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4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4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铳,鲁密铳是万历二十六年赵士桢向鲁密国使者朵思麻请教鲁密国火qiāng的构造及制作方法,经改进后制成的,shè程足足有一百五十米,难怪可以在一百步上刺杀李植。
  寻常的火绳qiāng都只能打一百米,所以李植的亲卫们一般也只重点关注附近一百米的安全。在一百米之外只是粗粗派人巡视,没想到倒是让这使用鲁密铳的刺客钻了空子。
  不过看到这鲁密铳,众人却有些心惊。
  这鲁密铳素来只装备京营,这刺杀李植的人,怎么搞到这种铳的?这鲁密铳至少说明这些刺客是听命于一个颇有权势的组织。这个组织不但能够胁迫行刺者失败后立即自杀,而且还能搞到这么精良的火器,想来不是一般的小地主可以做到的。
  郑开成愤怒地看着刺客的尸体,说道:“国公爷,这次一定要查出幕后的主使。否则这主使人一次刺杀不成,必然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我们防不胜防,若是稍有疏忽就要酿成大错。”
  钟峰突然脸上变色,大声说道:“国公爷,这些年你功劳太大了。这鲁密铳只有京营有,莫不是……”
  钟峰说的是李植功高盖主,天子朱由检要杀李植。
  钟峰话说了一半没有继续说下去,却还是引起了郑开成的愤怒。
  “钟峰!你如此不顾场所胡言乱语,信不信我一qiāng毙了你!”
  李老四也脸上一沉,骂道:“钟峰你莫要胡言乱语!”
  钟峰悻悻地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高立功想了想,摇头说道:“不可能。如今流贼日盛一日,说不定哪里就要征调国公爷平贼,正是用人之际!不可能!”
  高立功拱手说道:“东家,如今这鲁密铳是唯一的线索。我们只能奏请天子,让天子从京营中是否有鲁密铳外泄着手,查一查到底是谁组织了这一次暗杀了!”
  李老四想了想,摇头说道:“以如今锦衣卫和东厂的样子,恐怕查不出来头绪。”
  亲卫连长这时候骑马跑了回来,在马上拱手朝李植说道:“国公爷,周围的百姓我们都去问过了,这一带人烟稀少,没人看到这三个人什么时候跟上来的。”
  众人对视了一阵,都觉得事情棘手。
  ……
  乾清宫内,朱由检看着李植的奏章,皱眉不语。
  有刺客在山东刺杀李植,这可是大事。如今李植算得上大明的中流砥柱,若是李植被杀了,朱由检当真要慌神。北面的建奴虽然遭到重创,但元气依旧在。中原的李自成老实了一、两年,趁今年的灾荒又闹了起来,大明可以说依然是烽火连天。
  只有李植坐镇在天津,朱由检才有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
  虽然李植每次响应征调后都提出非份条件,但无论如何还是服从朝廷征调的。如果李植死了,虎贲师垮了,这乱局当真要让朱由检睡不着觉。
  王承恩偷偷从朱由检身后看了看李植的奏章,问道:“皇爷,这李植说刺客用的是京营的鲁密铳啊,这当真是蹊跷。”
  朱由检沉吟说道:“这是唯一的线索了,如今只能让锦衣卫去查,看看这些年是否有鲁密铳流落到山东去。顺藤摸瓜,说不定就能找出刺客的来历。”
  王承恩听到这话,没有吱声。
  朱由检回头看了看王承恩,问道:“如何?”
  王承恩鞠躬说道:“皇爷,如今京营配有鲁密铳五万多把,这里面涉及各营兵马和将官,涉及几千造铳匠人,千头万绪。以锦衣卫的目前的水平,是断然查不出何时流出三把鲁密铳出去的。”
  王承恩又看了一眼李植的奏章,说道:“李植说如果天子同意,他可以派他幕府中的人员进入京营查。他的人马颇为精锐,查上个把月,定能查出究竟来!”
  朱由检抚须说道:“不妥!”
  “京营是朕的亲兵,只听命于朕的命令,怎么能让李植的密卫来审查。难道让朕的武官在李植的密卫审问下把京营的底细一一说个清楚?且不说让李植摸透了京营的事情,就是这受李植密卫审问的尴尬,都会让京营的将士迷茫。”
  “这涉及到皇家体面,无论如何是做不得的。”
  王承恩眨了眨眼睛,躬身说道:“皇爷圣明!只是这鲁密铳是京营专用的火器,难免给人话柄。若是不能给津国公一个jiāo代,时间久了恐怕津国公会对圣上生出畏惧之心……”
  朱由检听到王承恩的话,脸上一沉。如果始终查不出来,时间久了李植会不会怀疑是自己要杀他?
  想了想,他说道:“锦衣卫不经用,让王德化派东厂的太监去查!动用全部人手去查,查他一个月,一定要查出这些年鲁密铳外漏出去多少把,都漏到哪里了。给津国公一个jiāo代。”


第0590章 遗言
  四月十五日,李植站在济南“医疗组”的病房里,对着病床上的伤员,表情凝重。
  四月初十李植在城外遇到刺客时候,亲卫排出人墙保护自己的安全,结果两名亲卫被刺客的火绳qiāng击中。其中一人大腿受伤,以后怕是瘸了,另外一人更是小腹被击中,受了重伤。
  虽然李植的随行医生当场就为受伤亲卫进行了手术,取出了铅弹。但是这年头没有抗生素,腹部中弹的亲卫伤口化脓,高烧不退,眼看是活不成了。
  这个腹部中弹的亲卫叫作柴威风,李植来看他的这一会,他醒了过来。他看见李植,激动得眼睛一亮,挣扎着想挪动身体。
  然而他昏迷了几天,哪里还有力气起来?
  李植赶紧把他摁在床上,说道:“威风你不要动,扯动伤口会痛的。”
  柴威风躺在床上看着李植,看到李植身后的其他亲卫,也就是他的袍泽们,微微地点了点头。
  这点一下头,似乎就用尽了他的力气。
  李植握了握柴威风的手,一字一顿地说道:“柴威风!虽然你是救不过来了,但是你不会白死。虎贲师将授予你英雄勋章,你的儿子以后就是范家庄的英雄。你的妻子和儿子会一次xìng得到五十两抚恤金,以后每个月还有二两五钱的抚恤金。”
  柴威风看着李植,两道眼泪就流了下来。他张开嘴巴似乎要说什么,李植却听不清。
  李植把耳朵凑到柴威风的口边,听到他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国公爷……国公爷你一心救国救民……都是为百姓做好事……为国公爷挡子弹死了……柴威风不后悔……”
  李植听到这话,眼睛顿时也湿润了。他重重地握了握柴威风的手,却看到柴威风眼睛渐渐闭上了。李植心里一懔,用手去探柴威风的鼻息,却发现他已经死去了。
  和李植说的话,竟成了柴威风的遗言。
  李植心里一沉,缓缓站了起来,对着柴威风鞠了一躬。
  其他的亲卫们见到这一幕,都哭了起来。他们是柴威风的战友,平日里和柴威风朝夕相处,对柴威风的死更加难受。他们跟着李植朝柴威风鞠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