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3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第一队四万人已经失去了继续作战的能力,在战场上亡命溃奔。虽然并没有骑兵在追逐他们,但他们却一个个见了鬼似的狂奔,仿佛身后的大pào随时可能把自己打死。
  后面八万兵马直接对这三万溃兵举起了武器,甚至有铁pào手直接朝溃兵shè击了,这些溃兵才没有冲击德川家光的本阵。
  德川家光拥有的仅剩下八万士兵。而城中李植部有两万人,四个造反的藩镇有近三万人。李植部火力远强于幕府军,两万虎贲师起码有四万人的战力。幕府军在战场上的优势已经微乎其微。
  难道要就此退兵?
  德川家光脸上发白,有些喟然地望着耸立在近畿平原上大阪城。
  他正在犹豫,却看到大阪城城门四开,李植麾下五万人马列着长阵,一队接一队地走出了大阪城。在德川家光惊疑的目光中,李植的五万人摆出了进攻阵形,推着三百门大pào向幕府军压了过来。
  李植出城野战了?
  那四个造反的藩镇也跟随李植出来野战了?他们都觉得李植能打败还有八万士卒的幕府军?
  李植的大pào已经打了不少轮,虽然在第一队幕府军溃败后冷却了十几分钟,但始终还是很烫。再打三、四pào,这些大pào就完全不能再开火了。所以李植没有用开花弹轰zhà远处的德川军本阵,而是让pào兵给大pào装着霰弹,推着大pào往前走。
  两军一点点靠近,距离五里,四里,三里,越来越近。伊达忠宗朝德川家光大声喊道:“将军!快退兵吧!现在退兵还可以和李植和谈!”
  德川家光却被来势汹汹的李植军激怒了。他怒视了伊达忠宗一眼,坐回了自己的总大将小凳子上。
  他将手上的蒲扇往前一挥:“全军出击!击溃出城的明军!”
  伊达忠宗懊恼地把头一低,单膝跪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本阵中令旗招展,号角长鸣,幕府的八万大军分成了两片。北面三万人出阵迎战四家叛乱大名的近三万人马。南面的五万人,包括一万五千骑兵迎击李植的两万虎贲师。
  幕府军中有一万五千骑兵,这些骑兵是幕府军的精锐。
  日本的军马比较矮,虽然日本也有木曾马这样可以媲美蒙古马的优良马种,但人数庞大的幕府军并不是每个骑兵都有一匹木曾马的。像野间马、御崎马这些较矮的马种也被广泛应用,这些马肩高只有一米一到一米二。
  当然古代日本人个子也不高,并不需要那么高大的战马。
  一万五千骑兵收到命令后,和其他三万五千步兵一起朝李植的兵马压过来。在如今的日本国内,这样大规模的一支骑兵队伍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若是征讨其他藩镇,这一万五千骑兵往那里一摆,光靠气势都能把地方上的藩镇吓垮。
  距离二里,骑兵们策马冲出了步兵的方阵,开始冲锋。
  策马冲锋的幕府骑兵在泥土上扬起沙尘暴一样的烟尘,马蹄声震得地面都微微颤动。
  不过对于见惯了满清鞑子几万人冲阵的虎贲师来说,这一万五千人却根本不算什么。日本马矮一个头,气势上也没有那么吓人。虎贲师的士兵们冷漠地看着冲过来的日本骑兵,依旧保持着冷静和纪律。
  李植的两万人摆着回形阵,在空心回形阵正面摆放着一百门火pào。看到幕府的骑兵越来越近,李植的pào兵立即将霰弹对准了这些骑兵。
  马蹄滚滚,冲阵的日本骑兵越来越近。距离四百步,三百步,两百步,日本骑兵进入了霰弹的shè程内。
  “轰!轰!”
  “轰!轰轰!”
  一百门十八磅pào向日本骑兵喷出了霰弹。
  霰弹弹丸像是暴风雨一样shè在骑兵的身上。前排的骑兵像是撞上了一道看不见的墙上,扑通扑通地往前倒。霰弹弹丸铺天盖地,军马中弹了,骑兵也中弹了。骑兵身上喷出了淋漓的血箭,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一边惨叫着一边往地上摔去。


第0579章 千万
  幕府的骑兵们在霰弹pào火中损失惨重。
  其实幕府军的士气已经十分低迷了。幕府军在远处看到了前面四万兵马惨遭屠杀后崩溃,看到了大老酒井忠胜战死,已经是战战兢兢。虎贲师这样火力的部队是前所未有的,幕府军完全没有打赢这场战斗的信心。
  日本大名之间的战斗虽然动辄几万人,但伤亡率向来不高。往往是一方气势占优情况下,另一方就崩溃了。李植的虎贲师到目前为止已经击杀了近万幕府军,这样的伤亡是倭国士兵们不曾承受过的。
  然而随着幕府军继续往前,李植的屠刀更锋利。
  一万多骑兵又往前冲了一百,李植使用无烟火yào的步qiāng手们开火了。
  李植此时摆出的是三排轮shè阵形,回形阵每一个面都有五千人,每个面都摆出三排士兵,每一排一千六百多人。等幕府的骑兵冲到两百米外时候,第一排一千六百多人瞄准日本人shè出了子弹。
  一千六百发子弹扫过,近千名骑兵身上绽出血花,惨叫着倒下了军马。
  然而还不等骑兵反应过来,后面的步兵又上来shè击了。前面的士兵shè完就蹲下来装弹,后面的士兵瞄准疾驰而来的日本骑兵,摁下了扳机。
  又是上千人倒下了马,像沙包一样摔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骑兵们的士气,刹那间就崩溃了。
  这样一边倒的战争太可怕了,大pào和步qiāng轮番shè击。骑兵这样闷着头往前冲要被全部打光。虽然在日本有资格骑马作战的都至少可以被称为下级武士,但这些下级武士也是人,也会珍惜自己的xìng命,不会往地狱里冲锋。
  骑兵们恐慌地调转马头,往两边逃去,奋力远离步qiāng手的shè程。
  一万多骑兵化成了溃兵,在战场上散成一片。
  但逃跑中的他们依旧是有价值的目标,前面两排士兵蹲下装弹的时候,第三排步qiāng手瞄准了开始逃亡的日本骑兵,从背后将这些逃兵一个个撂倒。
  这样的追杀让逃跑的骑兵更加慌张,他们甚至失去了理智,策马往后面步兵的阵列中冲去。似乎只有冲进那厚厚的步兵方阵中,李植的大pào和火qiāng才无法伤到自己。
  李植骑在马上,观察着逃跑的骑兵。
  但令他感到有些惊讶的是,一万多骑兵的大崩溃,竟带动了后面的三万五千步兵。
  几百个慌张失措的骑兵往幕府步兵方阵里冲,没有被步兵的长qiāng刺死。同样战战兢兢的幕府步兵俨然已经失去了铁血的斗志,竟让这些骑兵撞进了自己的队列里。然后轰的一声,三万五千未曾投入战斗的幕府步兵就全部溃败了。
  虎贲师的武器太恐怖了,三万五千步卒亲眼看到前面那大屠杀一般的战斗场景,哪里还敢冲上去送死?既然一万五千骑兵冲不垮两万人的步qiāng大pào阵,三万五千步兵又怎么打得过?
  没有了骑兵掠阵,明军两万人可以站成一排朝日军shè击,恐怕日军全部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