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3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3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步qiāng手在城墙上的shè击孔上瞄准了竹束后面的幕府铁pào手。
  竹束沉重,不能做得太大,防御的面积也是有限的。而且除了正中间最厚的部分有七八层竹子,竹束的两侧都只有更少层数的竹子,虎贲师的锥形子弹是可以穿透的。虽说使用简单的准星进行瞄准,在一百多米的距离上瞄准竹束的侧面shè击不可能百分百中,但只要shè出去,就有命中的可能。
  噼哩啪啦bào豆一般的qiāng声在城垣上面响起,八百多发子弹shè向了慢慢靠近的竹束兵。
  并不是所有的子弹都能命中目标,大多数子弹都打在竹束厚实的中间,或者打飞。只有两、三成子弹shè穿了竹束的侧部,shè穿铁pào兵的胴甲,钻进了竹束兵的身体内。前排一百多竹束铁pào手被放倒,发出凄厉的嚎叫,软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步qiāng手一次造成的伤害没有霰弹高,但步qiāng手的优势在于连绵不绝。李植让步qiāng手在shè击孔前组成四排轮shè阵,shè击孔上几乎每四秒就会shè出一qiāng。
  幕府的铁pào手们被这凶猛的步qiāng火力打懵了。
  德川家光站在本阵中,不敢置信地看着大阪城上不断喷火的shè击孔。
  幕府的大名们更是惊讶莫名。铁pào传入日本已经一百年,一般的铁pào只能shè一百米基本上是常识。以寻常的六匁筒来说,在一百米外且不说落点无法控制,动能也只有原来的一半,甚至不能击穿高级武士的甲胄。
  李植的步qiāng居然能在一百间的距离上精确shè击,还能打穿竹束,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虎贲师的步qiāng一下子仿佛打碎了这些职业军官的世界观。他们互相张望之下,满脸的不敢置信,每个人的脸上仿佛都写着不可能三个大字。
  而且显然虎贲师的步qiāng威力也强于一般日本足轻使用的铁pào。即便是一百间的距离上,那些步qiāng也能够击穿竹束的侧部。
  这仗还怎么打?
  虽然每一次步qiāng只有两、三成的命中率,但竹束铁pào手走得太慢了。对于城墙上的步qiāng兵来说,那些竹束后面的日本足轻仿佛是立正着挨打。
  扛着竹束的日本铁pào手像是进入了一片死亡禁区,不断地往前走,不断地倒下,铁pào足轻被打死了两千多,战线却根本没往前推进几米。城墙上连绵不绝的步qiāng对付慢慢挪动的竹束得心应手,战场上的情景仿佛一场大屠杀。
  终于,酒井忠胜明白扛着竹束根本冲不上去,着急了。他把武士刀一挥,大声喊道:“丢掉竹束,冲上去shè击!”
  “轰!轰!”
  “轰!”
  铁pào手们刚刚扔下竹束,城墙上二百六十门大pào就开火了。没有了竹束的抵挡,霰弹弹丸一穿两个洞,shè穿第一层足轻还要shè入第二层足轻的身体,顿时横扫前面几排日本士兵。
  只一次shè击,霰弹弹丸就了结了三千多日本士兵的xìng命。
  血液到处飞溅,一切都被染红了。碎ròu被激shè的弹丸带出了伤者的身体,喷在后面的士兵身上,脸上。


第0578章 酒井忠胜
  第一队四万士兵攻上来,还没有一刻钟,已经战死了八千多人。
  虎贲师立体的火力打击仿佛是一场大屠杀,用这个时代不曾有过的速度收割着幕府足轻的生命。
  以前虎贲师最多出动一万人,携带大pào不过一百多门。这一次,虎贲师扩军了,出动了两万人,带上了三百门大pào守城。从结果上来看,这些增加的大pào效果不错。
  城垣前面一百五十米左右的地上一片狼藉。幕府军始终没有冲破这一片死亡禁区,在这一线上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到处都是尸体,残肢,碎ròu。一些尸体层叠在另一些尸体上面,像是屠宰场里的死猪一样堆积着。血液像水一样在地面流淌,聚集在低洼处,让这一片地带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血潭。
  还活着的幕府足轻们看着城墙上密密麻麻的二百六十门大pào,脸色发白双腿发软。被这些大pào轰zhà过几次才知道它们的厉害。这是日本的士兵们不曾见过的杀戮机器。一次霰弹就能杀死三千多士兵,这仗怎么打?
  明军的装备强大得不属于这个时代,幕府军是不可能能攻下大阪城的。
  三万多幕府足轻几乎是同一时间失去了斗志,突然间就集体往后面逃去。几万人用尽吃nǎi的力气往东面逃去,只求离那二百多门大pào远一些。他们丢盔弃甲,连手上的长qiāng和火绳qiāng都扔了,只求能跑得快一些。
  如果在大pào再次开火前不能逃走,就要把命丢在这里。
  三万多幕府士兵已经不是一支军队了,只能算是一群溃兵。即便是率队冲锋的武士们也被打怕了,跟着足轻一起溃逃。
  酒井忠胜站在城垣的五百米外,脸色发白。这仗怎么会打成这样?李植的武器也太可怕了些吧?
  这一仗打不赢?这一仗是无论如何要赢的啊!如果大阪城打不下,会有越来越多的诸侯举旗反对幕府,德川家的天下会变得摇摇yù坠,甚至有灭亡的危险。
  这李植,怎么这么强?难道上千年不曾被外敌攻陷的日本这次要被李植打败?向李植臣服?
  幕府大军现在已经攻击了大阪,却打不下来。如果现在和李植议和,李植会不会提出更苛刻的要求?
  酒井忠胜站在战场上有些发愣,却不知道城墙上已经有二十门大pào对准了他。李植看到了这个身穿华丽盔甲的幕府高官,决定阵斩他鼓舞士气。
  李植一挥手,喊道:“开火!”
  “轰!轰!”
  “轰!”
  二十门大pàoshè出实心弹,pào弹笔直地shè向酒井忠胜。在冬日里坚硬的泥土地上,pào弹弹跳着前进,撞毁阻拦他的一切事物。酒井忠胜刚刚看到城墙上火花一闪,就感觉肚子一凉,然后就在剧痛中失去了反应能力。
  他看到自己的双腿和自己的上身分开了。自己的上半身从双腿上飞落下来,摔在了泥土上。酒井忠胜睁大眼睛,看到自己的双腿上面的腰部血ròu模糊,和自己的上半身分开了。他瞪着自己的双腿看了三秒钟,头一歪死去了。
  实心弹命中了酒井忠胜的肚子,把他拦腰打成了两段,阵斩了这个幕府“大老”。
  ……
  看到大老酒井忠胜战死,德川本阵中的大名们脸色一暗,一个个惊得说不出话来。
  幕府居然在大阪城下战死一名“大老”。
  要知道大老对于倭国幕府来说,就相当于首辅、次辅对于大明朝廷。如果大明首辅在战场上被满清杀死,大明的士卒会受到怎样的冲击?位高权重的大老战死在大阪城下,对幕府军全军的士气将是一个重创。
  德川家光看到酒井忠胜的战死,猛地冲到了本阵的前面,眼睛血红。
  仙台藩藩主伊达忠宗冲到德川家光面前,单膝跪下大声喊道:“将军殿下,这仗没法打了,后退几十里避一避明军的锋芒吧!”
  德川家光眼睛血红地看着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