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3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3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六十条死亡曲线,pào车附近的一片区域被这些城墙上shè出来的直线笼罩,即便是逃跑的pào兵也无法躲开。实心弹像是魔鬼,将它触到的人体打成一片血糊,战场上只听到中弹士兵的惨叫声。
  只用了几分钟,幕府军珍贵的几十门大pào就被城墙上的李植军全灭。
  城垣上面,看着不堪一击的幕府军pào兵,虎贲师的士兵们哈哈大笑。那几万人的大笑汇成一片巨大的声音,传出几里。
  四个投靠李植的日本大名这是第一次亲眼目睹李植军的大pào,他们对视了一阵,愈发觉得投靠李植是正确的选择。
  钟峰兴奋地一挥手,钟峰大声说道:“师长,我们干脆杀出去吧?”
  李植摇了摇头,说道:“既然他们有信心攻城,我们就在城里以逸待劳。”
  郑开成有些马屁地说道:“国公爷睿智!”
  德川军的本阵里,幕府的大名和将领们看着战场上的情景,脸色发白。
  李植的大pào也实在太厉害了些。幕府的大名和将领们不知道什么叫作铁坯铸pào法,不知道这种办法带来的巨大铸pào效率革新。他们只知道李植有远多于自己的火pào,也许是七、八百门,甚至上千门。
  这样数量级的火pào,在岛国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在还使用古老城堡防守领土的岛国,即便是七、八门重pào都能彻底改变战场形势。
  李植拥有的火pào数量,甚至可以和西方人媲美。
  幕府“大老”土井利胜突然跑到了德川家光面前,大声说道:“将军殿下,退兵吧!李植的要求不算苛刻,我们这场仗若是打输了,会失去更多!”
  其他的大名和将领听到土井利胜这句话,都有些恍惚。李植的大pào太厉害了,他们一时间都没有了胜利的信心。土井利胜的话让他们更加动摇,他们齐齐看向了幕府的征夷大将军。
  德川家光恼怒地看了土井利胜一眼,一挥手说道:“扰乱军心,把土井利胜拿下!”
  几个“马廻众”冲了出来,按住了身穿武士大铠的土井利胜,把他押了下去。
  看到幕府“大老”就这样被拿下,其他的大名和官员面面相觑,不敢再说退却的话。
  德川家光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第一队出击!攻城!”
  德川中军处令旗招展,把命令传了下去。大老酒井忠胜亲自率领四万足轻,朝坚固的大阪城攻去。
  日本的城堡起初大多建在山地上,地形崎岖陡峭,并不适合攻城器械的展开,所以日本并没有发展出复杂的攻城器械科技。在战国后期,一些大名开始在平原上建城。但此时大pào已经传入日本,让其他的攻城器械失去了用武之地。
  总而言之,日本人攻城除了用大pào,就基本没有其他器械了。而大pào被李植全部击毁的幕府军,此时只能用手脚攀爬大阪城强攻了。
  李植穿越前看过一些日本的电影,对中世纪日本士兵爬城堡强攻的镜头印象深刻。那时候李植还觉得是不是导演搞错了,然而此时亲眼看到幕府的士兵徒手冲上来爬城墙,李植才明白岛国人就是这么攻城的。
  日本是个地震多发国家,城垣为了防震,都是斜的,所以攻城士兵用手脚能爬上去。
  当然,为了掩护这些爬墙的士兵,幕府的铁pào手扛着厚厚的竹束跟在后面。铁pào手希望能冲到三之丸城垣百米内,躲在竹束后面朝城墙上面shè击,压制城墙上的士兵,让李植的兵马无法攻击爬墙的士兵。
  所谓竹束就是把几十根竹子砍成同样长短的竹棍,然后绑在一起,用来防御铁pào子弹的攻击。这些竹束非常沉重,需要搬运者使出吃nǎi的劲才能搬动。搬着这样的竹束,一分钟甚至不能前进一百米。


第0577章 不可能
  幕府军的竹束能够防住一般的铁pào子弹,却防不住大pào的霰弹。
  日本人根据铁pào口径,将铁pào划为一匁筒到十匁筒。所谓十匁筒,就是一次装yào二十克,子弹重三十七克的重型铁pào。这种铁pào只有十分强壮的武士才能使用。日本前装qiāngshè击联盟曾做过一个实验中,在约三十米的距离上,十匁筒击穿了六层直径四厘米的竹束。
  可见竹束虽然具有优秀的防御力,但在重型火器面前,还是可以穿透的。
  面对一万多举着竹束慢慢靠近的幕府铁pào手,城墙上的二百多门重pào屏息等待着。等四万幕府士兵在竹束的掩护下走到了三百米外,大pào开火了。
  大pào霰弹的动能更强于十匁筒,毫无悬念地洞穿了那些沉重的竹束。铁质的弹丸shè穿竹束后还shè进了足轻的盔甲中,再次击穿了那薄薄一层的铁甲,刺进了铁pào足轻的血ròu中。
  几乎是在城墙上pào声落下的一瞬间,鲜血像是花朵一样从举着竹束的前排士兵身上绽出,一千多人的惨叫声汇成了一片巨大的声音。前排的足轻和他们手上的竹束一起倒了下去,在地上惨叫呻吟。像是被推倒的骨牌,再也没法立起来。
  那凄厉的惨叫声让幕府军的士气受到一震,后排的幕府军一时停下了脚步。
  本阵中的幕府将军德川家光看到前排足轻受到的重创,猛地从小椅子上站了起来。
  “其古肖!”
  他大声骂了一句,用力一指蒲扇。他的身后,几个鼓号手大声吹响了号角,开始为前面的足轻们鼓劲。
  武士们听到号角声,开始大声鼓舞身边的足轻。拼命喊叫的武士们很快就重整了足轻的士气。足轻们举起沉重的竹束,加速往前面冲去。
  但只走了一百米,足轻们又遭到了城头的pào火轰zhà。
  城墙上黑洞洞的pào口中突然发出刺目的火花,轰隆隆的pào声一片一片地响起。铺天盖地的霰弹弹丸像是雨点一样疾速shè来。前排举着竹束的足轻再次遭到重击。无论怎么在竹束后面躲避,那些弹丸都能穿过竹束直接刺穿足轻的胴甲。
  一个接一个的士兵倒在了地上,在自己身体里喷出的血液中抽搐翻滚。生命像是最不值钱的玩意,在战场上飞快地消耗着。
  然而幕府军的指挥官却是铁血无情。酒井忠胜挥舞着武士刀,在四万人的大军后面咆哮着,催促着大军加速前进。
  酒井忠胜要大军冲到一百米内,和城墙上的大pào对shè。
  其实李植的大pào可以打得更快一些。在最关键的时刻,pào手们二十秒钟就能完成一次霰弹装填。但那样的话pào管会急速发热,打五、六pào就要冷却一个小时。为了在pào管长时间冷却之前多打几pào,李植让pào手一分钟只shè一发霰弹。
  铁pào手们继续往前走,进入了三之丸城垣的二百米内。
  城墙上的虎贲师步qiāng手们开始shè击了。
  三之丸的东城墙只有九百多米,城墙上设有八百多个shè击孔。显然这些shè击孔是为了火绳qiāng兵设计的,每个shè击孔之间距离超过一米。其实对于虎贲师的燧发米尼步qiāng来说,士兵之间只需要半米的空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