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3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3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兵的装备甚至超过一般的明军。
  李植用望远镜看过去,发现德川幕府的士兵大多穿着足轻具足。
  这种具足是在日本战国时代发展出来的一种轻便盔甲。具足一般由胴、草褶和阵笠组成。绝大多数足轻具足都没有保护手臂和腿部以下部位的护甲,加之厚度较薄的原因,其重量也明显低于武士铠甲,大部分全套足轻具足的重量都在七、八斤左右。
  在德川幕府时代,日本士兵的盔甲一般由大名统一制作,在征召农民兵参战后发给士兵。所以这些盔甲又被称为“御贷具足”。这些具足的正面往往纹着大名的家徽,和足轻背上的小旗一起构成敌我辨识物。
  李植在观察岛津家等盟友的士兵后知道,这种具足的胸甲和头盔,也就是胴和阵笠往往都是铁质的,具备相当的防护力。虽然日本的军阀在火pào方面相当落后,但在盔甲方面却是有一定的优势的。
  当然,这种薄薄的铁盔甲拦不住李植的米尼步qiāng。李植用岛津家的足轻具足试验过,米尼步qiāng在二百米距离上可以轻松击穿这些劣质铁片制作的铁甲。
  幕府足轻手上武器比较统一,大多是长长的长qiāng。李植从盟友的足轻那里了解过,这些长qiāng的qiāng竿为复合构造,以橡木等木材为芯,外面包上竹片,也像弓那样涂漆防潮。不同大名家军队所用的长qiāng长度依武将的喜好而不同,通常是四米半左右。
  实际上手持沉重长qiāng的足轻是无法快速冲阵的,这种古老的武器完全威胁不了李植。李植用望远镜在德川幕府的大军中观察,更关心的是倭国的铁pào。
  日本的军队中,铁pào的装备比例十分高。在万历朝鲜战争中,日军的铁pào部队成为日军的主力部队,甚至有一名日本武将写信回国时候要求所有被派遣到朝鲜的士兵都要随身携带火绳qiāng,无需其它武器。
  幕府大军中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士兵手持铁pào。这个数量已经很惊人了,算下来十二万幕府军中便有四万火绳qiāng手。皇太极倾大清之力也才装备三万火绳qiāng手。而倭国幕府只出动一半的兵力攻打大阪,就有四万铁pào。
  这些铁pào手的有效shè程大概是一百米左右。
  可以说,铁pào兵是日本最有特色的兵种,在战场上发挥着决定xìng的作用。
  德川幕府军中也有大pào,这些大pào被集中布置在大阪城的东面。李植一门一门地算了一下,发现幕府军中有五十四门大pào。这些大pào有十六门是小pào,大概是日本自制的“大筒”。还有三十八门是沉重的加农pào,估计都是从荷兰人手上买来的。
  开战之前,德川幕府派出了一名高大的武士到大阪城下叫阵。
  这名武士穿着华丽的武士大铠,骑马行到大阪城城垣五百步外,跳下了马。他步行走到大阪城城垣的一百步外,扯着嗓子用日语喊了一大通。
  李植看了看身边的翻译。
  那个翻译是郑开达的专用翻译,是个旅居日本的汉人。听到日本人的叫阵,这个翻译冷笑一声,说道:“国公爷,这个武士说了,如果现在城内的汉人开城投降,德川将军只杀国公爷一人,其余士兵可以安全回国。”
  “随国公爷倒幕的三个藩镇,也只会减封,不会夺去全部领地。长宗我部家只需jiāo出家主一人,余者都不追究。”
  听到这个翻译的话,钟峰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仿佛是听到一个最好笑的笑话。李老四和郑开成对视了一眼,脸上也满是滑稽,都觉得倭国的武士们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李植一挥手:“开qiāng打死他!”
  一百步已经超过日本铁pào的shè程,这个武士本以为自己是站在安全的地方。但他不知道李植步qiāng的有效shè距。
  城墙上一把步qiāngqiāng口火光一闪,“啪”一声脆响传遍了整个战场。
  这个喊话的武士铠甲的前胸部分冒出一朵血花出来,身子猛地往后一顿。武士用手捂着伤口处的血涌,睁大眼睛死死看着打死自己的步qiāng手,一点点失去力气,最终无力地倒在了冬日的泥土地上。
  德川家的本阵中,身穿铠甲的日本幕府将领们看到这一幕都十分激动。他们猛地冲到了本阵的前沿,怒视着打死“使者”的那一段城墙。
  德川家光看着被打死的武士,十分恼怒。他举起了手上的小蒲扇,猛地往前一指。
  “呜~”
  长长的号角声响起,幕府军开始攻城了。


第0576章 竹束
  幕府军首先推出来的是他们的五十四门大pào。
  这些火pào的shè程都不远。日本人自己生产的大筒就不说了,就连荷兰人的加农pào也shè距有限,直shèshè程不过一里。
  李植这次从船上卸了三百门大pào守城,看到幕府军主攻城堡东面,他把其中的二百六十门都移到了东面。幕府的大pào一接近城堡三之丸,城墙上就响起一片片震耳yù聋的连珠pào声,pào弹像雨点一样shè向了德川家的pào兵。
  幕府军的大pào尚在五里之外时候,就遭到李植军长pào的轰zhà。
  pào弹shè击五里之外的目标是抛shè,pào弹落地之后不会跳弹,所以李植使用的是开花弹。虽然抛shè的准头不怎么样,但二百六十门大pào实在太多,空中极速飞行的pào弹连绵不绝,将一台又一台幕府军pào车砸毁在城堡外面。
  开花弹的bàozhà在这种场景下其实杀伤力不大,日军看到开花弹砸落在身边都会躲避。但bàozhà一次的开花弹总是强于不bàozhà的实心弹的,有几枚开花弹把附近的幕府军pào车zhà毁了,算是对得起开花弹的造价。
  幕府军的pào车使用马匹拖拉,前进速度并不快,两里路走了六分钟。城墙上的大pào也不急,打了三轮。等幕府军的大pào好不容易推进到城堡三之丸三里之内时候,五十四门大pào已经被砸毁了二十门,而此时城墙上的大pào开始使用实心弹轰zhà了。
  三里的距离内,十八磅长pào已经可以直shè。直shè时候实心弹落地后会不断往前弹跳,在pào弹前进直线上阻拦的一切障碍物都会中弹。相比抛shè后砸进泥土里的开花弹,弹跳的实心弹命中率就高多了。
  被实心弹击中的pào车瞬间散架,钢铁部件和木质部件被实心弹的冲击撞散开,碎落一地。pào车后面的pào兵也不安全,时不时有pào兵被弹shè的实心弹击中,轻者断手断脚,重者身躯撕裂不chéng rén形。
  城墙上的十八磅pào只打了一轮,就砸毁了三十多门pào车。
  德川家的pào车只剩下七门。
  说起来,日本的士兵还是很坚韧的。在大多数火pào都被摧毁的时候,最后七门火pào的pào兵没有逃走,还是继续驾马往前走,硬着头皮走。
  不过他们的勇气也只是逞强罢了。等城墙上第二轮实心弹的pào声一响,这最后七门火pào的pào兵就吓得弃pào而逃,慌不择路地往本阵的方向逃去。
  然而此时逃和不逃并没有什么区别。弹跳的实心弹在大地上划出二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