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2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2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主建筑“天守阁”往往不大,也就是后世一幢小楼房的大小,但是日式城堡往往依据地形在天守阁附近挖掘沟壕,修建墙体,形成阶梯状的防御体系。在城堡外围的整个防御体系中,是可以驻防几千兵马的。
  实际上,佐贺锅岛家的这四千士兵装备不错,有两千人配备着日式火绳qiāng——铁pào。其余的两千人则使用十文字qiāng。四千士兵全部穿着铁片和披甲制成的足轻具足,这种盔甲对冷兵器的防护力相当可观。
  然而在李植的大pào面前,一切的护甲和装备都是徒劳的。
  五十门十八磅大pào被立在日式城堡的前面一里处,开始上yào装弹。
  城堡外围的四千士兵把火绳qiāng架在围墙的shè击孔中,还准备和李植打一场艰苦卓绝的攻防战,但李植已经直接把他们忽略了。李植的大pào对准了城堡的主体建筑“天守阁”,准备用开花弹朝那三层楼高的天守阁轰zhà。
  天守阁是砖石结构制作的,防御弓箭是十分称职的。即便是火箭也无法引燃天守阁。在日本的战国时代,这样的城堡可以让攻击方包围几个月都打不下。
  但在李植十八世纪水平的大pào面前,这种十六世纪的古旧城堡就像是纸糊的一样。
  李植一挥手,五十门大pào齐齐开火。pào弹毫无悬念地砸进了天守阁的墙壁内,在内部bàozhà了。轰隆隆的巨大声响中,远处的天守阁像是掉在地上的西瓜,被zhà成了稀烂一片。


第0563章 马场利重
  天守阁被zhà后,整个建筑垮塌下来。李植也不知道长崎奉行马场利重有没有被zhà死,但城堡里的士兵的士气显然受到重击。李植看到守在城墙shè击孔上的士兵们一阵耸动,都转身去看天守阁。那些从shè击孔上抽回去的火绳qiāng好久都没有重新举出来。
  显然,日本“铁pào手”们在惊疑中已经有些混乱了。
  然而让李植微微吃惊的是,城堡里的士兵见识了自己这边火pào的威力,却没有投降。
  日本的士兵相当坚韧。
  李植入侵日本,是日本几百年来第一次遭遇“外敌”入侵。城墙上的日本士兵们似乎准备战斗到底。
  李植指挥大pào开始轰zhà城堡上的城墙。开花弹虽然破甲能力不如实心弹,但击碎这个“奉行所”城堡外面那薄薄一层墙体还是绰绰有余的。五十门大pào对准了一里外的城墙,开始一门接一门的shè击。
  日本士兵的士气不错,但是他们的武器实在太落后了。虽然他们的火绳qiāng很多,但是大pào几乎没有。如果面对明军或者清军,火绳qiāng众多的日军大概算得上是劲敌。但面对火pào众多的虎贲师,他们只能被动挨打。
  开花弹狠狠撞向城堡外围的城墙,把城墙撞得粉碎,然后在城堡内部bàozhà。开花弹中的铁弹丸像是雨点一样在城堡内部四处溅shè,把那些血ròu之躯shè得鲜血淋漓。
  “奉行所”城堡外面一圈城墙长不过两百米,宽不过一百多米。五十门大pào虽然不多,但是对于这么小的一个奉行所城堡来说已经十分可怕了。李植让大pào打了四个小时,朝小小的城堡shè了几乎两千发开花弹,不知道zhà死了城堡里的多少人。
  按李植的估计,就算一发pào弹只zhà死一个人,城堡里面也死了两千人了。
  城堡西面的城墙已经全部被zhà毁,从李植角度可以看到城堡里面的武士屋邸。经过一个上午的轰zhà,那些屋邸被zhà得破破烂烂,不少屋子都起火燃烧起来。
  整座城堡唯一有防御意义的只剩下那几道壕沟和土垄。见识了开花弹威力的日本士兵趴在土垄上面,战战兢兢地坚守着最后的岗位。
  每一轮开花弹shè进不大的城堡里,都会造成巨大的伤亡。李植用望远镜看得清楚,城堡里的士兵都趴在地上。每次但有士兵被zhà死,其他的士兵就爬起来把这些死者抬到专门安放死者的区域。
  那个放尸体的区域里面,足足摆着几千具尸体。
  这完全是一边倒的战斗,说是大屠杀也不为过。城堡里的日本兵除了挨zhà和死去,什么也做不了。他们坚持不投降,与其说是和李植战斗,倒不如说是和他们内心的意志力在战斗。
  毕竟,这是日本几百年来第一次受到外敌入侵。哪怕是忽必烈的三次远征日本,都被“神风”打败了。日本人不愿意把它们的国家轻易jiāo到李植这个殖民者手上。
  但是李植已经出现在这个时代,不是日本士兵们宁死不屈就能改变时代的车轮的。
  终于,在李植的大pào准备开始第五个阶段的pào轰时候,城堡里面的士兵们崩溃了。哪怕是为国家而战的信念也无法支撑这样的伤亡,城堡里的士兵全部放下武器投降了。
  李植让钟峰带一千人入城,将日本士兵的武器和盔甲收缴,将他们的双手绑起来。
  马场利重也被抓了出来,他的情况十分不好。他在天守阁垮塌时候被木梁压断了右腿,看上去半死不活。李植让医疗组来给这个德川幕府高官处理伤口,保证他能活着被运到平户去,好进行qiāng决。
  李植走进奉行所城堡中,才了解到四千日本兵已经被zhà死了两千六百多。城堡里到处都是死者的鲜血,血腥味浓重得就像是一个屠宰场。
  ……
  十一月初八,平户港城的城中央,马场利重被五花大绑摁在刑场上。平户城中的商户都围在刑场旁边,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见证李植在这里qiāng决德川幕府的长崎奉行。
  了结了长崎发生的一切后,平户城的所有者平户藩藩主没有胆量对抗李植。如果平户藩这个时候反抗李植,估计会像长崎一样被李植打个稀烂。
  反正李植也不占领平户的领地,只是在平户城中处决马场利重,平户藩藩主就假装不知道了。
  刑场四周,围观的日本商户们都有些矛盾。他们恨透了马场利重,这个长崎奉行手段残忍野蛮,连夜在平户大开杀戒,把不愿意jiāo出李家精布的商人杀了不少。坊间的平户市民粗粗统计了一下,就知道马场利重那一晚杀了一百多人。
  这样的杀戮下,岂能没有仇恨?
  商户们赖以生存的贸易被禁止,精布被马场利重烧毁,不少商户变得一无所有,连糊口生存都出现了问题。商户们恨不能杀了马场利重吃他的ròu。
  然而另一方面,他们又却不愿意看到一个大明的人来出头,来杀马场利重。
  毕竟这里是日本,是“和民族”世代繁衍的地方。一个大明的国公来主持公道,岂不是意味着九州岛的西北部已经被大明的兵马征服了?
  见证行刑的平户商户们满腹的矛盾,有些茫然地看着刑场上跪着的马场利重,沉默不语。
  郑开达走到了马场利重面前,在他的脸上重重地拍了两下,说道:“马场君,你不敢相信的事情发生了,大明的津国公杀到日本来了!”
  马场利重被郑开达拍两下,拍得脸色发白。他张皇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