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0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0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薯,这些百姓们都忘不了说一句:“多谢官爷救命的红薯!”
  发放红薯的范家庄市民们则会更正他们:“错了!多谢津国公!”
  “对!多谢津国公!”
  崔合在一边看了一会,觉得这事情也简单,便支开一个发薯人员,自己上去发红薯了。
  崔合身上穿的简朴,不过崔合身边那全副武装的护卫人员还是出卖了崔合的身份。二十个身穿锁子甲的护卫手摁利剑站在一边,虎视眈眈地看着上来领红薯的百姓。这些护卫后面还有三十个手持步qiāng的虎贲师士兵,高度戒备。
  那气势,吓得领红薯的百姓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上来领红薯时候毕恭毕敬的。
  崔合的丫鬟菊儿穿着绸缎衣服站在一边,对每个上来领红薯的百姓说道:“拿好了!这可是国公夫人给你发的红薯。”
  开始两个懵懂的百姓还好,反正他们也没听明白“国公夫人”什么意思。他们不识字,平日里也就知道造福百姓的津国公,至于国公夫人四个字,他们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什么意思,头一低接过崔合的红薯,喊一声“多谢官nǎinǎi”就走。
  不过第三个从崔合手上领红薯的汉子听过报,知道国公夫人四个字什么意思,一走到崔合面前就噗通一声跪下了,磕头大喊:“多谢国公夫人的救命红薯!我们一辈子不会忘记国公爷和国公夫人的恩德!”
  这一跪不得了,后面几百个百姓一个个都反应过来,想明白了国公夫人是多大的官nǎinǎi,全部跪在了救济站前面。
  “小民见过国公夫人!”
  “国公夫人如此善心,老天爷会保佑国公夫人的!”
  “国公夫人天仙一样的人物,和国公爷是绝配!”
  崔合被呼啦啦跪下的百姓臊了个大红脸,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崔合的丫鬟菊儿却反应快些,chā腰喊道:“起来!都起来吧!不要说这些闲话,上来领红薯救命是正事!”
  听到菊儿的话,百姓渐渐爬了起来。他们越发恭敬起来,一个接一个走到崔合面前领红薯。
  发到第七个,领红薯的是一个穿着一身破烂的小女孩。小女孩高高举着手上的腰牌给崔合看,然后说:“官nǎinǎi,我是河东乡桓家村的桓老四家,我领九斤红薯。”
  崔合看着女孩一双大眼睛十分可爱,却瘦得皮包骨,不禁有些可怜她。崔合把九斤红薯jiāo到她手上,说道:“你家只有两口人么?怎么让你来领红薯?”
  小女孩眨巴着眼睛说道:“官nǎinǎi,我爹爹和娘亲去年病死了,我家只剩下我和我弟弟了,都是村里大人们给些剩饭给我们吃活下来的。前几天起,村里人都没有剩饭了。我们三天没吃东西了。要不是官nǎinǎi给我发红薯,我们今天就要饿死了。”
  听到女孩的话,崔合鼻子一酸,眼睛就湿润了。
  崔合又掏出三斤红薯塞给小女孩,说道:“这是国公和国公夫人今天的口粮,我们今天不吃东西了,都给你和你弟弟吃。今天好说歹说吃饱一天。”


第0551章 恐吓
  济南府一幢体面的宅院里,李植和崔合坐在二堂里,正准备用餐。如今李植在济南没有办公场所,山东提督这个官衔以前不存在,所以也没有提督府的说法。李植让人在城北买了几个连在一起的院子,准备拆了建一个提督府,作为在济南的办公点。
  不过修一个气派的提督府需要好长时间,目前来说,李植只能在这个体面的民宅里办公,处理山东的各种事情。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仆人们在二堂里点亮了六盏铜灯,陆续端上了各种菜肴。
  李植累了一天,确实饿了,看着满桌酒菜食指大动,对着各种菜肴吃了起来。
  但是崔合却呆在一边,一口饭都不吃,只盯着桌上的菜。
  李植愣了愣,转身问道:“你不吃么?”
  崔合摇了摇头,说道:“夫君,山东的百姓太可怜了,每人只能吃一斤八两红薯。我们这一桌酒菜,可以换多少红薯啊?等你吃完了,我就把这些剩菜包起来,明天带到救济站去给没有爹妈的孤儿吃。”
  李植笑了笑,说道:“那也是,每天我们都剩下不少饭菜。把剩下的给孤儿吃,也是做件好事。”
  崔合听李植这么说,就从桌子底下拿出了几个旧陶碗来,开始往陶碗里夹菜,似乎是准备用陶碗给孤儿们装菜。
  李植说道:“你好歹吃点?”
  崔合摇头说道:“我不吃了,我今天吃的一斤半红薯都已经送给桓家的两个孤儿了,我今天没得吃的了。那小女孩好可怜,三天没吃饭了。不知道我送给她的红薯能不能让她今天吃饱。”
  李植有些无语,被崔合说得没有了食yù,也放下了筷子。
  崔合见李植也放下筷子了,夹菜夹得更快,仿佛是在为穷苦的孤儿抢食一样。
  李植想了想,也开始帮崔合夹菜。崔合拿了十个小陶碗放在桌子上,李植便把桌上的鱼ròu蔬菜一一夹进那些陶碗里。
  夹着夹着,李植却说道:“娘子夹十碗菜,也只能让十个孤儿吃饱,也不是个办法。”
  崔合一瘪嘴,说道:“我只有这么大的本事,那怎么办?”
  李植笑道:“明年春天时候百姓们要种小麦的,到时候要干体力活,光吃一斤半红薯不行。娘子放心,我们搞些粮食来,让山东的百姓每天能多吃几两粮食,能吃得饱一些。”
  崔合睁着大眼睛问道:“真的?”
  李植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你先吃几口饭,别饿坏了。”
  崔合想了想,说道:“那我吃半碗饭。你不能骗我!”
  李植笑了笑,没有回答崔合的话。崔合终于端起自己的饭碗,吃了半碗饭。她似乎也饿坏了,忍不住又夹了一块鱼ròu吃。她吃鱼ròu时候见李植正看着她,一下子羞得满脸通红。
  李植笑道:“娘子,你要多吃一些鱼。若你不吃饭饿死了,我也要伤心病倒。那样一来,山东的百姓就真的没人管了。你多吃些身体好了,多生几个孩子,以后我们的孩子都是朝廷要员,一起为天津和山东的百姓做事,百姓就有好日子过了。”
  崔合听到这话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又夹了一块鱼ròu吃了一口。
  ……
  九月初一,沈从道坐在青州府寿光县田柳镇一处宅院里,愁眉苦脸的翻看着最新一期的《山东日报》。
  这是一个并不豪华的民间宅院。比起沈从道的财主身份,住在这样的宅院里就有些寒碜了。宅园门口时不时有农民经过,看着大门紧闭的沈家,农民们眼里都有些戏谑。
  沈家因为囤粮亏了大把银子,把城里的大宅子都亏掉的事情,如今已经成为田柳镇最大的笑话。沈家狼狈从青州府府城搬回田柳镇的那一天,半个镇上的人都挤在镇口看热闹。
  田柳镇的百姓这些年经过《山东日报》的影响,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敬畏缙绅。对于为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