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1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1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在日本京都附近,一些原先依靠纺织业繁荣的市镇渐渐衰败,乃至于城去人空。
  在十七世纪的自然经济下,百姓的需求无非是衣食住行,纺织业可谓是一个国家的重要产业。纺织业被李植打败后,农村市镇失去了一个重要经济来源。连锁效应下,整个日本的经济都萧条了许多。
  日本以前向大明进口的商品,都是生丝、瓷器等奢侈品,并不冲击日本的本土产业。如今李家精布打垮了日本的纺织业,导致百姓穷困,便渐渐引起了日本武士阶层的注意。不少武士都主张禁止大明的精布进口。
  这股思潮渐渐酝酿,在崇祯十六年十月,变成了一股浪潮。十月初,几个深受幕府将军器重的亲藩大名联名上书,要求德川将军禁止精布进口,给日本国内纺织业生存空间。
  德川幕府并不是一个xìng格开放的政权。实际上,德川幕府天生具有一股自闭xìng。这些年,德川幕府不断发布“锁国令”,禁止西方国家在日本传教和贸易。德川幕府不许日本百姓出海经商,也不许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入港,只和大明、荷兰的商人通商。
  这几个亲藩大名上书后,日本的武士阶级纷纷表示赞同。十月中旬,江户城的三千各藩藩士又联名上书,要求禁止李家精布,重振日本的纺织业。
  七名幕府高官正在那里等待,突然御殿的侧门被推开。幕府将军德川家光穿着绢直垂,戴着乌帽子走进了御殿中。
  面无表情地坐在了御殿上首较高的小台子上,德川家光朗朗说道:“今日召集诸位来,是议论禁止李家精布一事。”
  大老酒井忠胜把头一低,以拳撑住身子,不更改盘腿坐地的姿势,快速地移动身躯从两侧移到了御殿中间的地板上,低头说道:“殿下,我以为,大名和藩士的上书言之有理。这些年来,全国的纺织业受到严重冲击。如果不禁止李家精布,市镇会越来越萧条,百姓将陷入贫困之中,无力生儿育女。”
  另一名“大老”土井利胜则有不同观点,他挪到了御殿中间,担忧地说道:“殿下,我以为不能随意禁止大明精布。李植的强盛远盛于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几天前李植的使者已经到达江户,宣称一旦精布被禁止,就将对我日本国宣战。”
  酒井忠胜不屑地说道:“土井殿,李植只是大明的一个国公,兵力只有三万,难道我堂堂日本国还会畏惧他不成?”
  土井利胜抬头说道:“殿下,庆长文禄之役我日本出动二十万兵马和大明鏖战,大明以十万兵马就拦住了丰臣殿。李植虽然只有三万兵马,但我听闻明国的海商说过,李植这三万兵马相当于十几万明军,绝不可小视。”
  “而且我听明国海商说,李植刚刚在海上大败郑芝龙,可见其水军也十分强盛。一旦开战,恐怕我日本国的水军无力抵挡。”
  酒井忠胜哈哈大笑,说道:“土井殿,你是被李植吓破了胆了吧。李植再强,难道可能率领几万人跨海攻到日本来?那时候我日本以全国之力越对马海峡海攻打朝鲜都无法保证后勤。李植一个明国国公,若跨茫茫东海攻来,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土井利胜不再和酒井忠胜纠缠,大声说道:“殿下,不可轻易对抗李植!”
  德川家光看了看土井利胜,没有说话。
  许久,他才缓缓说道:“大名和藩士的请愿情有可原,精布摧毁全国纺织业,不可不禁。”
  “禁止李植的船队在长崎的精布贸易。若在长崎再发现贩卖到我国的精布,一律烧毁。”


第0559章 平户
  十月二十三日深夜,日本九州平户港内的居民已经熟睡,时不时传来几声犬吠,让这个深夜更显得安静。
  平户港本是日本有名的港口,一度是日本国际贸易的中心。在最繁华的时候,平户港内曾经有几万外国人居住,从事各类贸易。但随着德川氏锁国令的颁布,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不再允许在平户经商,荷兰商馆也被移到了长崎,平户港失去了国际贸易港口地位。百姓失去了贸易生计,港口一日比一日衰败。
  然而因为精布贸易,平户港这几年又恢复了一些生气。
  德川幕府并没有强迫大明的商人到长崎贸易,而李植的商队在平户有商馆,习惯了平户的渠道,一直在平户进行贸易。平户有李植熟悉的商人和畅通的渠道,从平户卸下远洋大船的李家精布可以立即装上日本的内海小船运到日本各地。
  在李植扩大范家庄纺织工厂,把精布销售到日本后,精布贸易很快就彻底打败了日本的土布,在平户港的jiāo易量极大。
  原先流散到各地的平户港商人们又回到了平户港内,清扫干净了略有些破败的商馆宅邸,开始作为经销商经营大笔精布贸易。平户港已经成为日本精布贸易的中心城市。比起长崎的生丝贸易,平户的精布贸易更加繁荣,经手数额更加巨大。
  二十三日的晚上,德川幕府禁止精布进口这个噩耗还没有传到平户。
  午夜,一条火龙突然出现在平户港外面的原野上,两千多名德川家的武士和足轻手持火把,快步往平户港行去。
  长崎是德川将军家管理日本国际贸易事务的中心,大多数大明的商人和荷兰商人这几年都转往长崎贸易,德川家在这里设有“长崎奉行”管理贸易。长崎奉行手下有不少兵将,此时德川家光要禁精布,这些兵将就派上了用场。
  两千多兵将很快就控制了平户港。那明晃晃的火把引得各户商户院子里的看门狗狂叫不已。平户港中的商人们渐渐被惊醒,惊讶地看着街道上全副武装的士兵和武士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最近禁布的流言喧嚣尘上,一些商贾们也怀疑这些士兵们是来禁布的。
  一家直接和李植商馆收购精布的商贾门前,十几个足轻连门都懒得敲,抬着撞木轰一声把商贾的商馆大门撞开了。几十名武士和士卒举着火把冲进了院子里,直接往后院的精布仓库冲去。
  这户商贾的家主已经意识到长崎的武士们要烧他们赖以生存的精布,带着几十个“用心棒”,也就是家丁,手持木棍守在精布仓库前,想拼命守护著整个家族的全部财产。
  “不能烧!”
  “不能烧我们的精布!”
  但在全副武装的长崎士兵面前,这种反抗无疑是螳臂当车。长崎奉行麾下的“铁pào手”,也就是火绳qiāng手,举起了早已经装好铅弹的火绳qiāng,对准仓库前的用心棒按下了扳机。只听到啪啪的qiāng声响起,一道道血箭从用心棒的身上溅出。用心棒们抽搐了几下,就倒在了血泊里。
  这户商贾的家主也中弹了,铅弹撕开了他的羽织服,毫不留情地搅碎了他的身体器官。他踉跄着退后了两步,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源太郎!”
  一个怀孕的孕fù哭喊着从屋里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