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0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0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百姓都是赤子,绝非李贼党人。还请龙王体悯鹤山乡的百姓,显灵做法,降下一场瑞雨,让我鹤山乡的百姓来年免受饥荒之苦。”
  刘见贵听到何员外的话愣了愣,暗道这大旱和津国公有什么关系?这何员外恨李植入骨,硬是把大旱扯到了津国公身上。
  然而百姓们此时求雨心切,对出钱求雨的何员外十分尊敬,没有一个人出来反驳何员外。何员外在神案前念叨了一阵,跪地磕头,把三柱香chā在了香炉里。
  何员外刚刚擦好香,庙外就传来一片滚滚的雷声。
  打雷了?要下雨了?
  庙里的百姓激动起来,齐齐看向神案前面的何员外。何员外一个机灵,跪在了神案前大声喊道:“龙王有灵!若是龙王忿恨李贼,大可以降祸于天津。我山东的百姓绝非李贼党人,希望龙王降下甘霖,救活我一方百姓。”
  何员外说完这话,就不停地朝龙王神像磕头。跪在龙王庙内外的百姓也跟着何员外,用力地朝神像磕头。
  仿佛是对何员外的措辞十分失望,滚滚的雷声突然停了。
  无论众人磕得多么虔诚,那雷声却再也没有响起。刘见贵抬头看了看天空,却看到乌云越来越淡,渐渐裂开。一束让人绝望的阳光刺破分散的乌云,落到了干涸的大地上。
  刘见贵心中大大地沮丧,一下子无奈地趴在了地上。
  今年没有收成,明年要饿死。
  《山东日报》说了,河南今年也是大旱,南直隶收成也不好。就是出去逃荒恐怕也是九死一生,说不得就要死在他乡。
  那束阳光打破了许多百姓的幻想,百姓们绝望地看着青天,一个个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就有人抱在一起嚎啕大哭起来。
  刘见贵叹了口气,正要爬起来,却突然看到远处跑来一个慌张失措的年轻人。
  “不好了!大汶河断流了!大汶河干了!”
  完了。
  刘见贵仿佛被人一拳打在胸口,好久都反应不过来。他只觉得呼吸有些困难,突然眼前一黑,竟昏了过去。
  ……
  “山东大旱三月,赤地千里。百姓的作物已经全部干枯,明年的口粮恐怕已经全部化为乌有。青州、登州和莱州蝗虫遮天,所过之处寸草不留……”
  皇极殿的早朝上,天子朱由检看着汇报情况的文官,叹了口气。
  陕西和河南去年刚刚闹过旱灾,今年山东又闹旱灾和蝗灾,这大明熬到崇祯十六年,越来越举步维艰。虽然说各地的灾荒很大程度是因为水利设施的荒废造成,但这两年的灾荒,也实在太密集了些,让朱由检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陕西去年大旱后今年饥荒遍地,富家大户虽有积存粮食却不愿意白白拿出来赈灾,小民没有粮食饿殍遍野。李自成抓住这个机会在陕西闹了起来,率领饥民攻打县城打开粮仓,几个月来已经攻下八座县城。
  河南的情况也不太平,河南去年同样有旱灾,今年同样是粮食不足。罗汝才、革左四营和李定国等流贼也在河南劫掠。上个月朱由检派曹变蛟和王朴南下剿贼,但是流贼看见官兵来了就跑,曹变蛟和王朴三万多兵马也镇不住整个河南。
  如果山东再乱起来,那要饿死多少百姓。又有多少贼人要乘势而起,攻破多少州县?


第0541章 富可敌国
  内阁首辅周延儒举牌出列,说道:“圣上,山东巡抚奏请免除山东一年的田赋。”
  山东一年田赋二百多万石,这笔钱对于拮据的朝廷来说不是个小数字。不过二百多万石的田赋中大多数都是转运到各地衙门、卫所和兵营。山东不纳田赋,这些地方的花销自然就拖欠一年,所以最后这二百多万石的亏空也不全是由朝廷太仓库承担。
  如今山东三月不雨,这田赋是无法不免除了。
  朱由检点了点头,说道:“准奏!免除山东一年田赋!”
  都察院左都御史刘宗周举牌而出,大声说道:“臣刘宗周为山东百姓请命,愿天子调拨粮食赈灾,让山东百姓免遭饥荒之苦。”
  朱由检听到这话,脸上一黑。
  刘宗周是大明有名的大儒,道德名声四海皆知。平日里反对李植,这刘宗周也是急先锋之一。刘宗周这句赈灾的奏请,说的是无懈可击。山东灾荒成这样,朝廷当然有责任救助小民。
  但实际上,这句话落在朱由检耳里,却是沽名钓誉的话。朝廷穷成这样,拿什么赈灾?刘宗周的话,纯粹是慨他人之慷。
  山东人口千万,因为这次干旱,恐怕从今年十月到明年十月整整一年都没有口粮。这可是一千万人,朝廷拿什么赈灾?就算灾荒时候喝粥度日,一个人一天也要消耗半斤口粮,一年就是一石粮食,一千万人一年就要消耗一千万石粮食。
  按如今的粮价,一千万石就是两、三千万两银子。
  打一场锦州大战把朝廷的积存银子打光,朝廷也没有花一千万两银子。虽然去年从太仆寺马政银子那里发了一笔横财,再加上去年杀jiān臣抄家获得一笔可观银子,但太仓库存银也只有几百万两,哪里有两千多万两银子去山东赈灾。就算把太仓库搬空,也救不了山东的百姓。
  何况朱由检还在练新兵,太仓库的存银数量一直在下降。
  这刘宗周的话,纯粹是卖直沽名之举。他这一句话说出来,朱由检一旦拒绝他的建议,反而会落下恋财的话柄。
  朱由检看着刘宗周,一时有些恼怒,当真想让锦衣卫把这个老儒轰出去,打他五十廷杖。
  然而刘宗周是天下大儒,东林大佬。朱由检再恼怒他,也不敢因为他的一句话定他的罪。而且刘宗周这赈灾的建议冠冕堂皇,朱由检要是因此罚他,恐怕要被天下士人骂上几十年。
  朱由检无奈地闭上眼睛,许久才缓缓说道:“朝廷无银子,无法赈灾……”
  朱由检这话一出,朝堂上顿时一片哗然。百官不顾朝堂规矩,jiāo头议论,仿佛是在抗议天子的吝啬。几个胆大的言官甚至走出了文官队列,找到新任户部尚书倪元璐议论,仿佛不相信天子的话,要亲自验证一下才行。
  朝堂上,顿时变得毫无秩序。
  朱由检看着乱哄哄的朝堂,叹了口气。
  朱由检突然想到李植的均平田赋。李植在天津均平田赋后,把田赋增加了两成,结果不但让贫苦小民减轻了负担,还一年多得了四十多万两银子的收益。如果朝廷把李植的做法推广到全国,太仓库一年可以多得一千多万两银子的收益。如果这样做了,恐怕大明朝廷再也不缺银子了。
  但朱由检知道自己这是空想。李植兵强马壮,在天津一地均平田赋都受到天下士绅疯狂地反击。自己若是在全国均平田赋,恐怕自己这个天子也没法做了。
  过了好久,朝堂上那些吵吵嚷嚷的文官们才安静下来。
  京营总兵黄得功拱手说道:“圣上,山东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