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3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3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务。”
  ……
  二月十九日,李植在天津收到了天子的嘉奖圣旨。
  想不到自己打完日本没给天子送战利品,天子大笔一挥,却为自己的四个手下升了官。而且天子还给自己赏赐了衣帽绸缎。
  李植一高兴,包了八十两银子给宣旨的太监。那个太监得了银子仔细看了看,发现是倭国成色上好的“丁银”,乐得眉开眼笑。
  看到太监的动作,李植脸色微动。
  等送走了太监,李植想了想说道:“这银子确实不好用。且不说携带沉重不易分割,就是这不同银子的成色也不同,十分混乱。”
  郑开成正在高兴升官,拿着新的官服左看右看,乐得满脸笑容。钟峰坐在一边只拿话嘲笑兴奋的郑开成,两个人不停地斗嘴。两人都没有注意李植的随口一句话。
  李老四虽然升为了副将,却依旧心如止水,沉吟说道:“东家,这如今也只有银子最好用了。用铜钱的话太重,一贯铜钱几斤重,若是带十贯铜钱,身上就压着几十斤的钱。用金子则太难分割,若是在酒馆里吃一碗面花费半钱银子,用金子结算的话只有五厘金子,根本割不下来这么一点金子。手稍微一抖,就要多割或者少割几厘出来。”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要建银行,发行纸币!造福百姓。”


第0583章 银本位
  听到李植说要建银行发行纸币,李老四愣了愣,有些不明就里。
  实际上,李老四是十分鄙夷纸币的,他甚至不理解素来为百姓利益考虑的李植为什么会想到发行纸币。
  明朝是有纸币的,明朝的纸币叫作宝钞。然而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彻底失败的纸币。完全是官府掠夺民间财富的工具。
  纸币的问题,归根到底是信用的问题。一个政府能否发行流通的纸币,归根到底取决于这个政府是否有信用。明代的纸币也曾经大量流通于官民之间。然而终究因为政府没有信用,导致纸币快速贬值,最终无人使用。
  一个纸币的发行量,在一个有限的市场上是应当节制的。货币的最终作用是流通物,在一个给定的市场上,流通物的需求是有限的。如果发行的货币超过了流通的需求,货币就会大幅的贬值。
  朱元璋当皇帝之后,开始推行纸币。然而朱元璋并没有把纸币的信用看得多重,在他眼里,这大明宝钞的最佳用途无疑在于可以直接当钱用,用来搜刮民间产品稳赚不赔。洪武时期发行大明宝钞的二十四年,平均每年都要发行五百一十五万锭,洪武二十三年,大明宝钞更是发行到了一千五百万锭。
  在一个经济增长缓慢,并且已经有银子作为货币的市场上增发这么多纸币,其最终下场可想而知。
  天量的货币冲击下,大明宝钞大幅贬值。最初,朱元璋规定大明宝钞一贯等同于白银一两,可以换米一石。其后一路贬值,成化时进士陆容说:“宝钞今惟官府行之,然一贯仅值银二厘,钱二文”。
  一百年后,宝钞就贬值到票面0.2%的价值。
  然而在明朝很长的时间内,甚至直到明末,大明官府都强行使用贬值的宝钞采买货物,发放兵饷和俸禄。可见,大明宝钞实际上完全是大明官府掠夺民间的工具。
  李老四听到李植说要发行纸币,沉吟许久说道:“东家,我们毕竟不是官府。这发行出去的纸币未必有人使用。就是开始时候能赚一点钱,也很快就没人用了。强行用纸币买卖,恐怕会引起百姓的不满。”
  听到李老四的话,李植笑了笑,知道李老四误解自己的意思了。
  这不怪李老四,毕竟李老四只见过大明的纸币宝钞,只看到过这一种彻底失败纸币。在他眼里,纸币就是官府掠夺民间财富用的。
  李植摇头说道:“李老四,我们发行货币的目的不是掠夺民间的财富。我们收一两银子进来,就发行一两银子的钞票。无论何时何地,我们的纸币都可以到钱庄里兑换等值的银子,根本不存在贬值的问题。这样,市场上货币就不会贬值。我们要做的,只是给百姓一套可以放心使用和收藏的货币。”
  “如今市场上货币混乱,不但银子有成色的问题,铜钱中也是假钱,劣钱横行。百姓一旦得到成色较好的铜钱,就藏到家中不再拿出去用,拿出去用的都是掺了铅的劣钱。市场上根据买家使用的铜币种类不同,卖家有不同的价格,货币十分混乱。”
  “这样混乱的币值,有时让jiāo易都无法进行。有时候买家拿成色上佳好钱去买货,卖家一时分不清真伪,却不相信买家的钱是好钱,硬要按劣钱的价格jiāo易,最后一拍两散。”
  “混乱的币制,已经影响到市场的繁荣。”
  “等我们的纸币发行了,百姓们就再没有这样的问题。”
  李老四愣了愣,说道:“我误会东家的意思了。”
  李植说的纸币体系,虽然看上去使用的纸币,实际上依旧是银本位的。每张纸币都对应着固定的银子价值,随时可以到李植的银行里兑换银子。表面上纸币是一张纸,其实实际上和使用银子并没有区别,只不过更加方便。
  实际上这样银本位的纸币在大明也不是没有。各大钱庄的银票实际上就是这样的纸币,只不过使用范围很有限。一些大额jiāo易的商人有时候为了方便,会把银子存入钱庄,然后拿着银票进行jiāo易。收到银票的一方拿着银票去钱庄取银子,完成jiāo易。
  在jiāo易的那一刹那,钱庄的银票扮演的就是银本位货币的角色。
  这样可以兑换到银子的银票自然不存在贬值的问题。就是放十年,一百两的银票还是值一百两。
  而李植要做的,就是通过长期形成的信用,把收款方到钱庄取银子这个步骤缩减掉。让纸币直接在流通环节不断被使用,方便jiāo易双方。
  当然,要是不相信李植的信用,纸币持有者硬要来银行换银子,李植也是立即给予办理的。
  李老四点头说道:“国公爷若是这样发钞,不但不和百姓争利,还确实能造福一方。”顿了顿,李老四又说道:“若是朝廷责难我们擅自发钞,我们也可以说我们发的钞票其实只是银票。天下的钱庄都可以发银票,我们发几张银票又如何?老百姓愿意接受和使用我们的银票,就不能怪我们了。”
  李植笑了笑,说道:“你说的没错!这个银行,就叫津齐银行。银行的负责人嘛……”李植想了想,朝身边的亲卫说道:“把岳善德叫来。”
  岳善德是李植儿时的玩伴之一,是个xìng格古板的男人。岳善德崇祯八年投奔了李植,李植见他颇有原则,这些年都让他在谢良友麾下做会计。锻炼了九年,岳善德已经做到幕府会计司总审计官,对金钱和数字已经十分熟练敏感了。
  如今李植是天津提督,在参将以下的官职可以随意任命。岳善德虽然只是一个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