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2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2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筑物抵挡pào弹,坚持到明军pào弹打完的时候。但在开花弹的轰zhà下,阿部正次却只有出城拼命一个选择。因为开花弹对士兵的杀伤力远大于实心弹,pào弹一bàozhà,附近几米内的士兵就会全部被zhà死。再打下去整座城中的士兵要全部被zhà死。
  阿部正次虽然知道李植的兵马多于自己,冲出去是凶多吉少,但他始终对自己麾下的精锐铁pào手有信心。这些铁pào手是德川军中挑选出来的优秀士兵,纪律井然cāo作熟练,shè击的命中率高于普通的士兵。
  日本的铁pào作为一种滑膛火绳qiāng,shè程只有一百米。阿部正次想赢得这场战斗,必须冲到明军的正前方开pàoshè击。
  然而明军那可怕的大pào,根本不给阿部正次丝毫机会。
  明军朝德川家的足轻shè出了霰弹。阿部正次只在上一辈将领对远征朝鲜之战的描述中听说过这种可怕的大筒战法,从未亲眼见过。今天亲见,阿部正次才知道这种战法有多么血腥可怕。
  大pào一响,前面几排足轻全部中弹。死伤者的血ròu像是雨点一样在空中乱飞,把还活着的足轻染得一身的红。那些造价不菲的足轻具足,在霰弹面前像是纸片一样脆弱。
  一百六十门重pào只一次pào击,七千多名德川足轻就倒下了四分之一。这哪里是战争,这根本就是大屠杀。
  近两千士兵的生命一下子就消失在这个可怕的战场上。那些昨天还活蹦乱跳的年轻人,一刹那就变成了尸体。
  大阪城中的足轻们何曾见过这种可怕的武器?一下子就被打懵了。士兵们站在血泊中张皇失措,不敢往前面冲击。
  就连站在后面指挥的阿部正次也被这大pào的可怕杀伤力震到,一下子张大了嘴巴,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起码过了五秒钟,阿部正次才回过神来,声嘶力竭地喊道:“擂鼓!冲阵!”
  远征朝鲜的上一辈将领们说过,明军大筒厉害,却没有铁pào。对面的这支明军虽然看上去都拿着明式铁pào,但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擅长使用铁pào。也许只要冲到铁pào的shè程内,德川家的士兵就能赢下这场战争。
  鼓声响起,一身是血的武士们大声嘶吼着,催促着铁pào足轻继续往前冲锋。
  遭到霰弹轰zhà后,德川家的足轻们士气已经接近崩溃,但在武士们的嘶吼和鼓舞中又恢复了一些。他们战战兢兢地举着已经上好火yào和子弹的铁pào,小跑着往前面的明军冲去。
  但是他们跑得太慢了。李植的pào兵在不考虑大pào散热的情况下,二十秒不到就能为大pào装上霰弹。大阪城中的足轻混乱了几秒,等他们重新冲锋时候,李植的大pào又打响了。
  巨大的轰鸣声中,一百六十发霰弹shè出了pào筒。几万发弹丸shè向了两百多米外的德川家士兵,像是一场末日的审判。
  霰弹如果打在躯干上,就是一穿两个洞,穿过身体还从后背shè出来,继续杀戮后排的足轻。
  一片一片的鲜血从霰弹弹丸造成的伤口中迸shè出来,喷洒在空中,就像是一场大雨洒下来。前面几排的足轻一下子就几乎全灭,他们在惨叫声中丢弃了手上的精良铁pào,倒在地上,再也没能爬起来。
  德川家的足轻们崩溃了。即便对面是入侵日本的外来侵略者,他们也不敢反抗了。大阪城士兵的伤亡已经到了可怕的程度,短短几个小时内就有起码一半的士兵被屠杀。还活着的几千士兵化成了溃兵,慌不择路地往东面逃去。
  他们不敢进大阪城躲避,明国的军队这么可怕,躲在大阪城里反抗也是死路一条。唯一活下去的希望就是躲进东面的荒野里,藏身民家。
  阿部正次看见军队崩溃,惊得脸色惨白。他在侍卫的帮助下跨上了战马,策马往东北面逃去,希望能逃到“京都”城去。
  但是仅仅跑了五里,李植的五百选锋团骑兵就追上了这个大阪城代——选锋团士兵骑的是十里挑一的优良战马,比簇拥着阿部正次逃跑的武士们骑得更快。选锋团的士兵们举qiāng瞄准了阿部正次的坐骑,啪一qiāng把这匹“木曾马”打伤了。
  阿部正次只觉得胯下的坐骑一软,就被战马摔倒在地上。他身边的武士跳下马,拔刀保护阿部正次,却被刁钻的米尼步qiāng一个接一个地撂倒。最后阿部正次身边的二十多个武士只剩下七、八个人,这七、八个人不敢再抵抗,撒腿逃跑了。
  不过这些逃跑的武士也无法幸免,被选锋团士兵当成了打靶的靶子,一个接一个地放倒。
  选锋团士兵们把阿部正次绑了起来,押回了大阪城。
  ……
  大阪城中的几百守兵见主力大溃败,放弃了大阪城往东北方向逃去,大阪变成了一座空城。
  虎贲师快速接管了大阪城,控制了各个关键位置。
  李植带着郑开达,快步走进了大阪城中的仓库。
  岛津光久没有骗李植。在大阪城二之丸的粮仓里,李植看到了数也数不尽的一仓仓稻谷。


第0568章 礼物
  日本人非常看重大米,实际上在这个时代,日本只有武士才能每顿饭都吃大米,农民要吃不少杂粮。大米在普通日本农民心中甚至是一种地位的象征。
  这个时代日本的人口不过一千多万,郑开达估计在一千六百万左右。按照明朝的度量衡,日本一年的粮食产出也只有四千多万石。李植一下子夺走日本人两百万石稻米,恐怕日本有不少武士要和农民一样吃杂粮了。
  那些粮仓都是四四方方的建筑物,在大阪城的二之丸东北部排列得密密麻麻。李植信步走进一间粮仓,看到仓库里堆积着一麻袋又一麻袋的稻谷。
  李植心情很好,拔出指挥刀在一袋稻米麻袋上一刺,把刀一收,便看到稻谷像瀑布一样从麻袋里泼了出来。李植捡起几粒稻谷放进嘴里摇了摇,试图找出日本大米和大明大米之间的区别。但咬了半天,李植却没发现有什么区别。
  郑开达看见李植搞出咬稻谷这么专业的动作,越发崇拜李植。
  李植担心德川幕府的官员腐败,担心守仓员监守自盗偷粮仓里面的稻米,一路检验那些稻米麻袋里面的真章。但连续捅开了十几个麻袋,里面流出来的全是货真价实的稻谷,李植这才放下心来。
  郑开达派人在各仓统计数量,最后得出结论,这仓库里有粮食二百一十万石。
  郑开达笑道:“国公爷,若是把这些粮食都卖了,可以得白银五百万两。”
  五百万两银子,可谓是一笔巨款。足够支持一万虎贲师士兵五、六年。
  这一次李植在山东赈灾开销极大,花了三百多万两从新竹农民手里收购红薯,又花了四百多万两银子购买大米。李植煽动士绅哄抬米价低吸高抛粮食赚的银子,全部用于赈灾了。这还只是账上的开支,实际上这一年台湾新竹的全部地租都变成了红薯,也全部投入了赈灾。
  长崎奉行在平户烧精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