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9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9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成色颇好。郑家虽然是靠劫掠发家,但成为最大的海盗以后也大力发展海贸,赚来的银子大部分都是从东洋贸易那里赚的。
  不仅如此,李植还在城中的粮仓中找到十八万石的粮食,更在郑家仓库里找到二千五百担漳州白生丝,这些生丝大概是准备要贩卖到东洋南洋去的。
  地窖的银子、生丝和粮食合在一起,价值七百万两银子,是一大笔财富。
  这些年大明通货膨胀,物价腾贵,海贸的利润不断下降。郑家跑海贸的船只几十艘,一年盈利大概也就是一百多万两银子。福建广东两省跑海的海商大概有海船一百艘,每艘船给郑芝龙二千两银子买路钱,一年大概二十万两。再加上北港的收入,郑芝龙一年大概能收入二百万两。
  但郑成功开销同样巨大,他要养五万私兵和海贼,要维护几百条战船,还要给朝廷的文官大佬送钱,算下来也存不了太多财货。
  而且郑芝龙害怕李植杀他的儿女,想来也不敢藏匿财货。李植算了又算,觉得郑芝龙没有骗自己。
  说起来,郑芝龙坐拥五万私兵雄霸东南海面,却也只有七百万两的财产,难怪他对李植的新竹垂涎三尺。
  李植正在那里琢磨,却突然看到一个身穿大红官袍的文官排众而出,带着十个个文官朝自己走过来。
  “下官福建巡抚吴之屏见过津国公!”
  李植坐在椅子上看了看这个福建巡抚,嗯了一声就算是回礼了。
  吴之屏拱手说道:“津国公在上,郑芝龙虽然触犯了津国公,罪该万死。但我福建诸官愿意筹措银子,买下福建总兵郑芝龙一条xìng命!还愿津国公高抬贵手。”
  李植听到这话笑了笑。
  这些文官一直以来收受了郑芝龙不少好处,这个吴之屏私德不错,此时倒是愿意出手营救郑氏。李植打量了吴之屏一眼,问道:“你们愿出多少银子买郑芝龙的命?”
  “我等愿出二万两银子!”
  李植摇了摇头,说道:“太少,你们要是出二百万两,我就放了郑芝龙。”
  福建巡抚听到这话脸上一红,知道李植是戏耍自己,说道:“国公爷手下留情,也是积个yīn德。”
  李植一挥手,几个亲卫走上去把这些文官赶走了。吴之屏等十几个文官本来还满怀希望而来,此时却被卫兵驱赶,一下子都觉得自己斯文扫地,看向李植的眼睛里都带上了怨恨。
  李植却不搭理这些无聊文官,看都懒得多看他们一眼。
  午时差不多到了,李植正要让士兵行刑,却看到一个高大的书生抱着一壶酒,用力推开人群走到了刑台正面。他也不管李植的大兵,提着酒壶就往刑台上闯,立即被恼怒的士兵们用步qiāng拦住了。
  看到这个书生,刑场边的几个郑芝龙子女都哭了起来。郑芝龙的一个女儿上去拉住这个书生,喊道:“大哥,父亲这就走了,你莫要发狂发躁,以后家里还要靠你做主哩!”
  那个书生看了看刑场中的郑芝龙,默然不语。
  李植见这情景有些好奇,走上去问道:“书生!你叫什么?”
  那个书生怒视李植,大声答道:“李植!我是福建总兵郑芝龙的长子郑森,李植,你不杀我么?”
  李植愣了愣,暗道这郑森就是历史上收复台湾的郑成功啊。此时这郑森还没改名,天下人也不知道他以后会是一个抗清的豪杰。原先的历史上,这郑成功一度率兵打到南京,以一家之力支撑了南明好几年。
  比起投降满清的郑芝龙,这郑成功就光明磊落多了。
  李植笑了笑,说道:“我不杀你,你提着酒壶来做什么?”
  郑森见李植不杀自己,而且还笑着和自己说话,仿佛受到侮辱。大声说道:“我提酒来当然是给我爹送行!李植,我是个秀才,我的座师是你最恨的东林党领袖钱谦益。你不杀我么?”
  李植哈哈大笑,说道:“你郑森不错,是个胆子大的。我不但不杀你,而且还要给你一百两银子做小生意。若是以后有人欺辱你,我李植第一个出来帮你出头!”
  郑森看着李植,气得满脸血红。他提着酒壶手指李植,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你……”
  他一句话说不出来,终于气急,把酒壶往地上一摔,拂袖而去。
  李植看着负气远走的年轻人,摇了摇头。
  一挥手,李植淡淡说道:“时辰已到!”
  跪在地上的郑芝龙突然往前面挪了几步,大声喊道:“津国公,你若不杀我,我这辈子都受你驱策,为你开拓南洋贸易!”
  李植笑了笑,没有说话。
  一个士兵走上了刑台,对准郑芝龙脑袋摁下了扳机。只听到啪一声清响,郑芝龙的后脑勺冒出一片血雾。曾经不可一世的郑芝龙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刑台上,死透了。


第0537章 潮水
  紫禁城养心殿中,天子朱由检看着福建巡抚吴之屏的奏章,皱眉不语。
  李植把郑芝龙杀了。
  郑芝龙虽然只是一个福建总兵,却拥有远超过职位的影响力。他将海面上赚来的银子收买朝中大佬,再通过这些大佬的帮助控制福建一省,是福建的无冕之王。
  郑芝龙可谓是朝中文官的亲密战友。李植砍了郑芝龙,不光是吴之屏上奏,朝中的文官全zhà了锅。朱由检身前的御案上堆积着十多封奏章,都是弹劾李植的。
  朱由检把奏章抛到了桌上,摇了摇头。
  “这个李植,谁也拦不住似的……”
  王承恩也好奇地说道:“是呀,圣上,这郑芝龙的水师号称有战船上千,李植怎么打败郑家的?这不合常理啊!李植做跑海的买卖,也就这三、四年。这么快就把郑家打败了?”
  朱由检沉吟片刻,吸了口气。
  王承恩看着朱由检的脸色,问道:“圣上惋惜福建总兵?”
  朱由检摇了摇头,说道:“这郑芝龙在福建割据,俨然一方诸侯,连朕的征调都不听,哪里还算是朕的臣子?李植杀了他,福建一地才能恢复正常的秩序,福建的百姓才知道我大明有朝廷。”
  郑芝龙一心盘踞在福建,根本不管大明死活。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左右朝议,朱由检几次想征调郑芝龙北上抗清,想法一说出来就遭到朝中百官的反对。锦州大战前夕天子力排众议发旨调郑芝龙,结果郑芝龙依旧一动不动,朝中文官还为郑芝龙百般辩护。
  郑芝龙死了,朱由检一点不觉得可惜。
  “朕担心的是,这李植在海面上一家独大。以李植的兵强马壮,再垄断海面的话,当真要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
  摇了摇头,朱由检问道:“王承恩,朕练的十万新兵有什么消息?”
  王承恩拱手答道:“回圣上,十万新兵,可以说已经练出三万。”
  “这一年以来工部组织人手,已经打造鲁密铳三万多把,全部装备了京营黄得功和周遇吉部。士卒们已经练习鲁密铳一段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