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1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啕大哭,扑倒在家主的身上。
  长崎的士兵们看也不看哭泣的孕fù,手持火把打开了仓库的大门,找到了那里面的几万匹李家精布。几名武士将火把往密密麻麻堆积的精布上面一扔,就点燃了这价值几万两的财货。
  大火像巨兽一样冲天而起,在漆黑的夜晚中分外刺眼。
  带头的武士看了看火势,确认大火已经无法浇熄,才一挥手喊道:“下一家!”
  平户港口,大火从一家又一家的商贾院子中烧起。
  李植设在平户的商馆中,德川家的国际贸易总指挥官“长崎奉行”马场利重坐在院子前面,端坐在一张小椅子上,手持蒲扇,仿佛是在本阵中指挥一场战斗。
  德川家的士兵们在商馆中来回穿梭,搜查一切可能储存李家精布的场所。很快,商馆中的七个仓库都被士兵们找了出来。这些仓库中的几十万匹李家精布全部被点燃,刺眼的大火在李家商馆中熊熊燃烧。
  过了一会,李植在平户贸易的相关人员,包括商馆总负责人郑开达也被士兵们押了出来。
  郑开达是郑开成的弟弟,李植的亲表哥。他被士兵用长矛押着,逼到了院子里。
  “郑总管,好久不见了!”
  郑开达怒视着长崎奉行,大声吼道:“马场,你毁掉了津国公几十万两银子的财产。从没有人敢这样和津国公挑衅,你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吗?你这是要和大明的津国公开战吗?”
  马场利重冷笑了一声,说道:“郑总管,说话要慎重。从古至今,中国有那么多文韬武略的皇帝,却没有一个敢夸口说攻打日本的。”
  “就是蒙古大帝忽必烈,也败在守护日本的神风中。李植一个明国国公,却敢夸口攻打日本,当真是令人忍俊不禁。”
  郑开达恼怒地喝道:“称霸东海和南海的郑家远在福建,津国公派几十条大船去便把郑家连锅端了。福建离天津多远?日本离天津多远?津国公的战船从天津出发,五天就能开到长崎pào轰你的奉行所!”
  “要不了半个月,津国公的大军就能打到江户!”
  听到郑开达的话,周围的德川家士兵们对视了一阵,哈哈大笑。
  马场利重站了起来,大摇大摆地走到郑开达面前。他把右手伸到郑开达面前,用力地在郑开达脸上拍了两下。
  他满脸的狞笑,说道:“郑开达君,我马场利重就在长崎等着,等你的津国公大军攻到日本来。”
  “不过郑君你不能在日本见证津国公的大军了,我给你半个月时间离开日本。若是半个月后津国公的大军没有来,你又没有离开日本,我马场利重就不和你客气了。”


第0560章 便宜行事
  十一月初四,大明京城的皇极殿内,大明的君臣们正在进行朝会。
  鸿胪寺官员一甩响鞭,喝道:“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刑部侍郎张光航手持牙牌,出列喊道:“臣有事奏!”
  “奏!”
  “臣近日听闻,津国公李植因为倭国断绝贸易,有意攻打倭国。”
  听到张光航的话,满朝文武都是一阵耸动。攻打倭国,那可不是小事。日本虽然是弹丸小国,但国力颇强。万历年间日本跨海进攻朝鲜,万历显皇帝动用了全国力量,耗费巨资才把日本赶回去。那时正是明朝兵强马壮的时代,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大明对上日本这样的国家,算得上是国战,不出动十几万兵马耗资千万,是根本分不出胜负的。
  何况李植还是渡海进攻,后勤保障的难度可想而知。
  李植虽然实际控制了山东,但尚未能调动山东的各种力量。如今李植能动员的力量,还只是天津一镇。以天津一镇之力要攻打日本?百官们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诧异地对视起来。
  张光航拱手说道:“李植莽撞攻打倭国,战败事小。我堂堂上国,失威事大。倘若李植大败而归被倭国看不起,四方蛮夷因此动了觊觎之心,蠢蠢yù动,则我大明损失大也。”
  朱由检抚须看着张光航,没有说话。
  张光航拱手说道:“臣请圣上宣旨于李植,让他不要莽撞行事。否则一败涂地失威辱国,李植到时候如何担待得起?”
  万历朝鲜战争虽然打赢了,但日军的凶悍还是让明朝的文官们记忆犹新。如今大明一天比一天衰败,四面楚歌,大明的文官轻易不敢招惹日本这个敌人。李植攻打日本,文官们觉得无论如何没有胜算。
  张光航素来忠心耿耿,倒是好心为李植战败担心。其他的文官们,却乐于看到李植大败而归。
  都察院左都御史刘宗周走上一步,大声说道:“臣以为,李植野心勃勃,一身精力无处发泄。若是不让他攻打日本,他必生出怨气要在山东生出事端。既然他不自量力要攻打日本,就让他去。等他大败而归,也就知道了自己的斤两,会老实一些!”
  众官听到刘宗周的话,都面露笑容。众官仿佛已经看到李植大败而归灰溜溜的样子,竟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内阁首辅周延儒拱手说道:“圣上,李植要打,便让他打去。等他打个头破血流,便知道了天高地厚。以后说话做事也不会那么肆无忌惮。若是天子硬把他拦住,他还觉得天子不让他征服倭国哩?”
  听到征服倭国四个字,朝堂上的文官哄堂大笑,一时竟都失去了秩序。
  以天津一镇之力征服倭国,实在令人有些匪夷所思。
  众官们整日绞尽脑汁想陷李植于困境中,谁知道众官们手段还没成,李植却自己往火坑里跳。
  这等好事,岂能阻止?
  郑三俊拱手出列,大声说道:“臣附议,便让李植吃上一个败仗又如何?李植输了不等于大明输了,其他的蛮夷也不敢因此如何。如今之时,让李植吃个教训收敛些手脚,才是好事。”
  “臣附议!”
  “臣等附议!”
  朱由检也不相信李植能用天津一镇之力打败日本。他想了想,缓缓说道:
  “众卿所言有理。便让津国公便宜行事吧。”
  ……
  十一月初六,日本九州岛长崎港外,浓雾弥漫。
  清晨的浓雾盖住了整个港口,能见度不过五十米,再远的地方就只能看见雪白一片。一艘二桅的安宅船在长崎港外面巡逻,警戒可能出现的敌袭。
  不过这个月份其实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敌袭。即便是西班牙人的船只来攻港,也不会在十一月风向不定的时候来攻打。一般船只从南方开到长崎来,都是在六、七月份借南风行来。十一月的风忽南忽北,帆船在东海上航行说不定就被吹跑了。
  二桅小船上有十几个足轻和下级武士,此时闲极无聊,士兵们把武器扔在一边,正在一个破碗里扔骰子赌钱。
  赌着赌着,一个绑着头巾的武士输了整整两贯钱,开始耍赖不给钱了。那些足轻气愤地喝骂他,要他滚一边去。然而这个武士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