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8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8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处,时不时可以看到炊烟袅袅的农家村落。那些村落往往建在较高处,都是水泥砖瓦房子,修着高高的烟囱。因为台湾地广人稀,农民的房子都建得很大,有着宽敞的院子,院子里往往有五、六间房子。
  远看过去,那些农民的院子一点不像小农的住宅,倒是有点像天津小地主的宅院。
  李植问道:“如今新竹有多少人?”
  郑晖答道:“如今有地的农民有十五万人,都分了田地和房屋。还有五万刚刚入岛的开荒农民,安排在‘开荒营’中。”
  李植点了点头,继续往新竹城行去。新竹的官道修得很好,平整坚固。让李植吃惊的是道路上农民几乎都穿着绸缎衣服,似乎新竹的农民出门时候要穿绸缎衣服才显得体面。李植时不时看到四匹马拖拉的马车,马车后面坐着十几个人,似乎都是进城去的。
  这些马车是哪来的?农民的?李植十分好奇。郑开成等人也没见过这样的马车,一个个都满肚子惊疑。走到半路,李植忍不住拦下一辆马车询问起来。
  看到亲卫众多的官爷拦下马车,车上的百姓知道这是遇上大官了,赶紧下车答话。
  李植随便拣了一个抓着旱烟烟杆的中年男人问道:“汉子,这是谁家的马车?你进城做什么?”
  那个汉子把烟杆往烟袋上一chā,拱手答道:“回官爷的话,这马车是定武镇和新竹城之间的jiāo通马车,是张家人经营的。每天来回四趟,十个铜板就可以上车坐到城里去。如今定武镇的百姓入城都坐这个车。”
  原来是私人经营的公共马车,路费十个铜板。想不到新竹的百姓已经这么富裕了,十个铜板坐一趟车也舍得。十个铜板够吃一顿白米饭了。要是在山东,恐怕拿棍子打农民农民也不舍得坐这马车。
  那汉子说到这里,就忘记了李植的第二个问题,垂手站在那里。郑开成笑道:“汉子,国公爷问你进城做什么?”
  那汉子身边的其他人听到国公爷三个字,吓了一跳,当即就跪在了地上磕头了。那汉子却没有注意到这三个字的含义,大咧咧答道:“官爷,我是进城给媳fù和儿子们买货的,听说津国公的商船队到岸了,我进城看看有没有新鲜货色可以买,顺便看看戏。翠玉阁的《锦州大战》的大戏演了半年,我还没看过哩,这次一定要挤进去看一看。”
  李植好奇问道:“看一出戏多少钱?”
  那汉子答道:“看一出戏十二文钱。不过这是站着看的,只有两百个位置。若是站票卖完了,就只能买前排的茶水位置了,要四十文钱一个人。”
  那汉子想了想,说道:“这次便是花四十文钱,我也要看看这出大戏,否则当真是白进城一趟?”
  李植想了想,问道:“你这样大手大脚花钱,不需要养儿女么?”
  那汉子笑道:“官爷说笑了,这些钱算什么大钱?我这三年得了一儿一女,还不是养得白白胖胖的?我这次进城要给大儿子买木马和皮球玩具哩。如今我夫fù两人佃种国公爷的四十亩水田,一年收入差不多一百两银子……”
  说着说着,这汉子突然想起郑开成刚才说到国公爷三个字,反应过来,终于意识到面前的官爷就是国公爷李植,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国公爷在上,小民见过国公爷。”
  那农民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跪在地上声音都变了,扯着嗓子喊道:“国公爷在上,小民能来新竹过好日子全赖国公爷。想当初在天津宝坻县,我和媳fù一年到头饭都吃不饱,两人冬天只有一套棉袄,差点冻死。那时候好不容易生个女儿,也饿出病来夭折了……”


第0529章 北港
  李植带着亲卫继续往前走,从西门进入了新竹城。
  按照李植的命令,新竹城是仿造范家庄建设的。经过三年多的发展,新竹城如今已经颇有规模。城池规模和扩建之前的范家庄差不多,街道数目都和范家庄一样。
  这座小城如今是二十万人的商业中心,从大陆运来的货物全部在这里集散,所以城市里批发商业十分繁荣。郑晖在城西建了一个很大的商品批发市场,吕虎运来的货物就在这里卖给本地的零售商,再由零售商把货物贩卖到乡镇里去。
  李植的一个决定,改变了几十万人的命运。新竹这里的新农民十分富庶,消费力惊人,因此新竹城内的物流十分活跃。台湾的商品供给目前主要还是靠李植的船队。高立功在天津组织采购商品,然后吕虎把商品运到台湾。这高立功也是个人才,采购的商品往往都是台湾急需的。因此运到台湾的商品都卖得很好。
  新竹的批发市场叫作“津国公大市场”,李植在批发市场看了看,发现上个月运来的货物已经全部卖完,市场里面此时没有人。人都在市场门口站着。急着进货的零售商人们穿着干净体面的衣服,全部挤在批发市场门口,焦急地等待着从码头运过来的新货物。
  郑晖说到:“国公,我们上半年主要用货轮运开荒农民和开荒物资,所以消费品的运输就比较紧张了。货物运到新竹城里,往往不要三天就能全部卖空。每次船队载着货物进港,对于商人们来都是大事。”
  李植站在批发市场门口看了一会。没多久,一辆装着李家精布的马车就开进了批发市场,那些商人们就像是看见河鱼的狸花猫,挥舞着银子围了上去。马车上坐着的两个小童忙得手忙脚乱,在商人们塞过来的银子中间拼命记账收钱。
  马车还没开进批发市场的纺织品区域,马车上的精布就被抢购一空。
  没多久,一车李家精铁又开了过来,另一批商人冲了上去抢购。那场面就像是后世春运时候买火车票。
  李植笑了笑,离开了批发市场,往城中其他地方去逛逛。
  在城里走了一圈,李植发现新竹城内不仅有批发生意,而且零售业也十分发达。城里有三纵三横六条大街,其中被李植命名为凤凰街的街道上开满了装修华丽的大商店。这些商店往往都是两层楼高,店面有两、三间屋子宽。
  商店的货架上商品玲琅满目:绸缎、瓷器、镜子、茶叶、名酒、烟草等等,都是富裕的新竹农民买得起的高档消费品。凤凰街上人来人往,穿着体面的农民在各家商店进出,手上提着大包小包。
  郑开成说道:“虽然各乡镇也有零售商店,但是种类有限。买高档商品,农民们还是宁愿多花几十文钱车费入城来买,可选择的品种多一些。”
  李植点了点头,又往城北走。城北的镇北街也是李植命名的,如今开满了十几家戏楼茶馆,家家都是人满为患。拥挤的戏楼里时不时响起震天的叫好声,显然富裕起来的农民们对戏曲娱乐的需求十分大。茶馆里有人在读报,读的是随船队来的《天津日报》。虽然那些报纸都是十几天前的,但茶馆里的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