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8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8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方官衙门一般有六房,对应朝廷的六部,分别是吏、户、礼、兵、刑、工。其中刑房人员就是专管民事、刑事案件的,和李植的法庭功能重合。
  明末地方衙门效率低下,衙门中人员臃肿,一个县往往有几百名刑房人员,队伍十分庞大。如果把这些人全部裁撤,节省下来的银子足以支持李植的法庭。
  众人听到李植这赤luǒluǒ的抢钱言论,一个个愁眉苦脸,却又不敢出声反对。
  临清州知州胆子比较壮,拱手出列,缓缓说道:“津国公明鉴,衙门中的吏员都是些几十年的老吏,身无长物。若是一下子全辞退了,这些人恐怕要失去生路……”
  李植点头说道:“这话也不错,我建议诸位辞退吏员时候给每人发银子十两。这些人拿着银子可以去学些本事,无论是改行做账房先生还是做其他谋生,十两银子支撑五、六个月,也都能找到生路了。”
  临清州知州犹豫了一会,说道:“津国公所言虽然仁义,但这又是一笔银子,衙门如何拿得出?”
  李植听到这话,脸上一沉。
  钟峰看到李植的脸色,愤怒地一拍桌子,大声喝道:“临清知州你不要在本官面前装穷,你一年通过刑房的诉讼贪墨的银子就有几千两。要不是津国公不想大开杀戒,早一刀斩了你。你再装一句穷,你这头就不用要了!”
  听到钟峰这杀神的怒喝,临清知州吓得双腿打颤,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他匍匐在地说道:“津国公放心,就是不吃不喝我也把银子省出来,支持津国公的法庭事业。”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临清知州这话说得不错。还有哪位有意见的?”
  地方官们看了看李植,又看了看钟峰,再没一个敢站出来反对。
  钟峰大声喝道:“那就说好了,各府州县的衙门每个月支付一次法庭的开支。若是到期不付的,就不要怪虎贲师拆了你们的衙门。”


第0522章 铁甲舰
  十一月初十,李植正在天津城东的荒野上教授儿子李欢骑马。
  从天津卫城往东五十里就是大片的荒地。这些土地多是盐碱地,不适宜农业耕作,长满了野草。不过荒地上倒是有不少野兔等草食xìng小动物,李兴经常和人来这里打猎。
  李欢如今已经六岁了,以后是要继承李植的事业的,李植希望他是一个出色的统帅。李植找来一匹温顺的小马驹给李欢练习骑术。
  李欢听说有马骑,过来的路上在马车里是很开心的,吹牛说他若上了马要如何如何。
  但真的到了荒野上要上马了,李欢又畏畏缩缩不敢上去,李植好说歹说才把他哄上马。李欢开始时候还有些僵硬,但骑上去一会就胆子大了起来,在马驹背上哈哈欢笑,绕着李植骑得十分欢乐。
  李植正在那里看儿子,却看到远处有十几骑朝这边行了过来。近了一看,李植发现是自己的舰队司令吕虎。吕虎的舰队每个月都要跑一次台湾,把新竹需要的大量物资运过去。李植也只有在他回天津大沽港的几天时间里才看得到他。
  吕虎来到李植面前作揖行礼,说道:“国公爷,吕虎有要事禀报。”
  李植让一个亲卫去看住李欢,朝吕虎说道:“你说。”
  吕虎拱手说道:“国公爷,福建郑家有异动。”
  “哦?”
  “这两趟我跑台湾,在新竹的海岸边发现不少伪装成渔船的小船,在监视我们的进出。那些小船一看到我们的舰队就跟上来,在几百步外窥探。还有船跟着我们的船队开,似乎是在记录我们的进出港日期。”
  “大沽的码头上这些天也有一些鬼鬼祟祟的外来人,cāo福建口音,到处东张西望。”
  “在新竹附近的台湾岛上,也多了不少郑家的暗哨。郑晖说他的人在当地生番的营地里看到汉人出入,显然是去和生番买情报的。”
  听了吕虎的话,李植沉吟不语,他想起五月份时候在朝堂上看到郑芝龙的情景。那时候这个海盗头子上来就要分润李植在新竹的利润,还拿郑家的战船来威胁李植。
  这年头敢威胁李植的人,实在不多。
  不过郑家的海上势力确实庞大,实际控制着东南沿海一带的海洋。福建和广东的海船出海,每一条船每年要给郑家二千两银子做买路钱。如果不jiāo这笔银子,在海上遇到郑家的船队就会被击沉。
  李植的船不经过福建,倒是不曾给郑家买路钱。但是如今新竹事业越来越大,郑芝龙就眼红了。新竹土地肥沃,李植在那里开垦了一万多顷田地,一年的地租收入刨去各种开支还有二、三百万两银子,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加,郑芝龙垂涎三尺。
  从吕虎反映的情况看,郑家是盯住新竹不放了。估计要不了一年半载,郑芝龙就要对新竹动手。
  如今新竹的地租已经成为李植最大的一笔收入,是不容有失的。
  李植沉吟片刻,和吕虎说道:“叫上高立功,我们到造船工地去看看。”
  李植继续教李欢骑马,等来了高立功,然后便一起往王家湾,去王老大的造船厂里看看。
  经过三年半的发展,如今李植已经有排水量四百多吨的尖头大船四十三艘。这些大船装备二十门十八磅重pào,战斗力可观。而且李植在登州和天津还有两个造船点在造新船,每年都有新船下水。
  这些船对付一般的海贼海盗,是绰绰有余了。不过如果对上郑家,李植却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去船厂的路上,高立功说道:“国公爷,郑家的海贼人数十分巨大。动辄几万人。这些海贼都是海浪里寻食的,cāo船技术很高。他们虽然也造了一百多条大船,装备大pào,但更多的还是两桅的小船。”
  “郑芝龙的大船就不说了,有的船有八、九门重pào,有的船只装四、五门小pào,总体火力比不上我们的舰队。不过郑芝龙最大的实力,还是他数量众多的小船。”
  “当初郑芝龙还是一个海上游击的时候,就有百余条这种小船。如今整个福建的水师都听郑芝龙调遣,郑芝龙少说能出动五、六百条这种小船。”
  “郑芝龙海盗出身,没有技术大量造pào,这些小船上面都没有火pào,打起海仗来这些小船就充为火船。船上的水手既不放pào也不ròu搏,就驾驶小船冲到敌船边上,然后点火把自己的船和敌人的船一起点燃烧起来。”
  “这火船上面装满了干草、火yào等易燃物,船头装有尖锐的钩子。到了战场上,火船的水手快速划动火船朝敌船冲刺,把钩子狠狠扎进敌船船身,然后点燃火船把敌人的大船焚毁。”
  “当初在料罗湾,荷兰人的大船就是被郑芝龙的火船一艘一艘烧沉的。无论多大的船,也顶不住这样的火船几十艘围上来烧。”
  “烧毁一艘大船,郑芝龙就给火船上的海贼几百两的赏银,从不拖欠。所以火船上海贼一个个十分踊跃,悍不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