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4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4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窗的情况。
  如今范家庄和天津市面上已经有了二十多万两的钞票在流通,钞票和银子同时扮演着货币的角色,钞票的需求已经基本饱和。
  钞票想完全替代银子,还需要更长时间的积累,才能让百姓越来越信任这种新型货币。
  李植在天津的三家分行有了空余的柜台,开始面向公众吸收存款。
  对于一家银行来说,存款是贷款的重要资金来源。使用其他渠道的资金,不如使用存款更长久安全。
  不过,无论使用什么来源的资金进行贷款,只要发放贷款出去,都会增加市场上货币总量。哪怕使用实物银子做货币搞贷款,货币乘数作用都会扩大流通的货币量。李植说的“银本位”不增加货币总量,说的是“银本位纸钞制度”不增加货币总量,而不是说贷款业务。
  向开办实业的客户贷款,一方面增加了社会总产出,增加了货币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增加了货币的供给。
  好在银本位制度有自我调整xìng。李植的钞票和白银之间可以自由兑换,一旦出现物价上涨,商人就会拿着银子到外地采购货物,白银就会从李植的领地外流,降低李植的实物白银储备,从而迫使银行收缩信贷,最终会控制天津和山东的货币总量。
  因此在银本位制度下,货币总量和社会的货币需求量总是大致匹配的,不会出现显著的通货膨胀。
  后世的十九世纪各国使用金本位,通货膨胀就没有持续xìng。银本位也是如此。大明宝钞快速贬值,是因为宝钞和银子之间不能自由兑换。
  不过吸引百姓来银行存钱,需要给存钱取钱的客户提供便利xìng。之前来换钞票的人排着长队,存钱取钱要排一个时辰的队,是没有人愿意把钱存入银行的。如今柜台空了出来,来银行办事方便了,吸收存款才变成一种可能。
  李植给予一年定期存款百分之三的利息率。对于小有积蓄,却没什么投资项目的百姓来说,这个利息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三十多两银子银行放一年就能得一两银子利息,比起把银子藏自己家中更划算。
  而且李植要求存款客户在银行办理存折时候留下手印,以后取钱时候要同时出示存折和摁手印才能办理。如此一来,银行中的存款他人无法取出,把银子存入银行也比在家里藏银子更安全。
  存款业务在报纸上一宣传出去,就渐渐有百姓来银行存钱。相信随着这项业务的陆续开展,会有越来越多的百姓来存银子,乃至完全消灭“家中存银”这种古老的存钱方式。
  ……
  四月初十,李植带着李老四和钟峰等人在山东视察。
  山东去年的冬小麦因为干旱没有种成,百姓全靠李植提供的红薯熬过这一年。李植一路上经过村庄,百姓们都十分瘦削。显然一天吃一斤半的红薯并不能吃饱,百姓们半饥半饱地过了这一年。
  不过即便是半饥半饱,只要日子能熬过去,百姓们就不会举旗造反。山东去年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流贼,这正是红薯的功劳。相比之下,同样年成不好的河南和湖广已经乱成一团乱麻。
  和河南、湖广比起来,有红薯吃的山东已经宛如天堂。
  走着走着,钟峰突然说道:“师长,听说闯贼这个月又包围开封了,集结了二十万饥民,气势汹汹。湖广也不太平,张献忠的义子李定国也攻下了四座县城。这李定国打出分粮、均田、免赋的口号,所到之处百姓箪食壶浆。”
  “朝廷以孙传庭为六省总理,调十万边军南下讨贼,但贼军势大,一时难以平灭。”
  听着钟峰的话,李植点了点头。
  如今已经是崇祯十七年,在原先的历史上,这一年流贼在关陕中原攻城略地,李自成于三月攻入北京城,天子朱由检自缢而死。
  然而如今因为李植的出现,历史转了个弯。农民军前几年被打趴下,现在的势头没有历史上那么大。所以李自成还在河南攻打开封,朝廷有十万边军,和起义军还算是旗鼓相当。
  钟峰说道:“上次天子调我们打鞑子,师长就吃下了山东。如今天子是害怕师长的胃口了,流贼这么势大,天子也始终不调我们虎贲师平贼。”
  众人听到这话哈哈一笑,觉得朝廷十分的滑稽。
  钟峰笑道:“师长,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在山东均平田赋?整死这些逃税的士绅!”
  李植没有回答钟峰的话,只是一路往东面骑去,一路观察百姓的生活状况。
  走了几十里,李植还看到麾下“水利局”的一个小型水利工程在建设。那是一个小型的水库,建好后可以蓄水防旱,还可以抬高水位灌溉田地。
  李植走到那个工地外围,出了些汗,正准备停马歇一歇,却突然听到亲卫连长的一声怒喝:“有刺客!护住国公!”
  连长一声令下,几十个亲卫像是人墙一样围了上来护在李植的马边。亲卫连长也顾不得礼数,一把将李植从马上拉了下去,紧紧摁在地上。
  只听到“啪”“啪”“啪”三声轻响,西边一百多米外的一座土丘上的三个刺客开qiāng了。两个护着李植的亲卫立时中弹,惨叫着倒了下去。
  二十个亲卫骑马朝那座土丘上冲去。李植往那边一看,果然看到那小丘上浮着一片白烟,草丛里藏着三个手持火绳qiāng的刺客。此时他们见亲卫护住了李植,立即跨上了身后的马匹就跑。
  李植的亲卫骑着骏马追了上去,和逃跑刺客的距离越来越近。
  李植皱紧了眉头,暗道何方势力胆大包天,敢来刺杀自己。


第0589章 鲁密铳
  骑马亲卫逐渐靠近那三个逃跑的刺客。然而三个刺客却在马上摇摇yù坠起来。又往前跑了一百米,一个刺客已经口吐鲜血,从马上翻滚下来。
  其他两个刺客也失去了对马匹的控制,被亲卫骑兵轻易追了上去。等骑兵们追到了那两个刺客,发现两人已经眼睛翻白,中dú已深。亲卫们还没有喝问这两个刺客,两人已经从马上掉了下来。
  亲卫骑兵们无奈地带回了三匹马和三具尸体。
  “国公爷,三个刺客服dú自尽了!好凶狠的刺杀!”
  李植看着三个刺客的尸体,沉吟不语。从尸体上看,这三个刺客穿着粗布短褐,头上戴着网巾,一副最底层百姓打扮,也看不出是哪里人氏。三人骑的马也是普通的马种,没什么特殊的。
  唯一引起李植注意的,是三个刺客使用的火绳qiāng。
  那火绳qiāng很长,qiāng管足足有六、七尺长。整qiāng颇重,足足有七、八斤重。火绳qiāng的龙头式机头与机轨均安于qiāng把,并在贴近发机处安置长一寸有余的小钢片。
  李植看了半天,倒是没看出这种火绳qiāng是什么qiāng。
  高立功站出来看了看,拱手说道:“国公爷,这是京营的鲁密铳无疑!”
  听到高立功的话,众人都是一惊。原来刺客使用的是京营的鲁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