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9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9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就一定会让百姓们富起来。以后别说吃饭穿衣不成问题,我还要让百姓们住上砖瓦房子,穿上绸缎衣服,吃上ròu!”
  北港的乡老们听到这话,扑通扑通全跪在了地上,使劲给李植磕头。虽然心里未必相信李植的话,但这些乡老们脸上却都是心悦诚服的表情。
  ……
  留下五百名士兵在北港维持秩序,李植就把船队开到了北港外面的外海。
  李植舰队的优势在于机动力和火力。只有在辽阔的外海海面舰队才能放开手脚。如果船舶停靠在港口里被郑芝龙的大军包围了,情况就不妙了。港口里水道狭窄,轮船无法快速机动,最后肯定会被郑家的海贼包围。到时候几千人叼着刀剑攀爬铁甲舰的船舷,再多大pào也没用。
  攻打敌人的港口也不是李植的蒸气轮船最擅长的。大陆附近暗礁很多,吃水颇深的铁甲舰若是在陆地附近的浅海高速机动,很容易触礁。但如果不高速机动,又容易被人数数倍于自己的郑氏海贼包围。
  所以李植就把舰队开到了北港外面的外海,高速巡弋。一方面可以劫掠从日本返航的郑家商船船队,另一方面可以拦截试图收复北港的郑家海军。
  北港一年可以给郑氏带来几十万两的收益,想来郑芝龙无论如何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李植的舰队在北港外海巡弋了五天,果然遇到了郑芝龙的庞大舰队。
  四月二十一日,李植正在尾楼琢磨地图,却突然听到瞭望手的大声呼叫。李植抬头一看,发现遥远的海平线上突然出现了无数斑点。那些斑点越来越大,最后竟在海平线上连成了一条线。直线越来越粗,从南到北占满了整个大海的尽头。
  四月初夏明媚的阳光下,那些斑点渐渐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帆船的船帆。
  郑家舰队像是铺满了整个海面,也不知道有多少战船,不可一世地朝五十三艘蒸气轮船攻来。


第0531章 大pào
  郑家的船队更近一些时候,船队的船身才从海平线下面露出来,几百条战船浩浩dàngdàng。
  李植从望远镜里看过去,看到那些战船中有一百多艘是三桅的福船,头低尾高,船上装着大小火pào。这些福船起码有三十米长,算是这个时代的大船了。其中一些大型福船更大,看上去比李植的战列舰还要大一些,恐怕有近四十米长,船舷两侧摆着不少火pào。
  这些福船的桅杆上大多挂着中式硬帆。但李植在望远镜里也看到十几条福船挂着黄色的软帆——那些白色帆布挂久了就老化变黄了——显然郑家在南洋和西方人打jiāo道的过程中也受到西方人的影响,在一些福船上采用了西式的风帆。
  李植在望远镜里看到一条巨大的福船开在郑家船队中央,挂着高高的硬帆,船舱两侧摆满了大pào。大船的桅杆上郑字大旗迎风飘扬,让李植怀疑这艘船是郑芝龙的旗舰。
  但郑家船队中更多的,还是装着船篷的两桅小船。这些小船往往是“沙船”样式,也有一些小型福船。船上载有十几名水手,不但有风帆,冲刺时候还有水手划桨,速度十分可观。李植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会这些小船,发现正如高立功所说,这些小船上面堆满了干柴稻草等易燃物。
  这些小船其实就是火船,唯一的战术就是冲到李植的大船底下点火烧船。
  两支船队越来越近,距离渐渐拉到了七、八里。李植放下望远镜往前方看去,只觉得半个视野都被郑家的船队占满了。对面的船舶太多根本数不过来,但李植大概估计一下,觉得起码有战船六百条以上,或者更多。
  六百条以上的船,其中更有一百多条是有pào的战船,这数字远超过李植的五十三艘。郑芝龙飞扬跋扈,把东南海面当成自家后院,确实是有所凭仗的。
  李植身边的士兵们看到郑家舰队的气势,都十分紧张。
  李植喊道:“所有船只列一字长阵,将侧舷对准敌人的舰队!铁甲舰列于中央。”
  旗令兵行动起来,把李植的命令变成花花绿绿的旗帜挂上了扬威号的旗杆。舰队里的五十二条船只都由专门的人员时刻用望远镜盯着扬威号的旗杆。这些人员一看到旗杆上挂起了新的旗语命令,就把命令传达给各船船长。
  五十二条蒸汽轮船调转尾舵,各就各位,进入了线列阵位置。从李植的角度看过去,只觉得左右两边的五十多条轮船们在大海上摆成了一堵墙。
  五百多门十八磅pào虎视眈眈,对准了逐渐接近的郑家船队。
  距离五里,四里,三里,两支舰队逐渐靠近。
  李植的十八磅pào直shèshè程是三里多,但李植并没有让大pào在三里距离上就开火。海上波浪颠簸,大pào的pào口也随着波浪起伏,距离远了开pào根本毫无意义。而且这个时代的火pào打了十pào以上就会pào管过热,每一次开pào机会都十分宝贵,所以在海战中李植都是让船队靠近了敌船一里才开pào。
  蒸汽轮船中的pào手们调整pào车瞄准了远处的郑家帆船,屏息静气等待开火的时机。
  距离三里,两里,郑家的水手们嚎叫着,把六百条战船开到了李植舰队一里外。
  “轰!”
  “轰!轰!轰!轰!”
  “轰!轰!轰!”
  五十三条轮船侧舷五百多门火pào开火了。在五十三条轮船组成的“墙”上面,五百多门大pào吐出的火舌连成了一条火龙。五百多发开花弹劈头盖脸地向郑家的船只飞去。
  大多数pào弹都掉进了海里,激起巨大的水柱。但有几十发砸进了郑芝龙的三桅大船中,在船壳上砸出了大洞。
  过了几秒,开花弹bàozhà了。bàozhà激起的火花从船壳上的洞口喷出来,就像是战船内部开了花一样。船壳上面的洞口被zhà得更大,各种木板、木桶碎片被bàozhà激出的气浪zhà出了船外,一片狼藉。
  另有二十几艘两桅的火船被开花弹shè中,火船上满载的易燃物瞬间被点燃,烧起了熊熊烈火,在蔚蓝的海面上十分显眼。船上的水手们慌张跳进海里,往附近的其他船只游去。
  蒸气轮船shè完一轮pào后,全部调头往东面行驶,把两支舰队之间的距离再拉大一些,不让火船欺上来烧船。
  看见开花弹的shè击效果,李植舰队的水手、士兵们齐声欢呼。大pào还是很管用的!五十三条蒸汽轮船左舷和右舷的大pào合起来可以打二十轮,这二十轮打完,郑芝龙的火船基本上要全部被打沉。
  不过李植却没有兴奋,只是静静地看着郑芝龙的一百多条三桅大船。
  果然,郑家的pào舰不甘示弱。遭到pào击十几秒后,郑芝龙的pào舰就全部调转了船头。一百多条福船的六、七百门大pào对准了李植的舰队,开火了。
  李植望远镜里看的清楚:郑芝龙的船载火pào大小不一,小的仅手腕粗一点,大概是六磅pào,七磅pào,大的则有脑袋那么粗的pào管,可能是十六、十八磅pà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