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3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3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幕府。不但让德川幕府彻底服气,还让日本的幕府将军割地赔款。
  李植的两、三万士兵,都是神兵天将么?
  刘宗周第一个不相信这种鬼话,这一定是李植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只要过半年,只要日本的消息渐渐传过来,李植的谎言就一定会被揭穿。
  “臣有话说!”
  “说!”
  吏部尚书郑三俊拱手出列,大声说道:“臣以为,此奏章疑点多多,不可轻信!倭国当初侵略朝鲜时动辄出动二十万大军,显皇帝调集十余万兵马才战而胜之。如今五十年过去,臣听闻日本人口孽殖,兵力比万历年间更多。如此雄厚兵力下,李植怎么可能将‘江户城付诸一片火海’?难道倭国幕府的二十万士兵都是摆设么?”
  “所谓在大阪城‘完胜十二万幕府军’一事,就更不可能。臣听闻李植在天津和山东驻军一万,带到日本的兵力不过二万。二万人!二万人渡海去攻,怎么可能在日本打败十二万日本幕府军?”
  郑三俊把身子往前微微一拱,大声说道:“圣上,此奏章实在太耸人听闻,李植这一定是在邀功卖名,想用谎言为自己毫无所获的日本之行贴金。圣上此时定要明辨真假,切莫要被李植欺骗。”
  郑三俊说完,其他的文官都站了出来,集体怀疑李植的奏章:
  “臣王之舟附议!此事实在蹊跷!”
  “臣附议!定要好好查查李植!”
  朱由检看着慷慨陈词的郑三俊,以及那几个义愤填膺的白胡子文官,没有说话。最后,他看向了锦衣卫指挥使骆养xìng。
  “骆养xìng,天津那边可有消息?李植所奏之事可有出入?”
  骆养xìng也是亲近东林党的武官,本来不想看到文官们出丑。但天子已经询问他,他不能不站出来回答。骆养xìng脸上一白,手举牙牌出列说道:“圣上,李植所奏都是真的!”
  听到骆养xìng的话,朝堂上的诸公脸色一黑,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第0582章 银子
  文官们听到骆养xìng的话,仿佛被他打了一巴掌。他们恼怒地看着骆养xìng,似乎要把他吃了一样。
  刘宗周愤怒地说道:“骆养xìng!你可知道伙同李植欺瞒天子的后果?”
  郑三俊怒喝道:“骆养xìng,李植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帮他圆这个弥天大谎?”
  骆养xìng被两个朝中大佬的威胁吓到了,一下子结巴起来,对着天子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朱由检皱起了眉头,大声说道:“骆养xìng,你大胆说!把实情说出来!”
  骆养xìng吞了口口水,这才壮着胆子说道:“南直隶锦衣卫前几天传来的消息,据松江府走东洋的生丝商人说,李植的兵马pào轰了长崎和江户两个大港,上个月确实在大阪击溃了十二万倭国大军。倭国幕府最后彻底投降,据说赔了李植银子,把大阪割让给李植,还把五个港口开辟为自由贸易港……”
  听到骆养xìng的话,文官们集体沉默了。
  李植以一镇之力打败了倭国幕府?这是多么骇人听闻的事情?
  周延儒不知道是拉不下脸面,还是真的不相信这个惊人的消息,瞪着骆养xìng说道:“骆养xìng,如此军国大事,你就听一个违禁出海的东洋海商一面之词?李植此人最善于制造舆论,他既然准备撒谎了,自然会在南直隶雇个把跑海的商人编造新闻,扰乱视听。”
  听到周延儒这强词夺理的话,骆养xìng不敢再说。首辅周延儒上台后大力起用东林党,如今东林党的势力在朝中如日中天。东林的大佬们一口咬定李植在撒谎,再说下去骆养xìng要得罪东林党,他哪里还敢说?
  朱由检见骆养xìng不再说话,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东厂掌印太监王德化。
  这一年来朱由检觉得锦衣卫不堪用,大力加强了东厂的人手。如今天津方向也是东厂着力关注的重点。
  王德化拱手说道:“圣上,李植所奏,想来是真的。”
  文官们脸上一沉,集体看向站在御座旁边的王德化。
  王德化侃侃说道:“这两个月,据我在大沽码头的人员回报,李植从倭国运回数量惊人的稻谷,有数百万石。不仅如此,李植这个月还从日本运回了大量的白银,数量不明,但连箱累椟,至少有几百万两。”
  “这些稻谷和银子是真金白银,是万万装不出来的。若不是彻底打败了倭国幕府,岂有这么丰厚的战利品?”
  听了王德化的话,朝堂上的文官们才终于无话可说。在事实面前,再无理争辩就显得可笑了。
  刘宗周脸上红了一片,尴尬地看了看天子,不再多说,默默退回到了文官队列中。
  郑三俊也十分地尴尬,用力地咳嗽了一声,又咳嗽了一声,最后也不知道是真的气喘不过来还是想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他竟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了。他一边弯腰咳嗽一边退回到文官队列里,十分狼狈。
  朱由检笑了笑,朝郑三俊问道:“郑三俊,你怎么咳得这么厉害,可要朕宣御医来为你把脉?”
  郑三俊听到天子的追问,猛地清了清喉咙止住了咳嗽,十分滑稽地说道:“臣无恙!”
  听到郑三俊的话,京营的几个总兵忍不住,竟笑了起来。大明朝以文御武的风气这几年越来越淡薄。如今总兵的地位越来越高,已经可以和巡抚分庭抗议了。李植毕竟是个武官,李植出风头,其他的武官同样感觉到扬眉吐气。
  郑三俊恼怒地瞪视那几个总兵,才好不容易让武官们停止了哄笑。
  最后,首辅周延儒站在朝堂中间,脸上也十分挂不住。
  不过周延儒是官场老手,应对这种场面毫不怯场。在众目睽睽之下,周延儒哈哈一笑,摇头说道:“老了,臣真的老了。想不到津国公如此骁勇善战,当真是让老夫想不到,佩服,佩服!”
  有些生硬地转了个身,周延儒朝刚才嗤笑郑三俊的京营武将们说道:“津国公李植真是我大明武官的楷模啊!”
  这周延儒突然间变了个脸,把李植捧得这么高,倒是让京营的几个总兵笑不出来。
  周延儒话说到一半,突然大声说道:“臣为津国公请,愿天子给予奖赏,以彰津国公扬威海外之功。”
  朱由检听到这话愣了愣,暗道李植去日本抢掠一番,所得财货又不上jiāo朝廷,朝廷还要赏赐李植?朱由检心里骂了周延儒几句。但如今李植兵强马壮,朱由检只有笼络。此时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朱由检却不能不表达自己对李植的欣赏。
  想了想,朱由检轻描淡写地说道:
  “津国公扬威海外大涨国名,功劳可赏。”
  “赏津国公李植纱帽一顶、金相犀帯一绦、红罗衣服一副、紵丝四匹、罗四匹、丝布一十疋!”
  “中军参将郑开成、李老四和钟峰追随津国公有功,升为中军副将,仍在津国公虎贲师中管事。海上游击郑开达升为海上参将,仍管津国公海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