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2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2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发出的烽火警报,攻了出来,摆出阵势要阻止李植继续前进。
  德川水军有一百多条安宅船。安宅船是一种堡垒型的战船,把船体上面的部位用木板包裹起来,看上去像是在海船上面摆了一个巨大的箱子。在这些“箱子”上面布置着许多shè击孔,里面布置着许多弓箭手和铁pào手。
  这种安宅船重心比较高,无法适应大浪颠簸的远洋,只适合在日本陆地附近的近海作战。不过对于没什么大pào的日本来说,这种层层木板包裹着的安宅船拥有可观的防御力,刀qiāng不入,因此成为日本水军的主要装备。
  李植站在铁甲舰扬威号上,用望远镜观察德川家的水军。李植估算:那些安宅船换算成后世的排水量的话,大概是两百吨,每艘船上能装一、两百人。一百多条安宅船,也有一万多水军。
  在较小的安宅船中,有十几条较大的,差不多有中型福船大小。这些大型安宅船上面似乎装着三、四门大pào,是岛津家的主力。
  日本虽然是个岛国,但一直没有发展出远洋水军,没有什么海洋传统,水军的装备比较落后。
  一百多条安宅船虽然也有帆,但真正打起海仗来这些船还是以桨驱动的。比起风帆,用桨划动更灵活也更快。每条船上都由几十个桨手拼命划动,让安宅船以七、八节的高速朝李植的舰队冲来。
  德川家的水军们还没有见识过李植的舰队,不知道什么叫做大pào巨舰。他们的战术还停留在上个世纪,他们希望冲到蒸汽轮船的近处,用铁pào和弓箭shè杀李植船上的水兵。
  李植冷笑了一声,挥手说道:“全体舰队冲进去,用侧舷大pào近距离轰zhà倭国舰队!”
  旗令兵把令旗挂上了扬威号的旗杆,十条铁甲舰和六十三条蒸汽轮船朝倭国的安宅船冲了过去。
  李植的铁甲舰当然是强大的海上战舰,但实际上,李植的蒸汽轮船也是高度武装的武装商船。每条蒸汽轮船上都至少有二十门十八磅pào,左舷右舷各有九门。对于倭国水军的安宅船来说,这些大pào也是少见的大杀器。
  两支舰队渐渐靠近,距离从三里拉到两里,一里,最后两支舰队的前方距离已经不过二百米。
  七十三条轮船调头,将侧舷对准了近在咫尺的倭国水军。
  pào手们最后一次调整pào架,拉响了大pào。
  “轰!”
  “轰!轰!轰!”
  前排几十条轮船的几百门重pào对准了摇摇晃晃的安宅船,吐出了愤怒的火舌。


第0571章 pào弹
  几百发开花弹冲出了pào管,笔直地shè进了前排安宅船的船身。那些薄薄木板组成的船壳可以挡住铁pào子弹,但在十八磅大pào面前一下子就被洞穿了。
  船壳被破开后,pào弹激出的木块木屑在拥挤的船舱里飞溅。二百米外shè出的pào弹动能太大了,这些木块木屑也变成了杀人的利器,不知道割断了多少日本水军的血管。
  当然,更可怕的还是pào弹本身。十六斤的pào弹像是死神一样在拥挤的船舱内冲刺,撞碎了他遇到的一切。无论是穿着武士甲的军官还是只穿着足轻胴甲的水兵,在极速的pào弹面前都是一次xìng洞穿。如果被击中躯干,甚至会被pào弹将整个身体打断。
  鲜血和碎ròu刹那间就把安宅船的前排染得一片血红,惨叫声同时响起。重伤的士兵拖着残缺的身体在地上嚎叫抽搐,仿佛是从地狱里爬出来一样。
  足足击穿四、五层人体或者船板,开花弹才失去动能停下来。
  前面的三十多艘安宅船几乎每艘船都中了七、八发pào弹,船体中被开花弹冲撞得一片狼藉。
  然后,这些浑身沾满血ròu的pào弹bàozhà了。
  冲击波zhà碎了开花弹的弹壳,将火焰和铁质弹丸猛地迸shè出来。连续的冲击波像是要把安宅船的船身掀翻,把船身中的水军士兵zhà得前仰后合。起码有十艘安宅船的船身被pào弹zhà开,zhà出一个个可怕的大洞。
  pào弹bàozhà时候迸shè出来的热量点着了几艘安宅船,火焰猛地窜到了船身上,烧了起来。
  pào弹bàozhà后shè出来的铁弹丸在船舱中四处飞shè,一瞬间就把鲜活的生活全部割碎。一枚接一枚的开花弹bàozhà,密集挤在船舱中的德川水军士兵根本无处躲避。铁弹丸轻松破开了他们的足轻具足,刺进盔甲下面,穿透那些肌ròu和器官,把这些脆弱的人体组织全部撕碎变成血水。
  到处都是血,满地倒着的伤员大声嚎叫着,翻滚着。不愿意就这样死去的士兵抓着幸存者的脚踝,睁大眼睛说救命。然后这样的创伤在这个时代如何能救治?幸存者只能眼睁睁开着伤员流尽鲜血而死。
  前排三十多艘安宅船的船舱,一刹那就变成了人间地狱。
  基本上,这三十多条前排的安宅船已经一次xìng失去了战斗能力。虽然说pào弹并没有zhà死全部船员,但这种前所未有的重创已经让这三十条船上的士兵心理崩溃。前排的安宅船都没有继续战斗的勇气,划桨转弯,开始往后面逃去。
  一些起火的船只还需要灭火。幸存的德川水军士兵一个接一个地冲到船首提水,然后把这一桶一桶水浇灌到越烧越大的船身火焰上。然而木质的安宅船一旦烧起来就是大火,就很难把大火扑灭了。着火的七艘安宅船只有一艘被扑灭火焰,其他的六艘船都被熊熊大火吞没。
  德川家的水兵们脱掉了盔甲,一个接一个地跳进了海水里,在十二月的冰冷海水中奋力朝其他安宅船游去,希望找到一条生路。
  前排的蒸汽轮船用侧舷完成一次shè击后,开始清膛装弹,准备进行第二次的轰zhà。
  前排的安宅船失去斗志往后逃,后面的安宅船却不知死活地冲了上来。趁轮船的pào手装弹的时间,大概四十条安宅船冲到了轮船的近处,试图进行接舷战。
  实际上安宅船的整体设计,就是为了最大程度发挥火绳qiāng威力设计的。虽然安宅船最拿手的是抵近进行火绳qiāngshè击,但是显然,李植的大pào比火绳qiāng威力更猛。安宅船上面指挥船舶的武士们不傻,知道用安宅船贴近pào舰shè火绳qiāng是愚蠢的,唯一胜利的希望是冲上去接舷战。
  安宅船上有大量的钩锁,船舱最顶层的甲板上还站着手持长qiāng的士兵。这些配置都是为了接舷战而准备的。
  但轮船上的pào手们没有让这些日本水军得逞。
  pào手们没有让pào管完全冷却就装上了pào弹,只用了四十秒,前排的四十多艘轮船再次开火了。
  这一次,前排的安宅船距离轮船更进,轮船几乎是抵着安宅船猛轰,pào弹的命中率更加惊人。三百多发pào弹shè出去,平均每艘安宅船都中了九发、十发pào弹。
  这些两百吨的小船,哪里承得住十发开花弹的轰zhà?
  pào弹像是洪荒猛兽,在安宅船并不坚固的船身中横冲直撞。pào弹砸破了船壳,砸破了船甲板,砸死了无数在船舱中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