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0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0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教盛行的地区,此时遭遇饥荒,各种势力恐怕都会乘势而起。臣请调两万宣大兵马驻扎济南,防范邪教流贼作乱。”
  刘宗周怒视周遇吉,大声说道:“荒谬,值此子民困顿无食之时,不开仓济民,反而调兵防范子民?既然朝廷无钱赈灾,又哪里有钱调兵?”
  朱由检看着无视实际空谈道德的刘宗周,愈发恼火。
  然而崇祯朝的文官也放肆惯了,卖直沽名的也不只是刘宗周一个,朱由检满肚子火无处发,只好看着朝堂上的群臣。
  户部尚书倪元璐拱手出列,朗声说道:“臣有话说!”
  “说!”
  “臣以为,派边军到山东花销巨大,并非必要。臣以为,山东并无动乱之忧。”
  朱由检抚须说道:“你讲。”
  “臣以为,山东有津国公五千兵马驻扎……虽然津国公的驻扎不合规矩,一直受人非议,但这五千兵马确实能够震慑山东一省。即便是流贼几万人闹事,想必也能被津国公轻松击败。”
  朱由检听到倪元璐这话,倒是眼睛一亮。
  这倪元璐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李植一直觊觎山东,又怎么会坐视山东动乱?只要山东有贼人闹事,恐怕李植会第一个带兵去打灭了。
  朱由检想了想,笑道:“倪卿所言有理,山东虽有旱灾,但有津国公坐镇,却无动乱之虞。”
  倪元璐又拱手说道:“臣以为,山东的赈灾事宜,也可以jiāo给津国公。”
  “此话怎讲?”
  倪元璐一甩官袍袖子,侃侃说道:“津国公想控制山东一省,世人皆知,也不需要臣多说了。如今津国公在山东办报,已经控制山东的舆论。在济南驻兵,已经控制山东的军事。又在各府、州、县开设法庭,控制了山东的司法。”
  “如今说津国公是山东的实际控制者,也不为过。朝廷除了在山东收税,办科举,兴学校,其他的事务已经全部拱手jiāo给了津国公。”
  “既然津国公已经实际主宰山东,又怎么能将赈灾事务甩给朝廷?”
  朱由检抚须沉吟,没有说话。
  倪元璐说道:“津国公前番斩杀了福建总兵郑芝龙,抄没郑家家产,据说有千万两之多。津国公如今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与其让拮据的户部出银子赈灾,倒不如让津国公拿银子出来,救活山东的千万百姓!”


第0542章 条件
  天津卫城南城,新建好的津国公府次殿“守正殿”中,李植麾下的将领和官僚济济一堂,好奇地打量着这座新落成的宫殿。
  李植的津国公府上个月建好了,占地五十余亩。府邸外围有城墙和护府河,穿过汉白玉引桥,府邸前面有大殿三座,分别命名为“秉公殿”,“守正殿”和“怀德殿”。三座大殿采用的是重檐歇山顶,看上去十分气派。
  基本上,正殿“秉公殿”是举办大型礼仪活动的场所,不会频繁使用。三殿“怀德殿”是李植处理公文,召见下属的场所,而次殿“守正殿”则是李植和高级下属开会的地方。
  守正殿九间十三架,几乎有两个总兵府大堂长,两个宽。宫殿屋脊用瓦兽,梁栋斗拱檐椽青碧绘饰。按照李植的喜好,宫殿内部的立柱上包裹这老虎花纹的铜纹装饰。大殿的天花板上还悬着一只铜铸的卧虎。
  殿中有香炉二十一具,里面焚着南洋运来的香料,让整座大殿都环绕着一股幽香。
  此时殿中,参加会议的将领和官僚们都有椅子坐,按照官位排列下来。
  “天津总兵”李兴的位置在众人的最前面。他的椅子是花梨木的,上面雕饰着老虎花纹。椅子上面垫着棉花软垫,靠背上还包着软棉枕,十分豪华舒适。
  李兴后面是郑开成等三名团长,以及选锋团代团长薛三库。这四个人如今都是参将官身,椅子比李兴略小,但也是花梨木雕花大木椅,椅子上也有软垫。
  再后面就是二叔李道,大舅郑元等官员的位置,他们的椅子要小一些,雕饰也较为简单。
  李植的位置在众人的北面,位于一个半米高的平台上。平台前面立着铜质的围栏,平台上面摆着铜制的仙鹤形状香炉,十分有气派。李植坐在这个平台上面的国公大椅中,觉得自己说话都威严了几分。
  此时李植的重要下属已经全部就坐,李植朝李兴点了点头,李兴站起来说道:“天子昨日传来圣旨,说山东大旱,让我们天津镇出资赈灾。此事关系重大,大家议一议我等要如何答复!”
  众人听到这话,都有些吃惊。
  山东大旱众人都知道,山东已经干了三个月了,除了登州和莱州下了一场小雨,这三个月山东其他地方可以说是没有一滴雨水。天津的官员们早就从报纸上知道了山东的困境,知道山东的庄稼今年已经全部被干死了。
  今年的庄稼完了,明年农民就没有饭吃,当然需要赈灾。但是这个赈灾显然该有朝廷来做,天子怎么能把包袱甩给天津镇?
  李植的二叔李道如今是李植的军需用品大总管,管着各种武器和军需品的制造,也是天津镇中的显要大官。他把旱烟往右手边的茶案上敲了敲,把烟灰敲进了陶瓷缸里,大声说道:“皇帝在山东收税,我们又没有在山东收税!我们天津在山东办报纸,驻扎军队,一分钱没赚到!都是由天津镇出银子,入不敷出。这赈灾的事情怎么算也轮不到我们天津来做!”
  李植的舅舅郑元说道:“我看是这个道理!”
  郑元如今是李植民用品工厂的大总管,手下几万人。这些年他留起了山羊胡子,举止间颇有威严。此时他抚须说道:“国公,此事做不得。山东一千多万饥民,这是个无底洞。这管一年的粥棚要花多少银子?恐怕两千万两都不够!我们哪有这么多银子?”
  众人听到郑元的话,都纷纷点头。钟峰和薛三库对视了一眼,站起来说道:“师长,此事是不可能的。且不说按市场价买一千石米赈灾要二千多万两银子,就说去哪里买这么多粮食赈灾?我们一年之内买一千万石粮食,恐怕要把全国的粮价拉到天上去。到时候就是有银子也买不到。”
  钟峰大声说道:“师长,天子把这包袱甩给我们,我们可不能接!”
  李植看了看钟峰,淡淡说道:“赈灾粮食的问题,大家不需要担心。本公自有办法解决。”
  听到李植的话,大家都愣了愣。救济山东饥民起码要一千万石的粮食,津国公却说得轻描淡写的。
  国公怎么筹这一千石的粮食?
  不过李植这些年的手段实在是鬼神难测,众人对李植有一种盲目的信任。只要李植说能搞定,那就一定是能搞定的。
  众人于是略过了粮食来源的问题,开始讨论赈灾的利益问题。
  李道抽了一口旱烟,说道:“国公,天子要我们赈灾,我们就算能搞到粮食也不能白干。一千万石的粮食砸下去不能不听个响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