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9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9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最大的那艘福船上甚至有更粗的pào,比李植的十八磅pào粗一倍。
  郑家在福建经营十几年,广泛jiāo流西方列强,倒是积累了不少火pào。
  轰隆隆的pào声中,郑家的火pào吐出火舌,pào弹像是雨点一样朝这边砸过来。
  几十发pào弹shè中了李植的舰船。铁甲舰当然没事,pào弹shè在铁质装甲上只是留下一个印子就被弹了出去。但是其他的蒸气轮船就挨打了,一些重pàopào弹shè穿了轮船船壳,撞进了轮船内部,造成了可观的破坏。
  一些pào弹甚至shè中了船舱中的水手和士兵,造成了伤亡。
  看到郑家火pào的效果,郑开成吸了一口气说道:“国公,这么打的话,就算打赢了我们伤亡也不小啊。”
  郑开成说的没错,郑家的火pào虽然不是开花弹,但是数量确实庞大。这样对shè下去,可能要被郑家击沉不少轮船。更危险的在于轮船的明轮,四十三艘商船中只有几条改造为螺旋桨式,其他的还是使用明轮驱动。如果明轮被击中,轮船毫无疑问会被涌上来的火船烧个干净。
  李植点了点头,大声说道:“铁甲舰出击,冲进去把他们打垮!”


第0532章 碾压
  十艘铁甲舰调转船头,全速朝郑芝龙的船队冲去。每艘铁甲舰使用两台大型蒸汽机,螺旋桨经过五个月的调试也已经全部装好,效率和明轮不相上下,铁甲舰全速开动时候航速能达到十节,相当于十八公里的时速,在这个帆船时代是绝对的高速舰船。
  铁甲舰前端的钢质撞角破开海面,在船舶的两侧形成两道海浪,气势汹汹的朝郑家舰队撞过去。
  郑家船队的pào舰呈一字列在后面,前面一大片挤在一起的都是火船。一直苦苦追赶李植舰队的火船见铁甲舰开过来了,喜出望外。他们忧心的就是李植的舰队在远处把这边的火船全部轰沉,没想到十艘船却突然送上门来。
  虽然他们也看到铁甲舰全部包着铁甲。但他们并没有和铁甲舰作战的经验,在他们的概念里,只要是船就能烧着。
  扬威号的正面,一艘双桅沙船上面的海贼们大声欢呼,抄起船桨奋力划动,以最快速度朝扬威号冲过去。
  不过等扬威号又靠近了一些,他们才意识到不对。扬威号太重了,又开得太快了,那尖锐撞角激起的浪涛都有一尺高。十几米长的火船对着撞上去的话只有被撞沉这一个结果。
  “转舵!杀才!转舵!”
  “躲开那艘铁船!”
  海贼们慌张起来,用闽南话大声呼喊着,要把舵的舵老大赶紧避让开。
  不过他们此时反应过来已经晚了,虽然这艘火船往左用力一转躲开了铁甲舰尖锐的撞角,却还是被扬威号的右舷狠狠撞到。慌张躲避铁甲舰的火船没能把船头对准铁甲舰,撞击的位置发生在火船的右舷,船头尖锐的钢刺没有刺入铁甲舰船壳。
  那火船上面装着高高的干木柴,重心十分不稳,一撞就整个歪掉了。五百吨重的扬威号动也没有动一下,几十吨的火船却一个侧翻颠覆在浪花里。十几名海贼掉进了海水里,有几个海贼甚至被翻倒的船身压进了海水里,再也没有浮起来。
  不仅是这一艘火船,前面的其他火船也没能适应铁甲舰这么高速的冲撞。这个时代的福船即便是横风时候航速都不超过七、八节,顺风和逆风时候航速更慢,何曾有十节航速的高速冲撞?前面的火船开始时候全都是迎着扬威号冲过来,但等他们冲到近处看到扬威号的锋利撞角,又一艘接一艘地慌张躲避。
  但海上行船,调头岂是那么容易的?
  扬威号在火船中间横冲直撞,短短一会儿就撞沉了三艘火船,完全是赤luǒluǒ地碾压。不止是扬威号在施暴,其他九艘铁甲船同样是横扫一片。十艘铁甲舰就像是十头巨象冲进了一群豺狼中间,管你有没有尖牙利齿,反正我就是随意践踏。
  郑家的海贼们看到这气势汹汹的十艘铁甲舰,竟有些畏惧起来。海贼们手脚发软,不再奋力划桨冲上来。
  就在海贼们气馁的时候,铁甲舰上的大pào又开火了。除了尾楼上的火pào没有目标,铁甲舰的其他三十一个pào位都开pào了。此时大pàopào口距离两边的火船只有一百米,甚至几十米,几乎是一pào一个准。
  扬威号左边的大pào一门接一门的开火,后座力作用在船身上,船身在pào火的怒吼声中一点点往左压,在海面上压出一片浪花。然后右边的大pào又接连开火了,船身又在剧烈的震动中往右边摆正,最后微微倒向了右边一点。
  开花弹在二桅火船上一枚接一枚地zhà响。附近的郑氏火船像是被李植控制火柴,一艘接一艘地被点燃。扬威号只shè了一轮,周围就有十二艘火船燃起了冲天大火。一些郑家海贼身上的衣服也被烧着了,惨叫着跳入了海里。
  巨大的火焰亮光照得人眼睛发花,把明亮的阳光都比了下去。那场面就像是一整座森林在铁甲舰周围熊熊燃烧。
  十艘铁甲舰起码打沉或引燃了一百艘火船,郑芝龙的旗舰才反应过来。
  郑家船队中悠长的号角吹响了,三长三短,李植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几百发pào弹从后面的郑氏大福船上shè了过来,大概有几十发命中了目标,哐当哐当地砸在铁甲舰的装甲上。不过除了一枚重pàopào弹,其他pào弹都没能击穿一寸厚的铁甲。唯一一枚重pàopào弹撞开装甲后也失去了动能,没有造成大的破坏。
  不过那号角声却激励了火船上的海盗。海贼们嚎叫起来,重新燃起了斗志。他们瞄准铁甲舰的侧面,拼劲全力划桨冲刺,希望能把火船船头的钢刺刺进铁甲中。
  扬威号的前面,二十多条火船从左前方和右前方分别冲过来,仿佛已经把扬威号包围。
  李植冷笑一声,喊道:“转舵!”
  扬威号微微一转船头,弃了右边的火船,向左边的几条火船碾压过去。尖锐的撞角几乎是毫无阻碍地破开了第一艘火船的船身,往下一压,把那艘几十吨的小船割成了两段。然后撞角后面的船身又压了上来,把已成两段的火船残骸压进了海水里。
  十几名海贼,一下子就葬身鱼腹。
  扬威号往左边一转,右边的十几艘火船就跟不上扬威号的速度,越来越远了。左边的十几艘火船大多数也变成直面扬威号,无法冲击扬威号的腹部。扬威号继续往左转舵,又有两艘火船被沉重的铁甲舰撞翻在海面上。
  只有最最左侧的两艘火船还有角度,高速冲了上来,将船头的钢刺撞进了扬威号的铁甲中。
  如果火船上的海贼能烧沉一艘蒸汽轮船,郑芝龙就给这一船海贼八百两的赏银。火船上的海贼们见钢刺已经固定在铁装甲上,兴奋得仿佛已经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立即点燃了火船上的茅草干柴。
  那些茅草干柴上面早就浇了油,里层还包着一些黑火yào,一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