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8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8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高速一点点靠近郑家船队,逼到了福船的一里外。
  郑家的船队虽然是商船,船上也还是有火pào的,有些船上有六门,有些船上有八、九门,有些船上有十几门。不过这些pào不全是红夷大pào,有不少是只能近shè的佛朗机pào。
  看到蒸汽轮船逼上来,郑家的人当然知道这是李植的舰队。海面上一支舰队逼近另一支舰队,十有八九是要劫掠了。郑家的水手们慌张喊叫着,进入了战斗状态。
  不等郑家人开pào,十条铁甲舰转身用侧舷面对福船船队,首先开pào了。
  一百五十门重pào像是连珠pào一样开火,巨大的轰隆声像是一片惊雷在舰队中间zhà响。一百五十枚开花弹疾速飞向最后面的两艘福船。大多数pào弹都落空了,不过还是有十几发pào弹shè穿了福船的船壳,落进了福船船身中。
  李植站在尾楼上等了一会儿,就听到轰隆隆的bàozhà声响起,一朵接一朵的bàozhà火花从两艘福船的船尾冒出,把两艘福船的船尾zhà成了碎片。
  郑芝龙的水手以前大概只是听说过开花弹,这次见识到了。
  一枚贴着水线shè入船身的开花弹给最后一艘福船造成了可怕的创伤,一个巨大的窟窿出现在水线上,海水像是瀑布一样涌进了两艘福船。这艘福船一下子失去了速度,船头渐渐翘起,眼看着就要倾覆。
  郑家的水手们纷纷从甲板上跳下了海,拼命往前游动,试图离开沉船附近的漩涡。
  突受猛击,十三艘福船不甘示弱。他们集体转了个舵,调转船身将侧舷对准了李植的铁甲舰,开火了。五十多发大小pào弹朝当先的铁甲舰“定国号”shè去。
  大多数pào弹都落了空,掉进了海里,在定国号旁边激起了几十股巨大的水花。有四发pào弹shè中了定国号。实心弹撞在铁甲舰的船身上,激出一片火花,发出巨大的金属碰撞声。
  不过这四发pào弹没能shè穿铁甲舰的装甲,小pào弹嘭一下就弹开了。即便是十几磅的重pàoshè过来,也只在一寸厚的铁甲上打出几厘米的凹陷。然后pào弹就失去了动能,滚进了海里。
  福船一般来说肋骨很少,横向结构不坚固,无法装备更大的重pào,是没有能力击穿铁甲舰的护甲的。郑家的商船队在铁甲舰面前,只能挨打了。
  看到铁甲舰强悍的防御力,十艘铁甲舰上的水手和士兵们齐声高呼,声音传出几里。而郑芝龙的商船队则一下子被绝望的气氛笼罩。李植举着望远镜观察对面商船队的水手,看到对面的水手一个个神态慌张。
  铁甲舰又往前追了一分钟,再次调头转向,从侧舷向郑家的船队shè去了一百五十发开花弹。
  尖啸声中,pào弹砸在了最后面三艘福船尾部。又是一片轰隆隆的bàozhà声,三艘福船的尾部火光四shè,不知道多少水手被bàozhà的开花弹zhà死。
  又有一艘福船被zhà破了水线以下的船壳,被海水灌了进来,也沉了下去。
  郑开成站在李植身边,惋惜地说道:“国公,郑家的水手怎么还不投降,那两条沉船上的货物可惜了。”
  李植点了点头,用望远镜观察着负隅顽抗的郑家船队。
  郑家船队似乎是不相信这边的船全打不穿,这次瞄准了另外一艘铁甲舰“安邦号”齐shè。五十多发pào弹飞向安邦号,一下子有六发pào弹打在装甲上,震出巨大的哐哐声。
  不过铁甲舰的装甲依旧完好,完全经受住了六枚pào弹的考验。
  郑家的水手们目睹这一幕,彻底绝望了。不等李植的铁甲舰还击,郑家商船队的旗舰就挂上了白旗,卸下了硬帆。然后没多久,其他的小船全部挂上了白旗,郑家船队投降了。
  郑开成看到那十几面白旗,一拍大腿,喊道:“国公,我们发财了!”
  李植笑道:“你组织人登船,看看这次抢下多少货物。”
  郑开成答应下来,便让旗令兵挂上旗帜,命令各艘铁甲舰都派人登敌舰检查。虎贲师的大兵划着小舢板登上了福船,把福船上的刀剑全部没收,把水兵全部绑了起来,把船上的黑火yào全扔进海里。忙了一个多时辰,郑开成喜气洋洋地回到了扬威号。
  “国公,这次怕是劫下了六十多万两的财货。”


第0528章 富庶
  李植的船队带着投降的十二艘福船,满载着货物穿过东海,进入了新竹港。
  郑晖看见李植的大舰队来了非常高兴,带领新竹的全部官员到码头上迎接李植。李植在锦州大战的捷报中给郑晖报了功。郑晖如今已经是正三品都指挥佥事了,充任“海上参将”,穿着大红官袍。他的手下还有不少人也有官身,卫指挥佥事、千户之类的一大堆,都穿着官袍,或红或青,看上去济济一堂。
  郑芝龙的商船里满载着黄铜、俵物等日本特产,卸了几天才全部卸下船,战利品之丰盛让郑晖和新竹的百姓们开了眼。但最让郑晖惊讶的,当然还是那十艘铁甲舰。
  不用明轮的轮船郑晖见过,这几个月李植也改造了五条尖头大船为螺旋桨式,这几艘商船跑了几趟新竹航线,所以新竹的官员都见识过螺旋桨船。但是船体外面包铁甲的战舰,郑晖就是第一次见识了。
  那漆着灰色树漆的铁甲舰装着三十二门重pào,看上去像是一座海上的碉堡,散发着森森杀气,看得郑晖心潮澎湃。在这个时代,五百吨的铁甲舰已经算是巨舰了。有这样的钢铁巨舰,想来打败郑芝龙不成问题。
  这几个月,郑芝龙对新竹的侦探一天比一天密集,显然要不了多久就要对新竹动手。郑芝龙号称有水兵十万,这让郑晖十分担心。新竹是李植的心血,更是郑晖的心血。郑晖这些年扑在新竹搞建设,好不容易把新竹建设起来,岂愿意拱手把新竹jiāo给郑芝龙?
  如今国公爷的大军来了,就不怕郑芝龙了。
  李植一看到郑晖,就问道:“郑晖,郑芝龙在北港还是在晋江?”
  郑芝龙的巢穴在福建晋江。另外郑芝龙在台湾有一个港口叫作北港,有时候郑芝龙也会去到北港。
  郑晖愣了愣,说道:“国公,郑晖不知。下属这些天只忙着加高新竹城的城墙,倒是没想过去侦探郑芝龙。”
  李植笑了笑,暗道寸有所长尺有所短,郑晖倒是不擅长军事谍报活动。
  郑晖朝李植拱手说道:“国公不如先到新竹休息几天,我在新竹城中造了一座国公府。虽然新竹百废待兴,造得简陋,但也可以让国公入内安歇一阵。”
  李植点了点头,便骑上马,带着随从往新竹城中行去。
  出了新竹港的港湾就是沃野千里。此时早稻已经长起来了,一路上官道两边只看到绿油油的稻田。那些稻秆随着春天的风左右摇摆,远望去像是波浪一样起伏,十分好看。稻田的田埂上搭建着好多驱鸟的稻草人,三三两两的稻农挽着裤脚在田里劳作,浑然一副惬意醉人的田园风光。
  道路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