祟的,自以为隐秘高明。”
  闻社是这几年山东兴起的一个文社,由济南府的有名举人尤一鹏发起。起初闻社只是谈论科举,jiāo流文章心得。但渐渐的随着闻社的规模扩大,人脉越来越广,闻社就渐渐开始议论时事,针砭时弊,甚至试图左右官员的行政。
  李植入主山东后,闻社一度十分活跃,大力贬斥李植控制山东的行为。但在《三王日报》被李植大清洗式消灭后,闻社成员似乎是受到惊吓,不敢再公开批评李植。
  听到德王和闻社领袖韩一鹏来往密切,李植皱了皱眉头。
  德王和其他两名藩王挂名办的《三王日报》被李植端掉后,德王长时间沉默。李植听说德王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物,平日里济南的官员都十分忌惮德王。按道理来说,德王应该不会这样一声不吭,怎么着也该跟天子上几个奏章弹劾李植。
  然而朱由枢没有,朱由枢一声不吭。
  此时沉默的德王和尤一鹏、詹克坚两人搞在一起,便让李植生疑了。十天之内见面四、五次,肯定是商量大事。
  詹克坚和尤一鹏每次都是从行人稀少的后门进入德王府,自以为做事小心避开了别人的耳目。却不知道城墙上有高倍望远镜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偷偷摸摸进出,反而是yù盖弥彰。
  李植点头说道:“增派人手,监视尤一鹏。”
  韩金信说道:“国公爷,我三天前就开始监视尤一鹏了,如今尤一鹏和他家人只要一出门,就在望远镜的监视下。”
  李植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又过了五天,李植正在济南的院子里练习写毛笔字,韩金信一路小跑进了李植的行辕。
  “国公爷!查出来了!”
  李植闻言一喜,问道:“查出来什么了?”
  韩金信吸了口气,说道:“尤一鹏昨天出了德王府后就直接往城外五里的刘家村去,进了一间铁匠铺。他在城外东拐西拐绕了几个弯,自以为没人跟踪万无一失才进刘家村,却不知道他的行踪在望远镜里被看得一清二楚。”
  “他从那铁匠铺出来后,那铁匠铺中的铁匠就推着一板车货物进济南城要进德王府。我故意安排了两个密卫在城门下检查那板车,发现铁锅铁盆下面藏着一把鲁密铳。”
  李植问道:“密卫把鲁密铳没收了?”
  韩金信摇了摇头,说道:“密卫装作疏忽大意没看见鲁密铳,把那铁匠放进德王府里去了。”
  “做得好!”李植吸了口气,说道:“原来是德王要杀本公。又有几个鼠辈在配合!”
  韩金信说道:“定是这闻社领袖尤一鹏前几年收留了会做鲁密铳的逃亡匠人,德王收买死士,济南知府詹克坚为二人下手提供情报和便利,三人合谋想刺杀国公。他们自以为行事隐秘查不出来,却不知道我们的望远镜早就架在他们头上。”
  韩金信嘿嘿一笑,说道:“国公爷,如今我们如何?冲进德王府里拿人?”
  李植说道:“德王府身份太尊贵,虽然知道是他要刺杀本公,但没有证据也不能轻易冲进德王府拿人。”
  想了想,李植说道:“这样,你放消息给这尤一鹏,说本公五月二十三要去济南南郊的千佛山礼佛。去千佛山要出城。这三人既然有心杀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
  德王府内一间密室内,朱由枢屏退了左右,和詹克坚和尤一鹏闭门商议。
  尤一鹏脸上有些兴奋,说道:“殿下,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