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8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8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装备上不如李植的部队,但对李植麾下军官指挥作战有很大的启发xìng。李植给教官们发了奖金,有时候也和这些教官们jiāo流jiāo流,讨论一下散兵战术和线列战术的优缺点,获得T型战线主动权的关键。
  不过李植懂得的战术往往超越此时的西方几代,往往一说出来就让几个军官目瞪口呆。
  ……
  崇祯十六年三月二十八,李植的十艘铁甲舰全部造好,停泊在了大沽港口。
  由于是天津、山东和南直隶等地不同造船匠制造的,每个造船点的工艺都有些不同,这十艘铁甲舰的外观不尽相同。天津和山东造的八艘铁甲舰都是尖头的,而南直隶船匠造的两艘是扁头的,尾楼也更高一些。
  当然,这种差别并不影响使用。十艘船都是十二丈长,两丈一尺宽。每艘船上都装载了三十二门十八磅pào,在这个木质帆船时代是响当当的大船了。
  李植估计了一下,觉得这些铁甲舰的满载排水量大概有五百吨。实际上这十艘铁甲舰装上铁甲和大pào,再装上几百名水兵和淡水、补给品后,就基本上是满载了。这些铁甲舰只能作为纯粹的战舰使用,即便在和平时代也无法充为商船。
  十艘船的船壳上都包着一寸厚的铁板,此时铁板几乎是全新的,外面按李植的要求刷着灰色的树漆,看上去完全是十九世纪的战舰。
  铁甲舰上装备着两台大型蒸汽机,马力全开的状况下能开到九节的航速,快于这个时代的风帆战舰,甚至比顺风时候的帆船更快。
  这样的奇怪战船出现在明末,当然是引起了百姓们极大的兴趣。每天大沽港码头上都是人潮如织,大家都来看铁甲舰上面密密麻麻的大pào,看铁甲舰不需要划桨就进入港。好在李植坚持离岸十里才练习开pào,否则来看热闹的人要更多。
  铁甲舰有防锈的问题,铁板长期接触水会生锈。想要完全解决这个问题,李植恐怕需要搞上几年的研究。完全解决是不现实的,不过李植有办法缓解这个问题:
  李植首先做的,就是在铁甲上刷一层树漆。中国是树漆的原产地,李植在天津可以大量购买这种廉价商品。实际上树漆有相当的防锈能力,半年涂抹一次的话,虽然不能完全消除铁甲的生锈,但也能大大减缓生锈的速度。
  李植还使用锌棒缓解铁装甲生锈的速度。李植在装甲的下沿固定大量的锌棒,这样锌和铁及海水就构成了原电池。由于锌比铁活泼,作为电源负极优先失去电子被腐蚀。锌的不断腐蚀就保护了铁,这就是牺牲阳极的yīn极保护法。
  直到现代,还有不少船只使用锌棒保护钢质船体。
  明代的匠人们已经大量生金属锌,在《天工开物》中就有记载:匠户们将氧化锌矿砂、煤粉投入特定的反应罐,在高温下形成气态锌。锌蒸气通过冷凝窝的透气孔上升至冷凝区,冷却凝结成液态锌,滴入冷凝窝凹槽内。待冷却后,人们打破反应罐,取出锌块。之后匠户们还要将其放在灶上进行提纯,锌块纯度可达九成九。
  天津是商贾集凑之地,李植和商人订购,轻松买到了大量的锌棒。铁甲舰水线以下没有装甲,李植只需要在水线附近的铁甲上包上一排锌棒就可以,成本是可以接受的。
  当然,这两种办法都只能缓解铁装甲的腐蚀。李植在后世看到过论文数据,知道钢铁在海水中的年平均腐蚀率是一毫米左右。在李植的种种手段帮助下,腐蚀的速度可以大幅降低,也许只有半毫米。
  腐蚀速度降低后,铁甲舰的装甲腐蚀就不是一个大问题了,因为李植的铁甲舰本身也并不需要完美的防腐蚀手段。李植制造的五千料大船选用木料时候讲究实用,并非采用完美的木料,船只实际上也只有七、八年的寿命。通过防腐手段处理后,三十三毫米厚的铁甲每年腐蚀半个毫米或者更少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半年维护的时候把铁锈除去便可。
  十九世纪法国人曾为没有防锈漆烦恼,甚至在铁甲舰的铁壳上面包裹木材外面再包铜皮,那是因为他们的船想用几十年。如果他们像李植一样一艘船只用七、八年,能够忍受每年的损耗,就不需要使用那么复杂的解决方案了。
  一月份,郑芝龙又送来书信一封。
  郑芝龙并没有把只有几十条船的李植放在眼里,信里用词更加赤luǒluǒ,要李植把新竹地租收入的八成给他。而郑家可以回报的,是在东海给予李植的商队“保护”。


第0527章 劫掠
  李植没有答复自命不凡的郑芝龙。
  三月三十,李植率领四十三艘武装商船和十艘铁甲舰开出了大沽港,朝台湾开去。
  与其等待郑芝龙出其不意给予自己一击,不如主动出击,找郑芝龙出来决战。
  李植这次出征,不但带着浩大的船队,而且更在船上装了一万名虎贲师士兵。这些士兵经过五个月的训练,已经适应了船上颠簸的环境。shè击命中精度虽然低于陆地上,但如果靠得近了,还是能打准的。有这一万士兵坐镇船上,李植就可以和郑芝龙进行近距离夺船战。
  船队出了渤海,穿过黄海进入东海,往台湾开去。
  四月份的天气很好,棉花一样的薄云躺在湛蓝的天空上,让人看得心旷神怡。海面上五十多艘蒸汽船摆出一字长阵浩浩dàngdàng布在海面上,劈波斩浪。蒸汽机烟囱上冒出来的浓烟也连成了一条线,看上去十分壮观。
  李植以第一艘铁甲舰“扬威号”为旗舰,此时正站在尾楼上看着远处的海平线,琢磨着如何把郑芝龙的舰队逼到远海来决战。
  瞭望杆上的瞭望手突然大喊:“前面有一支舰队!”
  船员们听到这话打起了精神,各就各位,跑到了作战的位置上。过了两刻钟,瞭望手又大声喊道:“是十四条福船组成的商船舰队!”
  清明节后东海盛行东北风,而且十分稳定。福建、广东两地跑东洋的商船往往在这个时候顺风返航。十四条商船组成的舰队,除了郑芝龙的舰队不可能有第二家了。李植想不到自己能在外海遇上郑家的商队,笑了笑。
  郑家船队的帆船开得慢,被李植从后面追了上去。
  李植的舰队又追了半个小时,李植的旗舰扬威号距离郑家船队已经不过十里。李植用望远镜往前面看,发现那十四条福船吃水很深,显然从日本回来满载着货物。沉重的船只开得很慢,顺风也只有六、七节的航速。
  福船的桅杆顶上,郑字大旗迎风飘扬。
  郑开成哈哈大笑,说道:“国公爷,这下好了。郑家的商队刚从日本赚了银子,这下全被我们抓住了。”
  李植挥手说道:“既然他要抢我们的新竹,我们就不和他客气了。上去劫了他!”
  旗令兵把旗帜挂了起来,向整个舰队传递命令。没多久,九艘铁甲舰就开足马力冲了上来。十艘铁甲舰以九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