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8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8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干过,不过一直很落魄,浑浑噩噩过了十年。”
  “直到投奔了大海商李旦,郑芝龙才算是出人头地,成为了李旦手下的头目之一。李旦是二十年前中日之间最大的海商,在福建、日本很有势力,在台湾也有港口。然而这郑芝龙是个忘恩负义之人,李旦一死,郑芝龙就鼓动手下强占了李家在台湾的港口和船队,再不听李家指挥。”
  “如今郑芝龙当了大官,处处雇人美化自己的历史,说是李旦把台湾的产业jiāo给郑芝龙。然而这纯粹是谎言。郑芝龙为了鲸吞李旦的产业,用尽了卑鄙伎俩。”
  “背叛了李家后,郑芝龙空有一个港口一支舰队,却没有了商品货源和销路。他就勾结台湾大海盗颜思齐,盘踞在台湾做海盗,拣落单的商船下手。不但抢商船,这郑芝龙还冲到福建沿海劫掠内陆攻打城池。”
  “后来颜思齐也莫名其妙死了,郑芝龙又吞并了颜思齐的部众。”
  “郑芝龙抢了几年,用抢来的银子贿赂官员,最后摇身一变变成朝廷官员。当了官以后他靠心计和手段在官场游刃有余,整个福建的水师都渐渐变成了他的私军。他带着福建水师把其他的海商全部剿灭,把他原先的恩主李家在福建的势力也灭了,最后成为福建的实际主宰。”
  李兴好奇问道:“这郑芝龙在台湾也有港口和据点?”
  高立功点头说道:“这个港口是原先李旦建立的。李旦那时候觉得台湾土地肥沃,一直往台湾运送移民,港口里面有两万多农民。”
  李植点头说道:“想不到郑芝龙的发家史如此龌龊,这样的人,难怪会盯上我们的新竹。”
  高立功说道:“国公爷,绝不能让这样两面三刀,毫无忠义之心的小人把新竹占了!”
  李兴哈哈大笑,说道:“想占领新竹,也要问问我们的铁甲舰答应不答应啊!”
  ……
  十二月二十,李植的军事学院开张了。
  李植大力在军队中推广文化学习,士兵在完成了艰苦的新兵训练后,就在晚上参加夜校学识字。如今李植军中入伍三年的老兵基本上全识字了。这些老兵能读书看报,渐渐变得更有见识更有决断力,也对津国公这个朝气蓬勃的势力有了更多的领悟和忠诚。
  这些老兵,都是未来的军官好苗子。
  不过对于军官来说,仅仅识字是不够的。好的军官应当是一个军事知识远高于普通士兵的军事专家,要有丰富的战争知识。这种知识有些来自于他实际参加的战斗,但也可以来自书本和别人的经验分享。
  要快速提高军官的水平,军事学院就是一个很好的机构。在军事学院里,教官可以把各种战争基本知识、各种阵型各种兵种特点、各种工事和设施的特xìng等一一介绍,让学员们短时间得到提高。教官们还可以给学员们介绍各种中外战例,丰富学员们的战争经验。
  如果说一个经历过血战的士兵是一个好的军官苗子,那一个血战过的士兵在军事学院中学习一段时间后,他基本上就是一个合格的基层军官了。
  李植筹备这个军事学院筹备了一年多,学院中不仅有虎贲师中的高级军官做教官,还请来了两名西班牙陆军军官和三名葡萄牙海军军官。
  如今津国公的大名传遍天下,即便是葡萄牙人也十分希望能和李植发展一些友好关系。李植联络上澳门的议会后,澳门的议会立即从欧洲请来了富有经验的军官。这些军官熟知欧洲历次大战的详细经过,可以给军事学院的学员们介绍战史知识。
  军事学院开张的第一天,李植穿着虎贲师师长军服走上了讲台。
  看着台下几百名坐得笔直的基层军官和有功士兵,李植点了点头说道:“将士们,如今东奴已经被打趴下,流贼也已经被我们打得七七八八。相信朝廷依靠他们自己的力量,足以应付当前的局面了。”
  “今天,我们的目光,将投向海洋!”
  “大明朝廷还在结党内斗,大明的百姓还懵懵懂懂,他们都不知道,如今的时代,是大海的时代。”
  李植猛地一拉绳索,一张巨大的世界地图出现在讲台后面的墙壁上。这张大地图是李植凭借后世的记忆画的,上面清楚地画出了欧洲、亚洲、新大陆和澳洲。将士们看到这张世界地图,一个个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李植手执教鞭在地图上点了点,说道:“大明在这里,这么小!”
  然后李植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圈,大声说道:“然而世界在这里,这么大!”
  “瓜分世界的浪潮已经开始。在欧洲,有老牌强国西班牙、葡萄牙,也就是弗朗机人开拓南美洲,有新兴霸主荷兰,也就是红毛人征战东南亚。即便是英吉利和法兰西人也蠢蠢yù动,在北美洲和非洲的海岸上建立了一个又一个殖民地。”
  “这是一个殖民时代,这是我们大明不该错过的黄金时代。我们不能垂手将辽阔的世界让给这些蛮夷。”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们从今天在这个军事学院开始,一点点把这个目标变成现实!”
  “今天第一堂课,我们请葡萄牙的恩里克上尉给我们介绍格拉沃利讷海战的详细经过,jiāo战双方的战术特点,已经双方犯下的错误。”


第0526章 教官
  军事学院开设后,李植感觉效果很好。尤其是海军战术的教学让军官们受益良多,可以说是和郑芝龙决战前的紧急充电。
  在海上作战船只之间距离很大,有时候战舰距离旗舰十几里,根本看不到旗舰上的旗语。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作战就往往依赖舰长们的个人指挥能力了。
  李植的海军成立只有几年,没有打过大仗。对于如何摆阵形,如何发挥火力,如何迂回如何突破,舰长们完全没有概念。就连海军舰队长吕虎,也只是凭感觉指挥,并不知道前人的经验和教训。
  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教官们却熟悉最近十余年的各次海战。这十年虽然没有bào发大决战式的大型海战,但欧洲各国之间的海军摩擦不断。尤其是如日中天的荷兰人,不断在海上攻击劫掠他国的商船战舰。
  这些海战的情报是宝贵的经验和教训,欧洲各国的海军都大力搜罗,组织军官学习。所以几个外籍教官对这个时代的海战十分了解。不管是加勒比海上的英格兰海盗如何劫掠法国商船,还是好望角的荷兰军舰如何挑战西班牙的盖lún船舰队,这些军官们都如数家珍。
  为什么英格兰人总是抢上风,为什么葡萄牙人喜欢用后膛pào?如果不听这些教官解释,靠自己琢磨是很难琢磨出来的。
  海军的军官,尤其是李植火线提拔起来的几十个舰长们听得十分入迷,每每下课后还拉着几个外籍教官问个不停。
  李植感到这几个外籍教官等于是欧洲战争史的百科全书,物超所值。欧洲的战争已经一只脚跨入热武器时代,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