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8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8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兵们甚至没发出一声惨叫,就扑通扑通地落在了泥土地上。
  这样大屠杀一般的场景,没打过几次仗的内陆兵马哪里见识过?虎贲师天下强兵的威名广传,这还没冲上去就死了这么多人,这仗能打赢?看着前面倒下的两百多人马,后面的骑兵脸色惨白,一个个都放慢了马速,只想把后面的其他人让到前面去挡pào弹。
  接下来一百米的距离,胆战心惊的三千明军骑兵花了好久才走完。虎贲师的大兵们实在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明军的骑兵还没有进入两百米shè程,就有一名心急的步兵摁下了扳机,朝山东的骑兵shè出了子弹。
  啪一声qiāng响此时响在战场上,分外的响亮。
  米尼步qiāng的有效shè程并不止两百米,只是在更远距离上目标看上去太小,难以瞄准。这个虎贲师士兵shè出来的这一qiāng没有打偏。一名明军骑兵被飞来的子弹击中,胸口喷出血箭,惨叫一声从战马上倒了下去。
  虽然山东的本地兵马也知道虎贲师是火铳兵,能够在百步外取人xìng命。但亲眼目睹这一幕亲自面对这样的敌人,那种冲击远强于道听途说。
  明军骑兵不堪重负的脆弱的士气,被这一qiāng打崩了。骑兵们睁大眼睛看着那名中弹骑兵的倒地死亡,再没有了斗志。他们不再考虑后面督战的总兵家丁,嚎叫着嘶吼着发泄着内心的恐惧,一个接一个地朝两侧奔逃而去,拼命地逃窜。
  三千骑兵变成了溃兵,像沙滩上拼命逃跑的螃蟹一样策马逃窜。
  骑兵后面,本来就张皇失措的步兵看到这情景,也再没有了一丝胜利的信心,一个接一个地往后方逃去。两万人只用了几分钟,就和最先崩溃的一万人一样成为了溃兵。
  山东巡抚王永吉看到了大军崩溃的情景,如遭雷击,呆在马车上说不出话来。素来温吞的梁逢春此时反应却快,跨上马车旁的战马就往东面逃跑。
  王永吉见梁逢春往东面逃了几百步,才回过神来。他一咬牙,也跨上一匹战马要逃。但他实在有些慌张,骑术又不精,一脚踩在马铁上却没能翻上马,噗通一声又摔在了地上。他慌张地看了看虎贲师的方向,再次努力,才好不容易骑上马背。
  虎贲师的阵地上,一千选锋团骑兵已经跨上战马冲了出来。钟峰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大声吼道:“抓住王永吉!别让他逃了!”
  王永吉骑着一匹战马,慌不择路地往东面逃去。此时兵败如山倒,身边的亲兵和将领见虎贲师盯上了王永吉追逐,一个个都离开王永吉各自逃命了。山东巡抚身边没有一个人追随,他也不认识道路,只埋着头往前冲。
  一百名选锋团骑兵盯住了王永吉这个目标,坚决不放过他。
  也不知道逃了多久,王永吉的马跑不动了,慌张的王永吉却还是拼命地抽打马匹。战马口吐白沫,马速越来越慢,最后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王永吉被倒下来的战马摔在了地上,乌纱帽也掉了,手上蹭下好大一块皮,鲜血淋漓。他看了一眼后面地平线上的追兵,也没时间捡起乌纱帽,只撒腿往东边跑。
  但两条腿的人哪里跑得过四条腿的马?王永吉只跑了一里,就被选锋团追了上来。一个选锋团骑兵放慢马速欺到了王永吉的身边,用步qiāngqiāng托轻轻往王永吉背上一敲。
  王永吉顿时被敲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他翻过身来大声喊道:“大兵饶命!抓活的!不要杀我!”
  选锋团的骑兵们对视了一眼,哈哈大笑。


第0520章 斗而不破
  十月二十九日,济南城万人空巷,都到菜市口看津国公杀官。
  山东巡抚王永吉一家六名男丁和登莱巡抚梁逢春一人全部被钟峰擒住,绑在了刑场上。此前《山东日报》已经详细报道了王永吉和梁逢春调兵抵抗“津国公法庭”的不法行为,百姓们都知道津国公为什么要杀两个巡抚。
  津国公法庭已经落地山东两个月,法官们秉公执法公正无私,口碑十分好。不管是无权无势的小民还是腰缠万贯受人觊觎的富商,法庭都按法律保护。法庭过硬的质量加上《山东日报》的正面宣传,山东的百姓们对法庭十二分地支持。
  除了少数有权有势可以欺压他人的权贵,哪个愿意回到原先那司法混乱的时候去?《山东日报》说了:公正的法庭保护了公平的社会秩序,让百姓可以后顾无忧地投入到生产中去,最终会让整个山东更加繁荣。
  津国公为民做主,设置了法庭为老百姓办了实事,津国公在山东是受到欢迎的。两个巡抚要维护腐败官僚的利益,想摧毁津国公的法庭,还调兵攻打津国公的虎贲师,这种行为太可恨了。
  几千百姓围在菜市口,没有一个人为两个巡抚求情。百姓们瞪着跪在地上的死刑犯,把两个巡抚当成了敌寇。
  钟峰一口气要杀两个巡抚,原先还担心行刑时候士绅闹事,派了五百名士兵在菜市口维持秩序。但等到了快行刑的时候,钟峰才发现刑场边看热闹的都是平头百姓。刑台下面全是穿粗布衣服的,衣着锦缎的士绅们几乎一个都没来。
  经过章丘这一场大战,山东的士绅哪里还敢随意出头?
  钟峰走上刑台,看着王永吉喝道:“山东巡抚王永吉,你先是办报造谣攻击津国公,又斗胆调兵攻击虎贲师,事到如今你可知道后悔?”
  王永吉面无人色,看了一眼钟峰,眼睛一闭不说话。
  钟峰上去一脚踢在王永吉身上,骂道:“王永吉!若不是你带兵攻过来,我们虎贲师岂会杀死那么多山东本地兵马?你一个人为了私利调动兵马,害死了多少士卒?”
  王永吉睁开眼睛,说道:“你放了我一家,我一家人每日为这些士卒烧香拜祭……”
  钟峰又一脚踢在王永吉身上,大声骂道:“狗官就知道做表面文章。你害死这么多人,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王永吉听到这话,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他的眼泪却止不住,从闭着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钟峰又走到梁逢春面前,笑道:“梁逢春,你可还有话说?”
  梁逢春拼命在地上磕头,大声说道:“大将军明鉴,梁逢春是被王永吉胁迫的。军中的大小事务都是王永吉做主,梁逢春只是逼于无奈才从属于他。”
  钟峰笑了笑,说道:“为了调集登莱一镇的兵马,你给各地将领的书信没有少写啊!”
  梁逢春被钟峰噎得说不出话来,他看着钟峰,突然变色骂道:“钟峰,你一个小小参将,别以为你跟着李植就可以在山东为所yù为。天子的十几万大军就在香河,迟早是要发兵天津擒拿李贼的!我已经看到你被诛族的时候了!”
  钟峰瘪了瘪嘴,说道:“杀才你听清楚了,津国公是国家的功臣,是大明的中流砥柱,天子不会为了你们这些屑小和津国公决裂的。”
  钟峰不再和这两个