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2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2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第0566章 大pào
  轰zhà了四轮,李植端掉了大阪城上的十六门加农pào。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pào兵的“自由轰zhà”时间了。方圆两里多的大阪城,将变成一个血ròu横飞的人间地狱。
  一百六十门十八磅pào往前面移动,移到了大阪城西面的两里处,开始抵近轰zhà这座日本名城。
  两里的距离上,十八磅pào已经可以直shè。
  “轰!轰!”
  “轰!”
  pào弹像流星一样往大阪城的城墙shè去,pào弹所到之处,灰飞烟灭。
  日式的城墙是薄薄的一层砖墙,大概只有二十厘米厚。因为日本大pào稀少,这样的城墙防御火绳qiāng已经绰绰有余,人力也无法撞垮,因此这种城墙在日本各城堡中十分流行。城墙一般建在护城河或者城垣的上面,和下层地面的落差很大,使得攻城的士兵难以攀爬。
  城墙的后面一般都有木质架子,在架子上面站人防守,用长qiāng攻击爬墙进攻的敌方士兵。城墙上一般开有大量shè击孔,铁pào手在shè击孔的后面shè击攻城敌人。
  对付只有铁pào的敌人,这样的城墙是十分有效的。
  但是这样的城墙在十八磅大pào的面前,就是一层薄纸。一百六十门pào弹砸在大阪城三之丸的西面城墙上,顿时就砸出了一百多个大洞。pào弹巨大的动能打在薄薄的城墙上,往往能把周围一、两米的城墙全部砸垮。
  每一米城墙后面都站着铁pào手,pào弹砸垮城墙的瞬间砖石飞舞,往往能击伤城墙后面的铁pào手。
  开花弹落地后还会bàozhà。城堡里面的士兵此时已经见识过bàozhà的开花弹了,一看到开花弹落在附近就张皇逃窜,在城堡里不成队列。
  开花弹zhà开的火花像是死亡的花朵,在大阪城中一朵接一朵地绽放。有的火花没有杀伤到城中的士兵,有的火花则一次xìng带走三、四条生命。
  十八磅pào是有寿命的,打上二百发就要回炉重铸,所以每一发pào弹都有固定的成本。但对于使用铁坯铸pào法的李植来说,回炉重铸大pào成本比较低。每一发pào弹打出去,大pào的折旧费十分有限,消耗更多的是火yào钱和开花弹钱。
  一发开花弹的成本大概是七钱银子,虽然也不少了,但还是远低于大阪城中日本士兵的生命的。即便是两发开花弹zhà死一个日本足轻,李植所费不过一两五钱银子。如果以这样的成本杀死大阪城里的一万足轻,李植只需要一万五千两的成本。只需要这一点银子,李植就夺下城中几百万两银子的粮食。
  这是一本血腥的账本。
  李植的大pào打了十轮后停止了shè击,开始冷却pào管。
  大阪城中却已经是一片人间地狱般的惨况:
  破损的城墙下面到处是死伤士兵,这些死伤士兵有的是被飞溅的城墙碎片击伤的,有的则是被pào弹直接击中。被pào弹命中的士兵只要身体和pào弹有一丝接触,就是整块躯干被带走。碎ròu满地都是,血腥的味道像是屠宰场。鲜血像是泉水一样从死伤士兵的伤口里流出,在九百多米的大阪城西城墙上流得到处都是。
  粘稠的血液从城垣上流下去,流进城垣下面的护城河里,把城墙西面近千米长的护城河全部染红。那三里多长的护城河此时看上去就像满是血水一样。
  城墙的后面的情况也并不好。开花弹bàozhà起码zhà死了五、六百人,另外还有人数更多的伤员。被铁弹丸刺入身体内部的伤员躺在地上呻吟着,抽搐着,旁边的士兵却拿这种创伤一点办法没有。
  城堡里的武家屋敷被开花弹点燃了,却没有人有空去灭火,木质的建筑熊熊地燃烧着,更加剧了城中的混乱。
  大阪城也有大pào,城中的士兵也知道,这短暂的停歇是因为城外的明军需要冷却pào管。要不了多久,冷却好的大pào就会重新打响。
  大阪城代阿部正次做出了决定——继续死守城池是坐以待毙,他决定率领大阪城中的士兵杀出城外。
  李植骑在中军的马上,看到大阪城三之丸的西门突然打开,几千名日本足轻,尤其是六千名铁pào手排着长队冲大阪城中跑了出来。足轻们在大喊大叫的武士军官指挥下,在三之丸的西面摆出了阵势。
  德川家的士兵动作很快,显然是准备在大pào冷却的时间内发起关键一击。花了十几分钟,七千名士兵稍微整队后,就快步朝李植的虎贲师压了过来。
  大阪的日军有六千名铁pào手,这些铁pào手希望能和李植的步qiāng手对shè,击败李植。
  火pào确实是需要冷却的,如果pào管在高热状况下持续shè击,会导致发shèyào被高热pào管点燃。即便是pào手用湿棉布降低了炙热的pào管,也需要等待pào管冷却到较低的温度再继续使用,否则会降低pào管的寿命。
  不过pào管寿命的问题,在千钧一发的战场上从来不是一个问题。一门大pào再珍贵,也没有几条人命珍贵。
  经过十几分钟的冷却,十八磅pào大pào已经不再是红热状态。李植一声令下,pào手们毫不犹豫地将霰弹装入了pào筒内,对准了快步冲过来的日本士兵。
  距离四百步,三百步,两百步,手持铁pào的日本足轻冲进了霰弹的shè程中。
  “轰!”
  “轰!轰!”
  一百六十枚霰弹从十八磅长pào的pào口shè出,霰弹弹丸在压力下脱离了霰弹的弹托,四散迸shè出去,扑向了它面前的扇形区域。几万发霰弹弹丸看上去就像是一片高速飞行的浓雾,像死神般shè向了懵懂无知的日本足轻。
  浓雾一触到前排的足轻,立刻穿透了这些日本兵身上的足轻具足,前面后面穿了个透。血雾刹那间就从无数的足轻身上迸shè出来,喷得几米高,把周围的土地和身边的其他足轻全部染成了红色。
  中弹的日本足轻惨叫抽搐,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地上,在地上翻滚呻吟。前面几排的士兵像是被割草机割倒的野草,再也爬不起来。


第0567章 稻谷
  大阪城代,也就是大阪城的代理城主阿部正次被虎贲师的大pào惊呆了。
  这简直是天底下最高效的杀人机器。
  日本人称呼大pào为“国崩”或者“大筒”。本来大阪城的十六门“大筒”是阿部正次十分自信的凭仗,阿部正次还觉得凭这些“大筒”能够拦住明国军队。谁知道这些加农pào一上来就被明国的大pào端掉了。
  更令人震惊的是,明国大pào的pào弹会bàozhà。大阪城先是被pào弹的冲击力砸一阵,然后还要承受那pào弹zhà开的威力。城中一幢又一幢的建筑被开花弹点燃,到处都是熊熊大火。那pào弹中飞出来的铁弹丸杀死了不知道多少士兵。
  阿部正次从来没有听说过pào弹还会bàozhà。若不是亲眼看到被足轻们惨被pào弹zhà死,阿部正次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种事情。
  开花弹轰zhà的威力太可怕了。如果明军shè的是实心弹,阿部正次可能还会死守城池,利用城中的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